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八十五章 潜州
    顾玙就算否定过千百件事,也永远不包括这件:小斋是个老司机。

    老司机到什么程度呢?就是不管你说什么,她都懂;相反她说的,你不一定懂,并要为自己的创造力贫乏而感到羞愧。

    顾玙现在就很羞愧,以至于全程没怎么说话,一直默默反省。

    那火车轰隆轰隆的行了三个多小时,很快进入潜州地界。潜州多山,城市化的程度不高,放眼望去,两侧都是小村小镇,像拼图一样嵌在山峦的褶皱中。

    再行十分钟,列车进站。

    俩人没有耽搁,直接包车前往天门镇。天门镇就在天柱山脚下,历史悠久,古建筑颇多,数万人口都靠着这座山讨生活。

    他们订的是一间民宿,马头墙,小青瓦,典型的三合院落。布局以中轴线对称分列,面阔三间,中为厅堂,两侧为室。

    堂前有天井,采光通风,高墙封闭,有一种自足的空间美感。

    民宿的主人是一家五口,老父母,夫妻,外加一个十几岁的女儿。妻子是主事的,长得矮圆喜庆,笑声敞亮:

    “欢迎欢迎!知道你们要来,屋子早就收拾好了。”

    她领着俩人去看房间,标准的双人房,新换的被褥床单,卫生间也很干净。顾玙刚要点头,忽地反应过来,道:“大姐,我订的是两个单人间啊?”

    “哎哟,真不巧!你订的那个有人住,早上退房的时候我一看,不知道干什么的,把我床腿都压坏了,现在歪着一条腿,没来得及修呢!”老板娘解释道。

    “那还有别的么?”他问。

    “我们就两个单人间,双人的也只剩这个。要不你看看套间?那是里外隔开的。”

    “可……”

    顾玙还要问,小斋却道:“行了,就这间吧。”

    “诶,来登下记。”

    老板娘咧开嘴,笑道:“放心,多的钱给你们返。这是我们不对,一会送你们个果盘。”

    姑娘都话了,他也没矫情,登完记回屋,稍作整顿。

    之后俩人坐在桌前,研究明天的登山路线,态度自然,没有狗血的脸红心跳。有时气氛就是这样,你要是扭捏,搞得大家都尴尬;你要是坦荡,反而不会多想。

    天柱山分为两部分,西关和东关,西关秀,东关险。一般旅游团只带上西关,东关只有驴友可以前往。

    “我们从西大门进,走六月雪、南关寨、通天谷、青龙轩……最后在炼丹湖扎营。这里离天柱山庄很近,可以补给食物。”

    顾玙拿着笔在地图上虚划,接着道:“后天一早,从炼丹湖出,走青龙潭、飞龙峰、迎真峰、画眉岭、回音台……最后到奇谷天梯。这段路程非常险,除了徒步穿越的几乎没有游客。”

    “按凤凰山的经验,灵气节点可能在山深处。这山方圆五百公里,要做好持久准备。炼丹湖是个重要据点,要估算好行程,随时回去补给。”

    小斋也拿着笔,虚划了两道,又问:“对了,这里感觉怎么样?”

    “灵气非常浓郁,比凤凰山还要强一些,我们猜的应该没错。”他回道。

    “那就好,但愿不虚此行。”

    话说俩人一路过来,共途径三十多个站点,每到一地,他都要记录当地的灵气浓度。数据很简单,o是没有,1是修炼的最低线,2是良,3是优,4是极优,5为节点。

    举例说:盛天是o,五道河是1,白城是2,山谷老树是5。而这三十多个地方,几乎全是o或1,但天门镇的浓度,赫然达到了3!

    这就表明,如果山中真有节点,那肯定要过凤凰山。

    …………

    夜,天门镇。

    这地方很小,服务业却非常达,甚至有一条小街,满是骚里骚气的粉色门脸。各种sty1e的**治疗师在里面开朗活泼,真情真爱。

    顾玙和小斋去外面吃了饭,顺便逛了一圈,这才刚刚回来。他们把一个黑色的大袋子放到桌上,一样样的往出拿东西。

    先是一大叠黄色的符纸,再是一方砚台,一块墨锭以及两根毛笔。

    很明显,他们闲着没事,就想研究研究画符。东西是在镇上买的,原本要用朱砂,但纯的太少,暂时用墨代替。

    据谭崇岱所言:符箓法咒本为一体,有符便有咒,有咒便有符。符分金、银、紫、蓝、黄五等,金符的威力最强。

    按使用方法讲,又分带身符(随身携带)、化食符(烧之,化于水中)、贴用符(贴在身上、房屋内)、煎药符(与药同煎)、埋符(埋在土里)等七种。

    正一道统,共有符箓千种。而传到今日,单说穹窿山一脉,只剩金甲、化骨、祛蛇虫、安胎、小儿夜遗尿五种。

    原版的金甲符,用灵气催,贴在身上可刀枪不入。现在的是低配版,用精血催,效果大大减弱。

    化骨符,顾名思义,可令白骨化水。

    祛蛇虫符,贴在门楣之上,可保家中不闹蛇鼠。那日小青变得焦躁,就是被这道符所制。

    至于后两种,不要笑,这也是正儿八经的符法。

    保治病救人,保财运家宅,保男女和合……本就是正一派最大的业务。比如治病一类,就包括腹痛符,目痛符,狗咬符,除寒热符等上百种。

    俩人将符纸铺好,墨汁磨匀,就开始念咒:

    “此水非凡水,一点在砚中,**须臾至。病者吞之,百病消除,邪鬼粉碎,急急如律令。”

    这叫清水咒,然后是清纸咒和清笔咒。

    三咒念完,才提笔在手,正式画符。画符的程序繁琐,从上到下,基本分符头、敕令、符胆、符尾四个部分。

    俩人先在顶端,勾了三笔类似对号样的符纹,这是最常用的三清头。

    然后下面,是两个古体字:敕令。

    再下,是最重要的符胆。你是治病,是镇宅,是请神,是降雨,靠的就是这个符胆。他们画的是金甲符,便写了一个道门的讳字:罡。

    所谓讳字,是道门内部明的一种文字,晦涩复杂,用来指代各路神仙。

    最下面,是符尾,奇奇怪怪像心电图似的符纹。

    以上,便是一张符箓的全部构成,画时要一气呵成,不能停顿。俩人都是道心通明之辈,心神凝守不必多说,只是初学此术,还不太适应。

    不多时,他们齐齐收笔,互相看了看,都噗哧一乐。

    同样的符,不同人画出来也不一样。顾玙的清淡悠远,隐现一片天地广阔。小斋的自由自在,又带着一股锐不可当。

    “敕令,去!”

    顾玙拈起那符,逗比的来了句,然后往身上一拍:“来,打我一下。”

    “中!”

    小斋一本正经的伸出根手指,噗地戳在他胸口。那货啊的一声,哧牙咧嘴道:“果然厉害!”

    没办法……

    有些人在一起呢,喜欢逛街看电影;有些人在一起呢,喜欢为爱情鼓鼓掌。而这俩货的情趣,呃,大概就是修修道了。

    随后,他们又画了几道,努力将符纹练熟。约莫九点钟时,忽然一阵吵嚷从天井传来,似有人醉酒撒泼,还夹着老板娘的劝声。

    不一会,那吵嚷停歇,却有人在外敲门。

    “咚咚咚!”

    顾玙过去打开,见是个二十多岁的男子,气质精干,笑道:“不好意思,我朋友刚才喝多了,我来道个歉,没打扰你们吧?”

    “没事没事,你们来旅游的?”

    “是啊,我们明天上山。”

    这时,小斋也走过来,仨人在门口聊了几句。

    那哥们叫赵久,家在蜀州,公司白领,喜欢户外运动。他组建了一个户外团,没事就出去玩耍。

    这次带了八位驴友,是来天柱山徒步穿越的。

    那哥们乐于交朋友,得知他们也是明天上山,就邀请同行。他们无可无不可,便留了个联系方式。

    待赵久走后,天色愈晚。

    三合院终于清清静静,悄无人声。天井里挂着两盏灯笼,透着昏淡的光,隐约映在白纱窗上。

    “嗤!”

    顾玙擦了根火柴,点燃一支安神香。这香是临行前赶制的,既能辅助睡眠,又能驱赶蚊虫。

    小斋则倚在床上,重新整理了一遍求生包,里面有指南针,绷带,伤药、压缩饼干之类的小物件。

    随后,她看了看时间,道:“不早了,你先洗我先洗?”

    “你洗吧,我再收拾收拾。”

    “嗯。”

    她应了声,便拿着睡衣、毛巾进了浴室。小青哧溜一下钻出来,盘着身子守在门口,一副生人勿近的德行。

    “呵……”

    顾玙见识过几次了,但仍然觉得很神奇,这驭蛇术可以啊!除了过安检麻烦点,简直居家旅行,杀人放火必备良品。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