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306章 阳春三月——调戏
    贞观三年三月的纨绔聚会进行的无比惨烈,除了提前躲开的李承乾与马周,能站着走出迎宾楼的几乎没有。

    众纨绔中最惨的是程处默,因为从始自终这货一直在叫嚣他是二当家,所以被揍的最狠,除了两个青黑色的眼眶之外,还有肿起的嘴角和颧骨。

    而受伤最轻的是李绩家的李思文,这小子和他爹一个德性,喝到最后眼见情况不妙,直接猫腰闪人,但最终还是见机太晚,在后脑留下一个大包。

    自从武德九年八月末来到大唐,直到现在的贞观三年,整整两年七个月的时间。李承乾已经从一个只有八岁的娃娃变成一个十一岁的少年。

    纨绔们随着年龄的增长,也都有了各自不同的变化,武勋子弟变的更加魁梧,文官子弟变的更加沉稳。

    当然,房遗爱是个例外,这货除了那张脸,就没有一个地方像老房的,似乎房家的优良基因都被他大哥继承就般。

    程家三兄弟现在已经有了老程的八分风范,属于撒泼打滚占便宜的典型人物,哪怕是路边见到一块狗便便都要上去捡一块带回家的那种。

    尉迟宝琪是唯一能和程家兄弟叫板的一个,靠的是一身彪悍的腱子肉,和黑铁塔一样的身板。两年多的时间,老尉迟不知道天天给自己二儿子喂什么东西吃,反正这货比两年前足足长了一尺多。

    至于尉迟家的老大尉迟宝林,他年龄太大,与李承乾足足差了十多岁,所以现在是不跟他们这一伙纨绔在一起玩的。

    段志玄家的老大段瓒和他爹那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般,平时很沉稳的样子,从不多言,不过只要说话,往往都是直接往‘祖坟’上刨。

    但段瓒这两年不知怎么搞的,一直在掉头,十五岁的年级,竟然已经变成了地中海的式。而且为了头这个事情,小段没少和纨绔们干仗,马周在楼下听到的那声‘我****大爷的’就是他喊的。

    长孙冲、长孙涣兄弟两个没什么太大的变化,只是被李承乾骗的多了,屁股被长孙无忌打肿过好几次,现在一般很少相信他。

    李绩家的李思文越来越奸滑,一肚子鬼心眼,处处以李承乾为目标,并且将李承乾奉为自己的青春偶像,哪怕李承乾放个屁都会说是香的。

    反观李思文的大哥李震,就要比他稳重许多,但也是个喜好热闹的性子,酒一上头基本上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杜荷,杜如晦的二儿子,时常仰慕魏晋名士之风,这两年处处效仿,据房遗爱说,杜荷这段时间甚至私下里和一些狐朋狗友服食过‘五石散’,总之,这货现在变的有些多。

    裴行俭这小子因为是李承乾带进圈子里来的,这两年也是混的风声水起,酒席之间呼朋唤友,一改两年前腼腆的性子

    将一众纨绔在心中过排着队的过了一遍,李承乾大体上有了一个客观的评价,琢磨着过段时间应该给他们找点事情忙活一下,否则再这么混下去,将来就特么废了。

    想着想着,感觉马车一顿停了下来,二十七阴冷的声音响起:“你是何人?半路拦车所为何事?”

    不等李承乾掀开车帘,一个他十分不想听到的声音就闯进了他的耳朵:“小女子孔雯,欲求见太子殿下,还请这位大哥行个方便。”

    此时的李承乾很想告诉二十七‘不见’,但是考虑到孔老头追进宫里找自己麻烦的后果,最后还是选择妥协,从马车里钻出来:“原来是二姐在此,小弟有礼了。”

    丫鬟陪同下的孔雯脸色变了变,但依旧与李承乾见了一礼:“见过太子殿下,小女子孔雯当不得太子殿下二姐的称呼,还请殿下……”

    “诶~,义姐这是哪里话来,某与孔兄一见如故,结为异姓兄弟,即为兄弟,称一声二姐自不为过。”李承乾又开始揣着明白装糊涂,死死咬住结拜一事说话,似乎看着孔雯气结的样子甚是有趣一般。

    “这,殿下喜欢,那便这样吧。”孔雯无奈的点点头。

    在她看来李承乾根本就没有认出她到底是谁,所以心中虽然生气李承乾装成平民子弟与自己结拜,但同样也有一种骗‘傻子’的成就感。

    “二姐来找小弟,可是有什么要事?”李承乾比了个请的手势,陪着孔雯沿着东市外的长街向孔家的方向走去。

    孔雯与李承乾并行,只是稍稍落后半个身位以示尊重,口中淡淡说道:“小女子并无要事,只是在东市闲逛,偶遇罢了。”

    李承乾哦了一声,扭头看看孔雯和她身边的小丫鬟:“这段时间长安城并不是很安全,二姐下次出来还是带些护卫才好。”

    “谢殿下关心,小女子知道了。”孔雯微微垂头,轻声回答着。

    除了父亲和爷爷,李承乾是第三个对她的安全表示关心的人,这让孔雯心中多少有一丝异样的感觉,隐隐的,似乎李承乾才是哥哥,而年龄较大的她是妹妹。

    李承乾看着身边小丫头微微泛红的侧脸,以为这丫头不喜欢被人说教,便转而言道:“某与明礼兄结拜,二姐不用称呼如此正式,叫我高明或者三弟便可。”

    “这,这如何使得!”孔雯微微偏头,一双凤目与李承乾对视一眼,又低下头,有些讷讷,没有一点在青州府时侃侃而谈的气势。

    “有什么使得使不得的,就这么定了。”李承乾大气的一挥手,也不给孔雯继续说下去的机会,转而问道:“不知明理兄最近在忙什么?难道还留在山东未曾到长安么?”

    “他……”孔雯被问的一滞,一个和大哥素未谋面的人,用极为相熟的语气询问大哥的事情,这种感觉真是太奇怪了,奇怪到让孔雯不知如何回答。

    “怎么?难道明理兄有什么事情?”李承乾脸上露出一丝惊容。

    “没,那道没有。”孔雯敢紧摇摇头:“大哥这段时间一直在温书,稍有闲暇还要忙一些家中事务,所以甚少出来。”

    “原来是这样……”李承乾做出一副恍然的神色,心中暗自笑,随后又继续询问一些关于孔文的事情,直到将孔雯送回到孔家大宅之前,这才抱拳拱手告辞。

    渐行渐远之时,远远传来女孩愤愤不平的清脆声音:“坏家伙,下次别让我再碰到你。”

    敢情孔雯这小丫头被李承乾一路打岔,把想问的问题忘了个一干二净。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