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八十九章 备战
    天柱山的灵气节点,浓度为六,顾玙所见最高。

    不过很可惜,此处水源太盛,那小湖占满了整个空间,没有任何落脚的地方。俩人想进一步探查,就得潜入湖底。

    这种天气,还有那么多怪鱼,下去就是个死。而这也意味着,就算将来占据此地,也要大肆开,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修炼场。

    他们站在外围,细细观察了一番,没有老树红果那样的异状,只是湖水周围的石壁又白又亮,貌似有些古怪。

    顾玙捡了颗石子,用力掷去。石子与石壁撞击,出的不是“咚”这种闷骚响,也不是“啪嗒”这种鸡无力响。

    而是“当”的一声,清清脆脆。

    他比较奇怪,疑道:“这声音应该是撞击金属才有的吧?”

    “……”

    小斋也捡了块碎石,朝另一面白璧掷去,又是“当”的一声。她摇摇头,道:“可能受灵气熏染,内部结构改变,能挖下一块就好了。”

    说是这么说,俩人过不去,也没有工具,只能拍几张照片了事。他们的手机早就没信号了,亏得带了好几块电池,才一直挺到现在。

    不知不觉,等到日头偏斜,他们才走出洞穴。

    顾玙翻出个本子,开始记录此地方位。那本子上密密麻麻的,满是文字和线路图,几乎囊括了天柱山的全部区域。

    有水源地,有猛兽区,有合适的宿营地,有危险要注意的路段……林林种种,无所不包。

    除此之外,另有两个结论:

    第一,不知是否巧合,节点都出现在相对封闭的环境,并有异化生物守护。

    第二,之前猜想的灵气复苏,已经可以把“猜想”二字去掉了。

    咱们说,人类文明延续至今,相当大的原因就是靠祖先的智慧与传承。或者靠文字,或者靠图像,或者口口相传,不管怎样,第一代能想到做这些事的,都是大贤先哲。

    他们算不上大贤,但毫无疑问,这个记录本非常非常的有价值。

    耗费了四天半,终于找到了节点。俩人晃晃悠悠的返程,又花了一天半出山,前后一算,正好六天。

    他们返回天门镇,没休息,直接包车到潜州。然后找了家小旅馆,也不避讳了,要了一间房倒头就睡。

    这一睡就是十几个小时,老板都害怕了,差点砸门报警。直到第二天中午,这俩货才满血复活。

    ……

    “你们俩简直太过分了!六七天都没动静,打电话也不通,我都要报警了!”

    “快点从实招来,都干什么去了?哎呀,你们不会一直呆在酒店里吧?我的天啊,你们体力可真好!”

    “……”

    小斋把手机远离耳朵,等那边巴拉巴拉的喷完,才道:“没干什么,就进山转了一圈,刚出来。”

    “谁特么在山里呆七天啊?你是当我傻,还是以为你们是蓝精灵啊?”小堇怒从心头起,恨不能顺着移动信号爬过来把他们掐死。

    小斋知道她担心则乱,难得没有镇压,温言软语的哄了一番。好半天,小堇才忿忿的挂断电话,表示熊孩子伤不起,太让人操心了!

    她这边安抚完,又问那边:“查好了么?”

    “从潜州到蜀州要转四趟火车,太麻烦了。我们还是到庐州,坐飞机直接过去。”顾玙应道。

    “嗯,可以啊。”她点头。

    “那我订机票了,明天出。”

    他们将潜州当作了中继站,要停留两日休整。在山里不能洗澡,各种原味的内衣裤,每天跋山涉水,行程近百里。

    整整六天啊,状态可想而知。

    …………

    蜀州,罗壁县。

    县内有座古城,建于六百多年前。城内有条古街,东西长,南北短,从高处俯瞰,就像一条奇异独特的大船,故名“船型街”。

    此街东端是座灵官庙,西段是根天灯石柱,中央是一座戏楼,楼后还立着牌坊。两侧则是屋檐突出的长排瓦屋,俗称“凉厅子”。

    虽说现在社会展,日益更新,但仍有老辈人守在这里,在凉厅子底下饮茶、听曲、掏耳朵、抽叶子烟……享尽了人间红尘的最后清福。

    今天是个大日子,至少对那些老人而言。因为今天有集,还有戏,十里八村的都会过来,看上一场蜀州人最爱的灯戏。

    而在县城的警局里,气氛却别样凝重。

    叫得上字号的全部在场,局领导亲自坐镇,召开紧急会议。一位领导道:“时间紧,我尽量简单说。两件事情,第一个都知道,今天是集市,一定要维护好秩序,避免踩踏事故,以及小偷小摸出现。第二个……”

    他顿了顿,又道:“据群众反映,近期出现了两个可疑分子,行动诡秘,很可能背有重案。这俩人就在罗壁一带活动,所以从今天起,全县进入紧急状态。各个路口、通道都要守好了,绝不能让他们逃窜出去!”

    “……”

    众人一听,不禁面面相觑。这啥实证没有,就咔咔备战了,有点草率吧?

    当即,就有人问:“陈局,他们到底犯什么事儿?我们怎么掌握尺度?该怎么抓?”

    “不该问的别问!”

    领导也糟心,对那人一瞪眼,道:“尺度就是,对方要完好无损,你们自己把握。”

    之后,会议又统一安排,各队各组在各处的蹲点情况,随即宣布散会。众人摸不着头脑,纷纷议论着:

    “最近怎么神神叨叨的?前段刚下了令,让我们注意可疑分子,今天更厉害,直接抓了!”

    “就是,谁知道内幕?到底咋回事?”

    “我听说是上头下的文件,好像跟那杀人案有关。”

    “杀人案?就凃灵县那个?”

    “那也不至于搞神秘吧,一点消息都不透露,就特么给张大头贴!”

    那哥们往桌上一拍,正是根据刘长和描述,用电脑做的刑事模拟画像:年纪不大,脸色惨白,眼睛狭长,鼻子很挺,嘴唇也很薄。

    五官分开看没什么,合在一起,却有一种极不舒服的阴冷感。

    “行了行了,别牢骚了!”

    “唉,上面动动嘴,咱们跑断腿,走吧!”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