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九十一章 抵达
    “饭桶!都是饭桶!”

    “那么多人抓捕两个人,竟然让他们跑了?不仅伤了两位同志,而且还丢了一把枪!”

    “一把枪,四颗子弹!知道意味着什么么?”

    县领导的办公室里,一个官员满脸通红,不顾仪态的拍桌子大吼。而对面,坐着县内相关部门的各位头头。

    他们被骂的哑口无言,这事确确实实很心塞。如果不是杨树村的村民及时现,那俩警察当场就挂了,即便如此,他们还躺在重症监护室里,生死未卜。

    害怕啊!真要一下死俩,那就是大案了,都得挨处分。

    这帮人耷拉着脑袋,一声不吭,那官员越看越气,又吼道:“说话啊,拿出点措施来,一个个不是挺能说的么?”

    “……”

    呵呵哒,我瞅瞅你,你瞅瞅我,谁傻啊当出头鸟?

    “好,好……”

    那官员气得直笑,正要一通训斥,忽听咚咚咚的敲门声响。秘书推门进来,略带慌张的报告:“市里,市里来人了!”

    “什么?”

    官员面色一变,报告早上才打上去,中午就下来人,这重视程度也太高了吧?

    其实他也很憋屈,以自己的级别接触不到一些隐秘资料,只能听从指示。如今手下折了人,还得被上头骂,还不明不白的。

    他这般想着,刚要亲自迎出去,那门再一开,涌进来四五个人。

    “您,您怎么来了?”

    官员见为那位,顿时吓得一抖。其他几人也连忙起身,大气都不敢出。

    “……”

    那人瞄了他一眼,懒得废话,直接定调子:“从现在开始,这里一切由我指挥。”

    ……

    天空晴朗,云朵缠绵。

    从蜀州开往罗壁的客车上,两个家伙正无聊的看着窗外。他们一路走来,见多了各色景致,也没什么兴趣。

    唯有一点比较特别,就是路边有很多水桶粗的赤铁管道,不知作何用处。顾玙观察了半天,一直没猜透,便嘀咕了句:“这都是干嘛的?”

    “你们第一次来吧?”

    旁边一位大妈忽然插嘴,热心的解释道:“这些都是运盐水的,以前罗壁产盐,就用管道运到五桥镇,然后做成井盐往外边卖。”

    “那现在还运么?”

    “现在就不用了,谁家还吃不起盐啊?”大妈哈哈一乐。

    “呵呵,也是。”

    顾玙陪着傻笑一声。

    车又行了一会,就到了罗壁县的路口,两辆警车停在旁边,有个警察招手示意。

    “停车,检查!”

    司机懵逼,只得乖乖的打开车门。那警察上车,道:“耽误大家几分钟,把身份证拿出来,我们检查一下。”

    “什么意思啊?”

    “昨天我来还没有呢?”

    “出什么事了?”

    乘客纷纷抱怨,警察一概不理,一个个的查过去。

    别人都无事,轮到顾玙和小斋的时候,人家一看,嗬,盛天?那可是关外啊,一竿子支出几千公里去。

    “你们来罗壁干什么?”那警察问。

    “旅游。”顾玙道。

    “旅游?”

    对方扫了扫,倒像个驴友的样子,便把身份证递回去,道:“出门在外,自己当心点,有事就找我们。”

    “好了,谢谢大家配合,可以走了。”

    “哈麻批!”

    司机小声骂了句,启动车子继续前行。

    话说他们之所以来此,是因为罗壁县有个灵官庙,就在古城的船型街上。

    据《萨祖宝诰》记载,“萨守坚曾派流西地,迹显龙兴。施财合药济群生,积行累功修至道。授铁师之教旨,掌玉府之雷书。代天宣化,咒枣书符。”

    这个西地,指的就是蜀州。铁师,是指他收的一个徒弟,叫王善。

    咒枣,则是一种道法。具体操作已经失传,大概是说,他将大枣去核,进行加持,病人服下即可痊愈。

    他卖一枣,只取七文钱,每日咒百余枣,自己取七十文,其余皆施给穷人,以至行善功德。

    而他的徒弟王善,继承了西河派,后来也修道有成,成为五百灵官之,号称道教第一护法神。

    罗壁县的灵官庙,供奉的就是王善,并自称西河派祖庭。

    萨守坚游历多地,所到之处皆有传承,真真假假不得而知。既然他们这么说,俩人也就过来看看。

    ……

    顾玙和小斋下了车,随便找了家旅馆,哦,两间房。

    稍作安顿,俩人上街闲逛,只觉这县城气氛古怪。行人脸上都带着一丝很默契的表情,就是“哎你听说了么”的那种八卦感。

    另有一些人,衣着普通,却在各个路口徘徊,时刻留意着四周情况。小斋无聊的数了数,从旅馆到船型街,起码有六个疑似便衣的家伙。

    古城今天不是集,但仍然很热闹。摊贩们占据路边,叫卖声此起彼伏:

    “熨斗粑咧!”

    “酒米饭、叶儿粑,便宜了啊!”

    “羊肉汤便宜了,十块钱一碗!”

    两边的商铺也不甘示弱,一水的大喇叭和农村重金属。种类也多,服装、小食、百货、旅馆、茶馆、鞋庄等等,其中茶馆最多,大概有十几家。

    他们进了一家茶馆,服务生立时凑过来,笑道:“二位请坐,这有干果蜜饯,茶水点心,您要点什么?”

    “来壶绿茶,两盘干果。”小斋道。

    顾玙却往外边瞧了眼,那里支着个摊子,一口大锅里炖着羊肉汤,还有一口平底锅,嗞拉嗞啦的烙着大饼。

    “我叫碗羊肉汤行么?”他问。

    “可以可以!”服务生很爽快。

    于是乎,小斋喝着茶,他喝着羊肉汤,都挺满足。

    茶馆里还坐着几位,都是上岁数的老人,操着一口难懂的方言闲聊。他们晓得蜀地人的性子,热情好客,极擅神侃,便故意道:

    “罗壁的治安不错啊,我这一溜都看着好几个警察了。”

    “就是,咱俩去过那么多地方,就这查身份证,真麻烦!”

    “不能这么说,谁也不愿意多费事,但不得保证安全么?”

    “……”

    俩人一唱双簧,果然,把老人家的虫勾出来了。一个老头忍不住插嘴,道:“你们来旅游的吧?你们不知道,前几天还不这样呢,就今天来巧的。”

    “听说昨晚出事了,警察都死了几个。”另一位接道。

    “啥子嘛!昨天我侄子看完戏回家睡觉,半夜被吵起来,就说打枪了。他都没敢动,别的去的,说俩人倒地上,身上全是血……”第三位开始正解。

    老爷子们聊得兴起,那俩没节操的东西就闷头听着。结果越听越诡异,什么抓伤啊,什么血肉模糊啊,竟跟那杀人案一个路子。

    这就有意思了,瞬间有种万年小学生附体的敢脚,到哪儿哪儿出事!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