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286章 火药
    测试完成之后,直到所有秸秆落地,五十名右卫率军卒退出场地,看台上的老货们才反应过来。

    “过瘾,真过瘾……”尉迟恭拍着老程的肩膀,一个劲的叫好。

    “‘爆竹’真正的用法原来是斜着放。”长孙无忌一脸的恍然大悟。

    “太子,还有没有,再来一!”这个声音是李二的。

    李承乾扭过头,看到老头子眼睛好像都是红的,那无数飞溅的泥土和秸秆在他眼中似乎变成敌人的血肉与残肢。

    不过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一共一百多根,上一次被老头子放了一半,前两天又拿出一些作为训练用,刚刚又把仅有的五十根全都报销掉,所以面对老头子的要求只能无奈的摊摊手:“没了,刚刚那五十根是最后的了。”

    “没了?这么快就没了?”程咬金带着一脸的不可置信:“把他们叫上来,每一个都查一遍,看看有没有没响的。”

    “放心吧,都放光了,一个没剩。”李承乾将刚刚看过的景像回忆了一下,感觉记忆中似乎没有一个是空放的。

    结果这句话算是捅了篓子,老程立刻调转炮口转向尉迟恭:“都怪你,上次让你少放两根少放两根,就是不听,要不然是不是现在还能过过瘾。”

    “少给老子扯犊子,你比老夫少放一根了没?”尉迟恭反唇相讥。

    “你们两个都消停点,加到一起九十多岁的人了,当着小辈吵,臊不臊得慌!”秦琼看连个老货越吵越不像话,不由打断两人的争论。

    校军场,李二当年征战天下时所用的帅帐中,李靖蹙眉说道:“殿下,此物虽然爆烈但似乎距离近了些。”

    实在是冷的受不了,众人又没有耐心等到回去再讨论‘爆竹’,所以只好把陈列在校军场中作为李二美好回忆的帅帐拿出来用用。

    对于李靖的问题,李承乾只能耸肩表示自己的无奈:“距离近是因为用的是竹筒,如果把竹筒换成铁筒这东西能打五百步左右;钢的能打二千步;铜的能打三千步;当然如果换成钢包铜的大概可以打到六千步以上。”

    “六千步?那还能看到么?”程咬金惊讶的嘀咕着。

    老段的问题,让李承乾觉得很尴尬,自己就是随便一说,这货怎么还当真了?

    想想一个拿着二踢脚的人,总是在考虑能不能打到八公里之外的敌人,这事儿怎么看都有些滑稽。

    最后还是李二比较靠谱:“讨论这个有些远了,太子,你只要说说现在能打多远就好。”

    虽然李承乾很想现在就拿出一门能打四十公里的重炮出来显摆,但没有好炮管这个现实的问题,是无论如何都避不开的,所以只能老老实实的回答:“一百五十步,目前这是极限了。”

    “那不还是和没说一样,一百五十步,老程就是掷也掷过去了。”程老匹夫到什么时候都忘不了贫嘴,听到李承乾说的距离,当下就开始吐槽。

    正尴尬间,侯君集一句话问到了重点,这正是所有人都好奇的问题:“近不近的不重要,殿下是否能说说那筒子里装的是什么?”

    李承乾的屁股已经好了,但坐的久了就有些奇痒难耐,所以丫一直在动来动去,听到侯君集的问题,言简意赅的说了两个字:“火药。”

    “放屁,别以为朕不知道火药是个什么东西。”李二当然知道火药,长安城里玄都观的道士没少拿这东西来忽悠他。

    “父皇,您说的火药和儿臣说的,不是一种东西。”李承乾敢敷衍候君集,但不敢敷衍老头子,所以强忍着屁股上的奇痒继续说道:“儿臣说的火药是在一本古籍上记载的,制作方法早已失传,如果不是儿臣费尽千辛万苦便寻古书,又不眠不休的苦心钻研(此处省略数千字)……”

    “行了行了,别吹了,朕知道你辛苦了。”对好了伤疤忘了疼的李承乾,李二只能投降,顿了一下问道:“你那个火药的配方的配方有多少人知道?”

    李承乾说道:“呃,不少,都是儿臣身边的护卫和匠人。”

    李靖见识过火药的威力之后,到现在多少有些心有余悸,闻言不由插口说道:“殿下此事办得有些差了,臣观这火药的威力奇大,如果配方泄漏后果只怕不堪设想。”

    “还好吧,都是信得过的人手。”李承乾有些不以为意的说道。

    除了在开封那一次由王玄策等人帮忙制作火药,这一次在宫里李承乾用的都是将作监或者太子六率中一些有家有业,且根底清楚之辈。

    而且这些人并不知道自己弄出来的是什么东西,李承乾也从来没有当着他们的面卖弄过,泄漏配方的事情,应该不大可能。

    必竟现在还没有人意识到新式火药的重要性,完全没必要去记这东西的配方。

    最主要的是在化学专业毕业的李承乾看来,黑火药这东西威力并不像那么可怕,一斤多的量才炸碎了几个草靶,威力也只能算过得去。

    互比于后世的无烟火药、双基火药,差的不是一点半点的距离。

    不过火药的重要在李二看来却并不像李承乾想的那样简单,能炸碎草靶已经让他很吃惊了,所以老头子几乎是想都没想就吩咐道:“不管信不信得过,都要控制起来。”

    “喏”李承乾心里虽然并不怎么在乎,但也不得不应承下来,必竟刚刚被揍过,那股子疼劲还没过去呢。

    接下来的事情就和李承乾没什么关系了,老货们打军卒回长安弄了酒和肉,又在帅帐外面支起篝火,将整只猪和羊架上去……。

    李承乾不知道老头子们在龙原上玩的有多嗨皮,反正一直到了初八中午,依旧没见老头子们回来。

    正所谓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

    李二不在宫里,皇子皇女们就没了管束,一个个像脱了缰的野驴一样在宫里拼了命的折腾着,甚至包括李承乾的‘兰若寺’也没有逃过他(她)们的毒手。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