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294章 求情
    因为李承乾的受伤,贞观三年上元节过的一塌糊涂,甚至只要是和刺杀时间扯得上关系的,基本一个没跑了,全都被暴怒的李二整治得死去活来,甚至就连御医都受到迁怒被打了板子。

    日子一天天过去,李承乾的心简直像是放在沸水里煮一样,历史上那个倒霉的家伙就是在贞观三年时瘸的,所以他现在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自己是不是也瘸了,可无奈的是,每次尝试都被两个新来的护卫阻止。

    独孤玉林、独孤玉凤,老独孤的亲生儿女,一对双胞胎兄妹或者姐弟。李承乾并不能确定这件事,因为他不止一次听两人在争论谁是哥哥或者谁是姐姐的问题。

    “玉林,送本宫到丽正殿一趟。”李承乾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制止这对兄妹无聊的争论,各种理由基本上都用遍了。

    “殿下,御医说了您现在需要的是休息,不能随便走动。”独孤玉凤木着一张脸,不等独孤玉林说话,就先开口说道。

    对于独孤玉凤这种态度李承乾表示可以理解,任谁家里老头子被揍得数天下不了地,做儿女的都不会有好心情去面对那个肇事者。

    不过特么老子被刺杀又不是自己愿意的,再说如果不是老独孤安排的人手不得力,老子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还要担心自己是不是会变成瘸子。

    想到这里李承乾心中不禁些怒火中烧,琢磨自己堂堂太子殿下,受了伤还特么要看一个小丫头的脸色,着实有些憋屈,不由转头看向独孤玉林,阴沉着脸:“你怎么说?和她一样?”

    独孤玉林看着李承乾的脸色,心中不由一紧,暗自埋怨玉凤在家里被宠坏了,到了宫里做事竟然还是如此不知轻重的同时,伸手将玉凤拉到自己身后,躬身说道:“殿下,舍妹不懂事,您不要和她一般见识,臣这就去安排人手。”

    李承乾瞥了还有些不忿的独孤玉凤一眼,冷冷的对独孤玉林说道:“那就快去,本宫不喜欢等人。”

    “是,臣马上就去。”独孤玉林答应一声,扯着还有些气闷的玉凤就往外走,生怕自己不在的时候生出什么乱子。

    等到玉林、玉凤离开,斜倚在炕上的李承乾深深地吸了口气,将头向后一仰,对自己刚刚的那股无名之火有些莫名其妙。

    经历一次刺杀受伤之后,李承乾感觉得自己脾气变得有些怪异,不再像以前一样那么平和,往往会因为一点小事就妄动无明。

    而且火的时候好像变成了两个人的结合体,一个暴虐,一个平和,情绪波动极大的同时,整个人也变得矛盾重重。

    李承乾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精神分裂之类的毛病,否则绝不可能性格变化如此之大。

    就在李承乾琢磨不定的时候,独孤玉林带着一顶软轿从外面回来:“殿下,轿子来了。”

    “你妹妹呢?”玉林、玉凤一向是秤不离砣,现在看到独身一人的独孤玉林,李承乾不由问道。

    “臣打她去准备一些东西,很快就会回来。”独孤玉林眼中闪过一丝尴尬,对于那个一气之下跑回家去的玉凤,他能说什么呢。

    李承乾点点头,没说什么,也没有什么好说的,虽然只有十一岁,但一个男人总是关心一个女人的动向总是不好的。

    “太子,你好好在宫里养伤,跑到朕这里有什么事么?”李二看着被抬进来的李承乾,沉声说道。

    对李承乾这个不争气的儿子,李二是又气又恨。

    如果不是他变着花样的折腾怎么可能惹出这么大的乱子?现在处理了一大批朝臣,大理寺、刑部大牢塞满了‘相关’人员,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这混小子没事出去乱逛的结果。

    “父皇,儿臣求情来的。”李承乾对老头子施礼之后,正色说道。

    “求情?为谁啊?”李二眼中闪过一丝意外。

    “舅舅、程伯伯、尉迟伯伯……”林林总总李承乾数了十来个人的名子。

    “说说你的理由。”李二不可置否的问道。

    “父皇,您是天策上将军,任何布置与防御都会有漏洞这样的道理是不用儿臣说的。”李承乾顿了顿,重新组织了一下语言:“这次刺杀是神秘组织精心策划的,通过长时间的观察,让他们完全掌握了巡街武候的动向和儿臣身边护卫的情况,所以无论我们如何布置人手,都会被他们找到空子……”

    摆事实,讲道理,李承乾喋喋不休的说了大概有盏茶时间,直到现李二一直沉默不语,这才缓缓闭上了嘴巴。

    李二先是示意身边的宫女将茶水换了,淡然问道:“你是真心为他们求情?还是有人告诉你的?”

    “儿臣自然是出自真心。”李承乾正色答道,他才不会说自己是被那个程小四天天哭丧个脸折磨的。

    “你能不迁怒于人,这一点朕很满意。”李二的话对李承乾来说完全就是意外的之喜,他就是不忍心看程小四怜兮兮的样子,所以才跑来求情,完全没想到能被老头子的表扬一翻。

    但老头子接下来的话,让李承乾一颗心‘吧唧’一声摔稀碎:“朕可以给你一个面子,赦了他们,但你的行为让朕很不高兴,所以,你回去禁足三个月吧。”

    “为,为啥啊?”苦着一张脸,李承乾不解的问道,刚刚还被老头子表扬,咋就一转脸,老母鸡变鸭,被禁足了呢?

    “这次的事情必须有人承担责任,如果你舅舅他们没有责任,那么你就有责任,就是这么简单,难道说你现在后悔了?”李二端起宫女送上来的茶水抽了一口,不紧不慢的说着。

    “没,没有,就是有些意外。”李承乾知道,如果现在他敢说后悔,禁足的时间立刻就会加到半年以上。

    “既然出来了,一会儿你再去你母皇那里看看吧,这段时间你母后很担心你。”正事说完,李二也不磨叽,直接就把李承乾给打了。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