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319章 又是禁足
    难得见独孤玉凤脸红的李承乾觉得有些好笑,同时不禁有些佩服黑子的手段,竟然能在几天之内把这么一个任性刁蛮的大小姐调教成现在这个样子。

    不过姑娘家脸皮薄,李承乾也没必要一直揪着人家不放,见她真的没有什么问题之后便转向李恪、李泰:“小恪,小泰,这次谢了!”

    李恪此时已经回过神来,正神采飞扬的跟李泰讲述‘狂太子大战汉王’那一段,见李承乾过来,立刻把李泰撇到一边:“哥,好歹咱们是兄弟,小弟总不能看着你的人被他们绑走吧?”

    李承乾等独孤玉凤拜谢过李恪之后,继续调侃道:“别,那是黑子的人,不是我的人,回头让他找机会回报你一下。”把原本的野蛮丫头窘的满脸通红。

    兄弟三个正在笑闹的时候,李二身边的方老太监鬼魅一般从路边闪了过来,躬身一礼之后,尖着嗓子说道:“陛下有召,太子殿下,越王殿下,蜀王殿下,丽正殿见驾!”

    这句话一出口,李泰那张小胖脸刷的一下就白了,这才想起,刚刚好像是从自家老头子的书房外面把李承乾拉走的,而且……现在想想,老头子好像还在里面呢。

    不过没招啊,老头子让去见驾,心里再怕也得去,一路上兄弟三个站在一排,一推我挤,盏茶时间的路程,硬是他们三个走了小半个时辰。

    等进了丽正殿,还没等开口呢,李二就瞪着眼睛问道:“说吧,谁先动的手!”

    “回父皇,儿臣赶到的时候远远看到是汉王叔在动手。”讲歪理这事儿李承乾很擅长,不等李恪、李泰说话,就抢先答回了老头子的问话。

    李二乜了李承乾一眼,语含讥讽:“元昌先动手?这么说你是路见不路,拔刀相助喽?”

    “父皇,反谓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元景王叔,元昌王叔不念叔侄之情,多次欺辱吾等,而且言谈间对父皇亦是多有不敬之语,元景王叔更是扬言要杀了儿臣……。”先下手为强,手下手遭殃,李承乾在李二面前直接来了一个恶人先告状。

    而且李承乾知道,经过玄武门之后,兄弟感情一直是老李的一个心结,所以开口便以‘打仗亲兄弟’来博取老头子的认同。

    接着就是直接告状,把李元景、李元昌说成以大欺小,不敬兄长,以下犯上的无耻之徒。

    李恪和李泰在一边都听傻了,第一次知道话还可以这样说,感觉跟李承乾一比,自己就像是三岁幼童一样,而且还是连话都不会说的那种。

    甚至就连李二都差点被李承乾给气乐了:“这么说把两位大唐一等亲王揍进太医署的事情朕不应该罚你,还应该奖励你了?”

    李承乾想乎是想都没想,立刻打蛇随棍上:“团结兄弟,维护父皇权威乃是儿臣本份。”

    这一次李二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盯着李承乾,不知在想些什么,半晌之后才缓缓开口:“禁足三月,不委屈你吧?”

    “儿臣遵旨。”李承乾虽然在心中大叫晦气,不过理智却知道,这已经是很好的结果了。

    必竟打断了一个亲王的鼻梁骨,外加还掉了四、五颗牙,另一个有没有内伤不清楚,不过当时那一脚却实挺狠的,估计受伤应该不轻。

    最关键的是,这两个亲王还特么比李承乾长一辈,所以如果追究起来,谁犯上还真说不准。

    如果把事情交到宗正寺来处理,那就是李承乾以侄犯叔;反过来,如果把事情交到大理寺,那就是景王、汉王以臣犯君。

    李二这样处理颇有些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意思在里面,李承乾当然不会提什么反对意见。

    再说禁足这种事情,除了贞观元年在外面晃的那半天,其他时间几乎过上几天就要禁一次,李承乾早就习惯了。了不起过几天通过李丽质给长孙皇后递个话,然后估计这禁足令也就解了。

    最主要的是李承乾兄弟三个是与自家长辈干了一架,公平起见,总要有一个站出来顶雷。这样一来,作为大哥的李承乾自然当仁不让,在家事上,只分大小,不分身份,当哥的不管怎么说都要多担一些担子。

    罚了李承乾,李二又把目光转向忐忑不安的李恪,李泰:“至于你们两个,表现不错,一个急公好义,一个临危决断,不错,今后准你二人宫内行轿。”

    宫内行轿?李承乾撇撇嘴,对老头子的偏心大大的鄙视一番。

    因为除了李泰那个小胖子,李恪平时就算是走上一两个时辰都没啥问题,宫内行轿这样的赏赐对他来说基本上可有可无。

    对自己儿子赏罚完毕,接下来老头子处理方案是:“赵王李元景、汉王李元昌,行为不检、不敬君上,着伤好之后,立即返回封地。”

    这样子李承乾心里舒服了好多,因为至少有人比他惨了。

    接着,李承乾他们兄弟三个又在老头子的书房里听了一会儿训斥,大概盏茶时间就被放了出来。

    “哥,这次是我不好。”丽正殿外面,李恪有些愧疚的说道。

    “少来这套,我这当哥的要是罩不了自己弟弟,还有什么脸面在宫里呆着。”李承乾摆摆手,打断李恪,转头对李泰说道:“小泰,哥啥时候出来可全看你的了,母后那里你可要好好说说,怎么惨怎么说,知道不?”

    李泰学着李承乾的样子,把胳膊搭在李恪的肩膀上,丝毫不顾其一脸痛苦快要被压死的表情,一拍自己胸口:“放心吧哥,一会儿我就过去。”

    “嗯。”李承乾答应一声,又对李恪说道:“小恪,上午和你说的事儿记住了,快点操办起来,我还等着你的皮呢。”

    我的皮?李恪一头门子黑线,不过没招,谁让李承乾是大哥呢。

    “啥事?”李泰听的稀里糊涂的,忍不住开口询问。

    等听到是赚钱作生意的事情之后,也是颇为意动,不过很快因为李承乾的一句话而败退:“你要是敢去作生意,信不信母后能打断你的腿?”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