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八十四章 离开江州
    “存想如龙,明显是一种养神法,养神存想必然是实物。那这里的龙,肯定也是实物。”

    “幼稚!清风月色有实体么,以前都可以存想。而且你看后面,摄万物如龙,显然说的是一种境界,是虚化。”

    “我不觉得是虚化,应该是实物。”

    “一定是虚化……”

    “咚咚咚!”

    房间内,俩人一改往日的淡然和谐,争得异常激烈。

    而外面,却忽然响起了敲门声,跟着小堇的声音传来:“干嘛呐?火气大就泄泄嘛,有现成的不用,非得耍嘴炮?我都累得慌!”

    嘿!

    俩人正是亢奋的时候,她偏偏过来求抚摸,也是作的一把好死。

    小斋几步过去,打开门,就听那边一阵惨叫:“姐,我错了!我错了!啊,疼疼疼!我错了……我这就滚……”

    随着砰地一声,门重新关上,瞬间清静。

    他们俩也缓了缓,暂将思路放松。

    话说谭崇岱给的那段秘录,可能是总纲之类的东西,没有具体的修炼方法。俩人一点点推断,就根据字面意思,大概讲的是:

    “东木南火西金北水,加上中央的土,便是天地五行。而雷霆,是集蕴在五行之中,所以叫五雷。

    雷霆是天地号令,权威最大,三界九地的任何生物,都可总摄。摄的意思有二,一是吸收,二是害怕。

    就是说,雷法一出,能从天地中吸取力量,并且万物臣服。雷法修到极致,便可成为仙人。”

    以上很好理解,五雷对应的是五行五脏,金木水火土。这跟顾玙整理的有共通之处,都是内五行与外五行相接。区别是,一个用来淬体凝神,一个为催生雷霆之气。

    小斋的师门源于初唐,那时食气法尚未衰竭,各门各派都有借鉴,这点也说的通。

    这些便罢,只最后那句:存想如龙,自在如龙,摄万物如龙……

    俩人研究了半天,还是有分歧。这个龙,指的是傲游九天之上的神龙?还是与“结丹”、“成婴”一样,代表着一种虚化境界?

    除此之外,他们另有现,就是这套雷法的体系非常完善,因为提到了“存想。”

    佛门叫观想,道门叫存想,乃养神、炼神的一种秘法。神识的修炼十分困难,一般完整的传承里面,都有配套的养神术。

    顾玙的食六气法之所以残缺,就是没有养神术。

    总的来说,他们获取的信息量太少,只能琢磨出这些。

    往后数日,俩人接连上山,跟谭崇岱交流论道。这次是真的交流,老道拜托他们寻找传人,自然不会藏私,将符箓咒术细细本本讲了一遍。

    而作为回报也好,作为补偿也罢,顾玙帮他疏通了体内郁结的气血。小斋更整理出几式炼体术,一并留给对方。

    有这两样打底,多了不敢讲,老道起码延寿三年。

    他们初来时霸道,甚至有些盛气凌人,但后来种种,两厢一对比,倒不知是恩是仇了。

    …………

    眨眼间,俩人在江州呆了七八天,基本没出去玩,就折腾穹窿山这档子破事。小堇没课的时候就过来,晚上都跟姐姐同住。

    几天相处,她跟顾玙倒是亲近,因为姐姐总凶,姐夫就很宠。

    这孩子从小没着没管,青春期又跑到外地上学,难免叛逆张扬。但她心里清楚,谁是对自己好的,谁是对自己不好的。

    所以呢,俩人在她心中的地位很特殊,不自觉的有种依恋感。

    阴,冷雨。

    江州火车站的候车厅里,小堇一脸不爽。因为俩人就要离开,而且更讨厌的是,那俩货完全没有离愁别绪,又凑在一起嘀嘀咕咕。

    按照路线规划,他们要去潜州的天柱山,查看灵气节点。然后再往西南,直奔蜀州。

    潜州不远,坐火车要四个小时,候车的人也不多。他们说了会悄悄话,终于注意到闷闷不乐的小妹。

    “干嘛呢,搞得跟生离死别似的?”

    小斋看她抿着嘴,眼眸闪动,不由笑道:“别告诉我,你一会要哭鼻子了?”

    “我才没有!”

    那孩子特重感情,只是嘴上很倔:“我巴不得你们快点走,我都一个礼拜没去嗨了。”

    “呵,等你放寒假了,你就来白城玩,我一定好好招待。”顾玙也笑道。

    “我放寒假还早着呢……”

    小堇瞅了瞅他,忽然拉胳膊拽到一边,小声道:“虽说咱们这个同盟没啥成绩,但你不要灰心,一定要抱着鱼死网破的信念搞定她。你就要走了,我也没啥送的,这有点非物质文化遗产,就当临别礼物了。”

    说着,她摸出一支黑色水笔,在他的手上写了一串东西。

    “这什么?”他不明所以。

    “你别管,反正要记住,肯定能派上大用场!”她信誓旦旦。

    仨人又聊了一会,就听广播声响:“旅客朋友们,由江州开往潜州的dxxx次列车开始检票……”

    “好了,我们该走了。”小斋拎起背包。

    “你也回去吧,开车小心点。”顾玙嘱咐道。

    “嗯,拜拜!”

    那孩子戳在原地,看着他们检票进站,才抹身离开。

    话说他们上了车找到座位,车厢里没有满员,空了有三分之一。小斋靠着窗,摸出手机给谁着短信。

    他也闲着没事,又伸出手,见上面写着:7od,62,38。

    毫无规律,简直没头没脑的。

    “你看什么呢?”

    小斋完短信,随口问了句。

    “没什么……”

    他翻转手掌,但还是被她瞄到一眼,就听那姑娘道:“哦,那是我的罩杯、腰围和鞋码。”

    “噗!”

    顾玙立马喷了,大姐,你能不能别一脸淡定的说出这种话好伐?

    霎时间,他只想飞回去揪出那个熊孩子暴打一顿!而紧跟着,他又无比尴尬,那只手放也不是,缩也不是,别别扭扭的搭在腿上。

    小斋毫无反应,忽问:“哎,你前女友的罩杯是多少?”

    “不,不太清楚。”

    “你没给她买过内衣么?”

    “没有。”

    “她胸型好看么?”

    “停停停!”

    他真的不想聊这个话题,苦逼道:“你问点别的行么?”

    “行啊……”

    小斋顿了下,又道:“你喜欢吃笋还是吃馒头?”

    顾玙:“……”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