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299章 独孤青云的决定
    离开李承乾的卧房,独孤玉凤赌气似的一脚踢在路边的一块小石子上,将之踢的老远:“玉林,那个李承乾到底什么意思?”

    “你最好收敛一下你的脾气,否则将来一定会连累家里。”独孤玉林也不多说,只是叹了口气,就像院子外面走去,丢下愕然的独孤玉凤。

    半晌之后,看着独孤玉林的背影消失于黑暗之中,独孤玉凤才反应过来,快步追了上去,同时口中喝道:“等等我,独孤玉林,你把话说清楚,到底什么意思,我怎么连累家人了。”

    走在前面的独孤玉林顿了顿,站在原地等了一会儿,见玉凤追了上来,才缓缓开口说道:“这里是皇宫禁苑,你都可以大喊大叫,还理直气壮的问我怎么连累家人,你觉得我应该说什么。”

    独孤玉凤面色一窘,强自辩解道:“谁大喊大叫了,本姑娘说话声音就这么大。”

    独孤玉林淡淡的看着自己的同胞妹妹,隔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我不想和你多说,你已经把我害的够惨了,所以一切等回家之后听父亲安排吧。”言罢,转身便走,不再理会身后的独孤玉凤。

    长安城独孤府,独孤兄妹老老实实的站在老独孤的榻前,静静的等着父亲开口。

    良久良久的沉默让这对兄妹感到压抑,最后独孤玉凤忍不住开口说道:“父亲,那李承乾到底什么意思?玉林说我害惨了他,还说我会连累家里……”。

    “闭嘴!”独孤玉凤的话像是点燃了一个巨大的火药筒,让老独孤一怒之下直接掀了桌子,低声怒吼道:“李承乾也是你能叫的?你凭什么?你还知不知道自己是谁!”

    “可是……”独孤玉凤没想到老头子竟然和独孤玉林是一个调调,不觉想要辩解一番。

    “可是什么?那是太子,太子你知不知道?你张嘴闭嘴直呼其名,你想干什么?想要谋逆造反么?想要被夷三族么?”老独孤已经快要被气疯了,恨不能亲手掐死这个被宠坏了的女儿。

    “老爷,凤儿还小,什么都不懂,您别吓到她。”老独孤的夫人在旁边看着闺女可怜的样子,忍不住插言替闺女说话。

    “你还宠她,看看她都被你宠成什么样子了!”老独孤转头瞪了独孤夫人一眼:“你当李承乾‘睚眦必报’的绰号是怎么来的?五姓七望、倭国使团、契丹酋长、朝中重臣,哪个没吃过他的亏?你闺女到底是凭借着什么瞧不起人家的?又是凭借着什么敢在一国太子面前呼来喝去?”

    独孤夫人张了张嘴,被老头子说的哑口无言,从心里上讲,连她也觉得闺女做的有些过份了。

    “父亲。”独孤玉林抿了抿嘴:“五日之后太子就需要我们的答复,您看我们要怎么办?”

    “怎么办……”老独孤叹了口气,有些郁郁。

    现在的老独孤的确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因为不管怎么选择,好像都无法挽回这一次的祸事。

    让独孤兄妹去李承乾那里?很可能会被派去执行最凶险的任务,因为必竟在太子的心里有了芥蒂,很难再取得他的信任。

    如果独孤兄妹不去,那基本上等于自己主动站到了太子的对立面,以老独孤对李承乾性格的了解,其必然会把一些隐患掐死,到时候只怕独孤家死都不知道是死在谁的手里。

    半晌之后,独孤青云叹了口气:“为今之计,只有向陛下辞官,远走海外一途。”

    “什么?远走海外?父亲,难道只因为李,太子一句话,我们就要全家远遁?他凭的什么?我们为什么要怕他,难道大唐还没有王法了么?”听说要远走海外,独孤玉凤的小脸狠狠白了一下,急言抢白说道。

    独孤玉凤一开口,老独孤立刻气不打一处来,狠狠瞪了她一眼说道:“你还知道王法?还知道王?那你知不知道太子便是王,所有王法都是陛下定的;你知不知道就算是太子灭了我独孤家,最多也就是在宗正寺呆上半年。”

    独孤玉凤呆了一呆,没想到事情竟然已经到了灭门这种程度,一时间虽然有些不相信,但也开始感到害怕,想了想不由说道:“我,我们可以去找陛下……”。

    “找陛下说什么?说太子想要杀了我们全家?理由呢?根据呢?什么都没有,诬告么。”对这个不争气的闺女,老独孤已经彻底失望了:“你们去执行太子令吧,明日一早为父便去辞官。”

    “是,父亲。”独孤玉林答应一声转身便走。

    独孤青云的安排应该是最好的,芥蒂已经存在,想要抹去根本不可能,不论独孤家怎么做,都不可能让李承乾打消那份怀疑和忌惮。

    所以……走吧,离开长安,只希望那个太子的不要太小心眼,半路下手才好。

    与此同时,长安的一处破败民宅中,油头粉面穿着一身带补丁的衣服躺在榻上,一脸痛苦的呻吟着,在他的旁边,一个年龄大概四十许的妇人正拿着丝帕,不断的给他擦着额头上的汗水。

    “老爷,我们为什么到底要躲在这里?庆之被伤成这样,难道您就不管么?就算是太子,也不能在大街随随便便打断人的腿吧?”听着儿子的呻吟声,妇人终于忍不住,对坐在一边呆的吴兴权说道。

    突如其来的声音将吴兴权吓了一跳,瞪了妇人一眼:“你懂什么?妇人之见,太子是一般人惹的起的么?想被灭口不成?”

    “就算我们惹不起太子,也不至于跑吧,难道太子打断了庆之的腿还能再追到家里不成?”妇人反驳道。

    “闭嘴!”心烦意乱的吴兴权见老婆喋喋不休,没完没了的说着,不耐烦的挥挥手。

    如果不是一时激愤做了不应该做的事情,当然不至于逃跑。

    但现在事情已经作了,说什么都晚了,擅自行动之后,组织那边不会放过他,同样,这次行动针对的目标更不会放过他。

    作为‘种子’在长安的负责人,吴兴权此时已经开始深深的后悔。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