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320章 永不消停的李承乾(上)
    “殿下,您没事儿吧?”李承乾刚一回到‘兰若寺’,黑子和独孤玉凤就迎了上来。

    “打个架而以,我能有什么事儿?”李承乾眼睛一瞪。

    “听到没有,我就说殿下不可能有事。”独孤玉凤瞟了一眼黑子,炫耀自己的先见之明。

    “嗯,就是又被禁足三个月。”李承乾一边换上舒服的练功服,一边大喘气的接了一句。

    “啊,又禁足了?”独孤玉凤呆了呆,这才刚刚取消禁令不到半个月,怎么又给关进来了,不想随即想到,这事儿是因为自己而起的,便有些讷讷不知所言。

    “禁足有什么啊,我一年禁足四次,一次三个月,早都习惯了。”李承乾大咧咧的说了一句,转头对黑子说道:“有什么事儿都三个月之后再说,赵王和汉王不离开长安不许动他们,知道不?”

    黑子点点头,没有再提李元景和李元昌的事,那两个货现在已经够惨了,一个脑袋肿的跟屁股那么大,一个蹲在太医署咳血不止,如果现在再下手对付他俩,只怕将来在李二那里李承乾也不好交待。

    “对了,那小鬼子怎么样了?”换好了衣服,李承乾在屋子里跳了跳,舒服的伸了个懒腰,看着一身党卫军军服的黑子,突然想起驿馆里还有个鬼子没有打。

    “还是老样子,天天窝在驿馆也不出门,不过这段时间看上去有些不大正常,像是在担心什么。”黑子认真想了想,如果不是李承乾提起,他也把犬上三田耜那个矬子给忘了。

    “回头你派人通知他一下,就说银子收到了。”李承乾自然是知道犬上那家伙在担心什么。

    当初李承乾可是说过,二个月没收到银子就要扒了犬上的皮,现在已经快要四个月了,犬上如果不担心那才出了鬼呢。

    “喏!”黑子答应一声,表示自己回头就去通知,随后又问道:“殿下,杨天那小子这几天训练的时候总是走神,依臣看,是不是把他妹妹也调到我们那里去?”

    李承乾沉吟片刻:“你争求一下他的意见吧,如果他同意,那就调过去。”

    杨天,李承乾正月时候从吴兴权儿子手里救下的兄妹中的哥哥。

    在李承乾的计划中,打算利用四到五年时间将他培养成一个合格的间谍,然后派他去倭国执行收买、暗杀等一系列任务。

    这是一个庞大计划中的一环,李承乾不想因为一点小事而引起其它变故,所以在很多事情上,对杨天很迁就。

    同样,在训练的完成度、命令的服从度以及对大唐的忠程度,这三个方面对杨天的要求却要比其他人严格许多。

    “对了,有华安的消息没有?”说起杨天,李承乾就想起那个请了十天假,结果一去无踪的程华安。

    “目前还没有。”黑子摇摇头,早在一个月前,他就已经在属于‘第七小组’的情报网中下达了询查令,要求所有情报点关注程华安的消息。

    可是到目前为止,时间期足足过去一个月,却一点消息都没有,程华安仿佛从人间消失了一样。

    该问的问题都问完了,该嘱咐的也嘱咐完了,李承乾无聊的看着眉来眼去的黑子的独孤玉凤:“行了,本宫没事了,你们两个该干嘛干嘛去吧。”

    如获大赦的独孤玉凤立刻拖起黑子就住外跑,只是到了门口似乎想什么,回头说道:“对了殿下,刚刚长乐公主来过,见您没回来就离开了。”

    看着独孤玉凤和黑子两个拉在一起的手,李承乾心中感叹大唐女性的彪悍,口中随意的问道:“长乐说了什么没有?”

    独孤玉凤毫不在乎李承乾眼中那戏谑的眼神,像是对于李承乾的这种无声的表达方式已经习惯:“那道是没说,而且看上去也不是很急。”

    李承乾点点头,对等在门口的两人摆了摆手,示意没事两人就可以滚蛋了。

    接下来的日子就平淡了许多,一连好几天都没有人过来打扰,这让李承乾美美的睡了好几天,直到长乐那个小丫头忍不住第二次跑来。

    “哥,你还记得答应我的事情不?”乖巧的大萝莉的拿起一颗杨梅,送到李承乾嘴边,一脸期盼的问道。

    “你是说送你们一桩生意的事情?”李承乾将手里的书放下,再把杨梅吞进嘴里,含糊的问道。

    “是啊是啊。哥,怎么样,有什么眉目了没有?是什么生意?人家可是连管事都跟母后要好了呢。”见李承乾没有忘记,长东立刻眉开眼笑,蹲在李承乾的摇椅边上追问道。

    “你看看她的衣服怎么样?好看么?”李承乾抬手指指站在一边的独孤玉凤。

    “好看,可是……难道哥哥是说成衣店?”李丽质很聪明,很快就反应过来李承乾话最隐含的意思。

    因为位置的关系,李承乾很自然的在长乐头上拍了拍:“怎么样,要不要?”

    “不要了吧,谁会去成衣店里买衣服啊。”长乐瘪瘪嘴,她可是知道那些和她一起玩耍的小伴玩衣服都是定制的,根本不会去成衣店买。

    “只要有特色,一定会有人买的,哥哥这里有很多漂亮衣服的样式,到时候可以画给你。”李承乾指指自己的脑袋。

    大唐是一个风气开放的社会,这个时代的女性连‘大V领低胸装’都敢穿到街上,李承乾记忆中那些有特点的礼服什么的更是不在话下。

    身为一个越穿者,一个生在新社会,长在旧大唐的‘四有’宅男,李承乾认为自己有责任,有义务,用自己领先千余年的文化知识来引导大唐女性的审美观。

    迎着长乐怀疑的目标,李承乾摇了摇头,赌气似的扭头说道:“玉凤,派人去找个裁缝过来。”

    长乐隐约猜到李承乾的目的,有些不太确定的问道:“哥,你要干嘛啊?”

    “一会儿哥给你露一手,让你知道知道哥的厉害,也让你见识一下大唐最伟大的服装设计师是怎么诞生的。”被大萝莉鄙视,李承乾决定用实际行动来证明自己。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