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290章 生死一线
    契丹一族生活环境艰苦,又不事农桑,其生活物资完全是依靠打猎所得来换取,这就养成了契丹一族彪悍、生猛的性格,掠夺这样的事情在他们眼中简直再正常不过。

    所以李承乾的要求窟哥想都没想就答应下来,这就是一笔意外之财,对契丹勇士来说,就是抢劫的时候少杀几个人,多留几个活口而以,而对于契丹一族来说,这样做可以得到打量赖以生存的食盐。

    在窟哥看来这就是一个双赢的事情,双方一个愿买,一个愿卖,大唐与契丹都能得到自己想要的好处,就连那些高句丽奴隶同样没有吃亏,至少他们在抢劫中活下来了。

    而且就算是在高句丽,他们的生活水平,似乎并不一定比在大唐做奴隶要强。

    中午时分,与窟哥达成共识的李承乾离开驿馆,准备去程咬金那里去到长孙无忌家里去一趟,他还有一些事情有些拿不定主意,需要找个人商量一下。

    “成虎,你说我们的马车能跑多快?”在距离崇仁坊还有大概两条街的时候,李承乾突然像王成虎问道。

    “不知道,臣没试过。”王成虎大头一摇,憨憨的说道,丝毫没有注意到李承乾眼中闪过的警惕之色。

    “那我们就试试吧。”说话间,王成虎腰间的长刀已经被李承乾抽了出来,想都没想就捅进了前面一匹拉车的马屁股上面。

    “殿下,你……”王成虎吓的脸都白了,不知道李承乾在什么疯,这里可以长安城啊,马匹受了这样的剌激很可能会造成非常可怕的后果。

    不过很快王成虎就顾不上那么多了,马匹受伤出一阵惨烈的撕呜,就在两匹马窜出去的一瞬间,一连串的惊叫声彼此起伏。

    “抓稳了,趴下……”这是李承乾的喝声,因为就在身边,所以王成虎听得很清楚。

    “被他们现了,动手。”这是一个陌生的声音,王成虎从未听过,不过因为事突然,王成虎一时间竟然没想明白‘动手’是什么意思。

    “杀了那马,不能让他们跑了。”

    “快追上去……”

    数道声音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响起,王成虎只来得及条件反射的听从李承乾命令抓住车辕,将身体伏低,然后就听到了一连串弩箭射入木头出的‘梆梆’声。

    剌杀?!直到弩矢入木之后,王成虎这才彻底反应过来生了什么。

    不过时间上已经来不及让他继续思考了,箭矢入肉的声音接连不断的响起,马匹的撕呜也是越来越惨烈。

    “你特么还在外面干什么,滚进来。”李承乾早就在车厢里抱着脑袋缩成一团,看到王成虎还趴在车辕上呆,不由大声喝骂道。

    马车虽然是木头的,但至少可以阻挡住剌客的视线,然后就是赌命,虽然有点怂,但总比在外面当靶子要强上许多。

    不过王成虎却倔强的摇摇头,游目四顾中现被李承乾丢到一边的横刀,随手抄起之后对李承乾说道:“殿下好生躲着,只要臣不死,千万不要出来。”

    王成虎的责任是守护,所以他没有听从李承乾安排,周围嘈杂与纷乱已经证明他们是落进了剌客的包围之中,如果他也进了车厢,那基本上就等于把拿交到剌客的手里。

    李承乾这个时候心已经快要抽到一起了,大量的肾上腺素不断的分泌出来,让他的心跳几乎是往常的两倍。

    上辈子和这辈子加到一起,除了上大学时和邻班打过一次群架之外,再就是上次京郊狩猎时的那一次剌杀。

    不过以上经历的两次和现在完全没有可比性,打群架最多也用就用些砖头折凳什么的,而上次的剌杀时剌客只有两个,护卫有却有数百。

    可现在呢?身边除了王成虎那个憨货,再无第二个护卫在身边,平时一直跟着的那些装乞丐的孙子们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李承乾的确是死过一次,知道死了还能下地府,或许还能转世投胎,但这并不表示他不怕死。

    但弩矢从窗口穿过,擦着他的鼻子射入车厢地板的一瞬间,他还是感受到了恐惧,对死亡的恐惧。

    不管怎么说,李承乾上一世都只是一个宅男,一个打过一次群架,却战败了的宅男,面对这种数不清人数的剌杀怎么可能不恐惧。

    如果不是刚刚剌客动之前,李承乾通过周围房屋投射在地上的影子现有人跟踪,只怕这个时候他们王成虎两个都特么变成刺猬了。

    马车的颠簸越来越轻,周围的喊杀声也越来越近,李承乾明白,那两匹马应该是差不多快要挂了,很快他们就要和那批剌客短兵相接。

    现在继续考虑生与死好像已经没有意思,看对方连强弩都用出来的手段,分明就没想让自己活着回到皇宫,所以只要被追上,必然就是死路一条,不管是他还是王成虎,都没有活路。

    “成虎,死了没有。”想到这里李承乾声音有些颤抖的问道。

    “殿下放心,成虎还有力气。”王成虎的声音有些虚弱,看样子应该是受了些伤,但是因为车箱的阻挡李承乾看不到。

    不过现在也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李承乾想都没想就接着问道:“上一次的穿云箭还有没有?”

    “没了,揣着太不方便,全都扔在宫里了。”王成虎的大脑袋从车厢外面探了进来,上下扫视了李承乾一下,见他没受什么伤,才长长的舒了口气。

    “外面有多少人?”马车后面的后厢是封死的,根本看不到外面,所以李承乾很想知道外面的情况。

    “不知道,大概有十来个吧,现在已经被甩在后面了。”王成虎回头又在马屁股上捅了两刀,结果度一点变化都没有,看样子这两匹马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似乎随时都会死掉。

    “殿下,剌客已经追上来了,这样下去我们很快就会被他们追上,所以不如让臣留下,您继续向前跑……”王成虎神情间有些犹豫,他虽然憨,但却不傻,也知道留下就是死。

    可除了这样还能怎么办?拖着李承乾一起死么?这又有什么意义?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