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246章 承乾承乾跑得快(下)
    “逆子,你给朕站住。”老头子的声音在咆哮。

    “您不打我,我就站那儿。”跑的呼哧带喘的李承乾断断续续的喊着。

    “二哥,二哥,你这是干嘛啊!”这是长孙的声音。

    “干嘛,我要把这混小子的腿打折喽。”李二似乎是被长孙拦下了,必竟长孙现在挺着大肚子,老李没办法过份的挣扎。

    “父皇,您又没和我说,这事儿能怪我么。”老李不追,李承乾自然也不跑了,两手拄在腿上,喘的差点把舌头吐出来。

    “不怪你,那就是怪朕了?你小子再敢说一次试试。”李二眼珠子一瞪,做势要追,吓的李承乾又跑了几步。

    “二哥,你们两个到底在闹腾什么呢!”长孙拉着李二,把他拉到椅子边坐下,疑惑问道。

    “他在祭天的时候弄虚作假,欺上瞒下……”老李还在生气,有些词不达意的说道。

    “我没有,几只熟蝗虫而以,又不是什么大事,再说这不是下雨了么!”李承乾狡辩道。

    “朕吃的是生的~~!”趁着长孙一个不注意,李二再次爆了,恼羞成怒的从椅子上跳起来就去追李承乾。

    “母后救命啊,父皇要打死我啦。”鬼叫一声之后,李承乾撒丫子狂奔,一边跑一边向长孙皇后求救。

    “今天就是天皇老子来了也没用。”李二怒喝道。

    特么这小混蛋太气人了,竟然把蝗虫烤熟了装在口袋里,欺骗吃瓜群众不说,连自己这个当老子的都被他骗了。

    李承乾的蝗虫火候烤的正好,拿在手里一晃跟活的没啥区别,如果不是后来他手贱从口袋里继续掏出来吃,李二是决对现不了的。

    可现在说啥都晚了,李二已经决定揍死这个坑爹的货。

    有这么好的办法竟然不提前说,难道早点拿出来会死么,真当蝗虫那东西生着好吃么。想想当时蝗虫在嘴里乱蹦,一咬满嘴绿汁的感觉,李二现在都想吐。

    “父皇,我还没成年呢,归母后管的。”李承乾围着桌子转圈,立场坚定,决不让老李把自己抓住。

    “放屁,你是太子,归朕管教。”李二瞪着李承乾说道。

    完犊子了,偷眼扫过掩嘴轻笑的老妈,李承乾顿时心如死灰,知道如果没有奇迹生,这顿揍怕是挨定了。

    也就是这时候,房间的门被侍卫轻轻推开,有侍卫进来,头都没敢抬,低着头说道:“陛下,袁道长殿外求见,说是有要事相告。”

    “让他先等一会儿,朕……”老李瞥了侍卫一眼,淡淡说道。

    不过也就在李二这一瞥的时候,李承乾趁着老头子不住意,一个箭步窜了出去,口中大叫着:“父皇,儿臣告退。”

    余音绕梁,经久不散,人却闪过侍卫身边,在老头子惊愕的目光中一头,扎进漫天的雨雾之中,其行为完全可以用‘抱头鼠窜’来形容。

    “哎,高明,当心身体。”长孙皇后也没想到李承乾竟然这么有‘魄力’,连外面正在下雨都不顾,就敢往外跑。

    李二同样愕然看着房间大门,半晌之后喃喃嘀咕一句:“这混小子,反天了都,早晚打折他的腿。”

    “请袁道长进来吧。”长孙皇后看到老李在呆,便对门口的侍卫说吩咐一句。

    时间不长,一个大概4o余岁的道士,手里撑着一把油纸伞,自外面走了进来:“臣袁天罡,见过吾皇陛下,皇后娘娘。”

    “免礼,平身。不知袁爱卿有何要事,为何如此急迫?”李二让侍卫给老袁搬了把椅子,温言问道。

    “臣启陛下准许微臣随魏征魏大夫一同出京,巡视关内。”袁天罡直言说道。

    “哦,这为何啊?”李二好奇的问道。

    “陛下,臣乃道家之人,讲的是济世救人,此次蝗灾遍及数十州府,臣想尽一份力。”袁天罡神情郑重,说完便从椅子上站起来,直接弓身就礼:“望陛下恩准。”

    “也罢,去就去吧,此行也的确有用得到你的地方。”李二点点头,准了袁天罡的请求。

    袁天罡官位不显,但名气却高,有他跟着魏征的巡视工作应该会容易许多,必竟大唐的百姓对这位道家名人还是很崇拜的。

    接着,老袁又跟李二夫妇聊了一些天文、历法之类的事情,等看时间差不多了,便起身告辞。

    在古代见皇帝就是个麻烦,说完事情就走,显的不尊重;唠起来没完没了,又显的不识好歹,这个度很难把握。不过在精于相面的老袁身上不存在这个问题,这老货查言观色的本事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同时,在‘兰若寺’李承乾正愁眉苦脸的听着马周的分析,隐约间大至上明白了自己今天为什么会挨揍。

    作为旁观者,马周的分析让李承乾觉得很有道理。

    综合来说,今天最大的错误还是出在蝗虫身上,不过并不是蝗虫生与熟的区别,而是在于李承乾压根就不应该凑这个热闹。

    蝗虫的确可以吃,但却不是谁都可以吃。

    李承乾认为老头子吃了自己就应该吃,可实际情况却是,李二吃蝗虫是为了邀买民心,而邀买民心这种事情并不是谁都可以做的。

    或者说,整个大唐除了老李,任何人都不可以做,除非是想要谋反。从这一点可以看出来,李承乾今天被老头子追在屁股后面揍一点都不冤,而且还是老头子手下留情的结果。

    “算了,不说那些。”做都做了,李承乾也不想再去后悔,摆摆手打断周马的话,换了个话题说道:“你的水纹测量进行的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困难?

    李承乾不想听,马周自然不会费话,反正大家都是名白人,点到即止便好,说多了惹人厌烦。

    所以李承乾换了话题,马周自然接下去说道:“长安周边差不多了,几个需要清淤的地方已经找出来,现在差的就是人手。”

    “那就继续往南方那边推进,不要想着什么同步进行,你先把图纸准备好,到时候开工也能按图索骥。”心中满意马周的工作效率,但李承乾依旧在催促他加快度。

    因为必竟时间不等人,如果到了秋收那一天如果没有粮食运过来,那是真真正正会死人的。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