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234章 机会(上)
    程咬金回来的很快,盏茶时间之后就一身是水的走了回来,一边走还一边摇头。

    “知节,你这是……”长孙无忌疑惑的看着老程,分不清他是观刑还是受刑去了。

    “哦,老程亲自试了一下。”程咬金满不在乎的摆摆手,转头用看酷吏的眼神看着李承乾说道:“你小子真不是个东西,怎么琢磨出这么多折腾人的法子。”

    “我这是怕给犯人留下心理阴影,而且不会在人犯身上留下永久性伤痕或是残疾,这是好事。”李承乾耸耸肩说道。

    “屁,老子试了,已经有心理阴影了。”老程看着长孙无忌递过来的茶水,摇摇头,死活的不肯接。

    看样子老货是亲自体验了一下‘水刑’,而且真的有心理阴影了。

    “真有那么可怕?”长孙无忌被程咬金勾起了好奇心,试探着问道。

    “可怕倒是不至于,就是太难受。”程咬金咬咬牙,硬挺着说道,只是眼中露出的那一丝恐惧,怎么都掩盖不了。

    ‘水刑’的难受就不说了,吊刑看上去没啥,试了之后才知道,那种绑着两根大拇指吊起来,只有脚尖着地的感觉是多么痛苦和难受。

    “行了行了,别问了,很快那两个变态小子就会拿到情报了,咱好好等着吧。”看长孙无忌还要再问,程咬金连忙岔开话题,他是一点都不想回忆刚刚体验过的那两种刑法。

    果然,不到一个时辰,吴辰和黑子就拿着一份厚厚的口供回来了。

    “怎么样,舅舅和伯伯要不要一起看看?说不定有意外的惊喜呢。”李承乾拿起一份供词,举在手里晃了晃。

    “一起一起。”老程同样想知道这么多口供里都写的啥,所以直接抓过一份看了气来。

    在这个老货的眼中,按吴辰和黑子的搞法,那帮倭人只怕连小时候尿过几次裤子都能交代出来,所以看这些供词多少有一种窥人**的快感。

    但很快,老程的脸色就越来越严肃,直到最后狠狠一拳砸在桌子上,咬牙说道:“这帮兔崽子,果然没安好心。”

    “怎么了?”长孙无忌从手中的一份供词上移开目光,看着老程问道。

    “你自己看吧。”老程把手里的那份供词丢到长孙无忌跟前,气呼呼的说着。

    长孙无忌一目十行的将老程拿的那份供词扫过一遍,同样狠狠一拳砸在桌上:“无耻之极”。

    “别激动,耐心些,接着看。”李承乾把眼扫了两个气鼓鼓的老汉一眼,淡淡说道。

    “耐心个屁,你忍的了,老程忍不了。”程咬金到底是武将出身,脾气暴烈。

    “这些都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为什么要生气?气坏了身子不值得,还是再看看,有意外的惊喜也说不定。”李承乾重新将目光投向手**词,饶有趣味的看着,一边看还一边不断点头或摇头。

    “知节,承乾说的对,还是再看看。”长孙无忌经过此时也冷静下来,将这份特殊的供词放到一边,留着备用。

    程咬金大头一晃,盯着剩下没有看过的厚厚供词说道:“你们两个看吧,老程不看了,省得一会儿忍不住去砍了丫的。”

    很快,李承乾就把自己手中的那份供词看完,招过闲的有些无聊的吴辰,指着供词上的签名说道:“找到这个人,让他把新罗、百济和高句丽的资料交出来。”

    “要是没有呢?”吴辰挠挠头问道。

    那些倭人的行礼早就检查过了,根本就没有现什么资料。

    “没有就让他再背一遍,怎么作不用我教你吧?”李承乾的声音有些阴冷,引来程咬金和长孙无忌的注视。

    “没啥,就是倭国使团记录的所经之地地形地貌、物产、文化,类似于游记的一种资料。”对于程咬金等人的好奇,李承乾解释道。

    “那有啥用。”程咬金失望的坐了回去。

    “我没说有用,只是想看看而以。”李承乾知道自己和古人说不清楚情报分析这种事情,所以只能敷衍了事。

    等吴辰离开,李承乾拿过那份让程咬金气愤难平的供词,认真的看起来。

    结果现只是一份行贿的记录,都是给某某御史送过多少钱、物之类的东西,看时间分明是生在程华安捅死几个倭人之后,如此一来就可以推断老程为什么会那么生气了。

    淡笑着将供词随手放在一边,看了老程一眼,李承乾继续翻看其它供词。

    强大的灵魂力量支持下,李承乾翻看供词的度很快,如果不熟悉的话,甚至会以为他是在翻,并不是在看。

    长孙无忌看了四份之后,终于在李承乾强大阅读能力之下选择了放弃。实在是比不了,他才看了四份,李承乾那里就已经看完大概二十来份了,完全是没有可比性。

    再比下去除了让自己更受伤之外,没有任何意义。

    大概有一个时辰左右,二百一十四份供词,一份不差的被李承乾翻了一遍,挑出其中大概二十余份拿出来放到一边,对长孙无忌说道:“舅舅,程伯伯,一起进宫一趟吧。”

    “这么多有问题的?”长孙无忌蹙眉问道。

    “这份你们看过,是行贿的;这份是交代我们内部倭人探子的;这份是交待自己观察边境军事部署的;这份是交代盗取军械资料的……”不管长孙无忌和程咬金越来越难看的脸色,李承乾一份份供词介绍着。

    “狼子野心,狼子野心呐!”听到最后,长孙无忌已经顾不得生气,只是一个劲的叹气。

    “进宫,马上进宫,老程向陛下请命,定要灭此朝食。”老程的眼睛瞪的老大,咬牙切齿的说道。

    “宫是要进的,但灭此朝食就算了,隔着茫茫大海,咱们的船根本过不去。”李承乾收拢起全部的供词,对老程说道。

    “难道就这么忍了?”老程牛眼一翻,沉声说道。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将来找准风向和航线,定叫伯伯满意便是。”李承乾嘴角扯出一丝高深莫测的笑容说道。

    “十年?”老程咂咂嘴,觉得有些不靠谱。

    “说那些都太远了,还是进宫吧,到底要怎么作,还是请陛下拿主意为好。”长孙无忌看着眼前的一老一少,觉得这两个好像都不怎么靠谱。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