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八十三章 秘录
    小斋进了房间,顾玙正在看书。

    这是来江州的第一天,他在街上随便买的,无聊时就翻上几页。

    “书好看么?”她问。

    “打时间用的,就谈不上好坏了,还凑合吧。”

    他夹了个书签,方方正正的摆在床头柜上,不带一点偏斜,问:“小堇睡了么?”

    “没有,看电视呢。”

    她坐在椅子上,道:“今天可能累了……嗯?”

    “……”

    俩人同时顿住,静默了一秒钟后,顾玙走到门前,猛地一拉。

    “哎哎哎!”

    正pia在外面听窗根的小堇控制不住,半滚半摔的撞了进来,他往旁边一让,那熊孩子扑通跪倒在地。

    感受着两道赤果果的注视,小堇也是没皮没脸,嘿嘿笑了一声:“那个,我不打扰了,我回去睡觉了。你们继续,继续!”

    说着,丫起身就跑,边跑还边嘟囔:“什么耳朵啊?这特么都能现?”

    “……”

    顾玙无语,默默的关上门,回身坐好。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甭管干什么,基本都会用到热水。房间里有电热壶和杯子,但根本不敢用,谁知道里面煮没煮过内裤?

    好在他们没有热水崇拜,小斋就拿着瓶矿泉水,先喝了一口,然后问:“老道提的条件,你怎么想的?”

    “其实你进来之前,我一直在琢磨一件事。”

    顾玙没有回答,反而说起别的,道:“你说,如果有一天这世界充满了灵气,并且道法重现,那会是什么样的景象?”

    “呵,或许就像电视剧里演的,门派林立,大道争锋,你死我活。”小斋笑道。

    “但也可能交流共进,一起开创呢?”

    “当然,因为事情还没生,任何假设都能成立。”

    小斋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道:“我不知道会变成怎样,但我知道,我一定很向往。”

    “向往洞天福地,秘境灵脉么?”他也笑。

    “还有珍奇秘宝,丹药法阵,千里杀人,御剑破空。”

    “御剑这个,可能有点困难。”

    “怎么讲?”

    “撞到飞机怎么办?”

    “哈!”

    小斋大笑,忽地站起来,行了个礼:“懂你的意思,这次谢谢了。”

    “是我自己想这么做,而且也是还你的人情。”

    “人情这东西,你心里有,就重于泰山;你心里没有,连根毛都不是。所以还是要谢谢。”

    俩人隐隐约约的说了一通,看似莫名其妙,反正你知我知。

    …………

    两日后,穹窿山。

    俩人再次登门,没有带小堇。上真观的游客仍然不多,那几个假道士正忽悠着一对倒霉蛋。

    他们直接进了天师殿的后舍,谭崇岱把门一关,强忍着忐忑和急切。当顾玙开口的一刹那,他既希望对方同意,又希望对方拒绝。

    同意了,就能得到更高层次的修行信息。拒绝了,师门的传承就不用透露。

    “我的来路,不能全部告知……”

    顾玙第一句吐出,跟着第二句:“但你想要的,我也清楚。”

    “哦?”

    谭崇岱一怔,这模棱两可的是什么意思,便问:“那你要怎样?”

    “我……”

    顾玙看着老道,心中暗叹,随即一挥手。

    啪!

    就像电灯忽然关掉,老道只觉意识一暗,周遭景物翻天覆地的起了变化,转瞬就是另一个世界。

    “这,这是……”

    谭崇岱大惊失色,见此方世界无为无形,竟浮在虚空之中。脚下积云成霄,刚气所持,履之如绵,万钧可支。抬眼是玉台千劫,宏楼八披,梵气所乘,虽高不巍。

    另有光宝华光,青鸟盘旋,好一派仙家气象。

    而那玉台之上,九霄之巅,又有神人端坐。朦朦胧胧不见面目,只觉天威浩荡,倍感戚戚。

    接着,那神人似挥了挥手。

    霎时间,天地变色,云腾浪滚,那霄云聚集一处,积压越来越重。蓦地,那云层裂开一道缝隙,龙身显现,吟啸响彻,然后就听:

    轰!

    轰!

    一道道裹着神光的紫雷劈下,带着不可阻挡之势,要将万物摧毁。

    谭崇岱看的汗毛倒竖,又涌动着强烈的兴奋和期待,本要上前叩见,却怎么也动不了。

    正焦急间,他再次意识一暗,复一睁眼,现自己仍坐在客室之内。

    ……

    谭崇岱恍惚了一阵,看着面前的那个年轻人,瞬间什么都明白了。那干瘦的脸颊微微抽搐,喉咽颤动,出一丝若有若无的涩声:

    “呜……呜……”

    下一秒,老道竟然低声抽泣,而且越来越强,最后嘶嚎大哭:“岁不我与!我不甘心啊!”

    “我不甘心啊!”

    “呜……我不甘心啊!”

    他脸上的褶皱都挤在一处,显得丑陋不堪,体内却迸出一股极为悲戚的力量。

    “……”

    顾玙和小斋默默看着,没料到他的反应这么强烈,亦是被其感染。

    谭崇岱求的,无非是更高一层的修行。所以顾玙就施展了幻术,将其拖入心中所求的那个幻境。

    他在幻境中见到了九重神霄,仙家威严,无上雷法。而回到现实,他赫然现,都是那个年轻人所为。

    道法!

    真真正正的道法!

    谭崇岱是一派掌门,这点悟性还是有的,立时领会到对方透露的一个信息。正因如此,才让他情绪崩溃,嚎啕着“岁不我与!”

    前一千年,修行盛世,自己未生。如今道法复苏,自己却将将入土。还能不能活到那个时候,能不能亲眼见到那一天……

    对修道者而言,这比任何事情的错过,都要悲凉、绝望。

    哭了好一会,谭崇岱才缓了缓,起身就是一个大礼:“多谢小友!”

    “前辈请起!”

    顾玙连忙搀起来,又扶着坐下。

    “小友放心,今天的事情绝不会透露。”

    谭崇岱提袖一抹眼泪,从怀中取出数页薄纸,颤颤巍巍的递过去:“这是本派的传承秘法,就交给你们了。”

    “谢谢前辈,我看完马上奉还。”小斋道。

    “唉,还还什么,你们就收着吧。”

    老道这辈子的经历,都没有这两天来的刺激,心态也大为转变。

    原本呢,他就想带着传承入土,穹窿山一脉彻底断绝。可现在,知晓道法将会重现,那自然不甘心了。

    “我都这把年纪了,不能到处走动。平生最遗憾的,就是没收到一个合适的徒弟。”

    谭崇岱面色凄楚,道:“你们肯将这等大事告诉我,必不是心胸狭窄之辈,想来也是迫不得己。所以我有个不情之请,日后你们游历,若现根骨心性不错的孩童,能不能代我传授?等我残躯消尽,也不算愧对祖师。”

    “……”

    顾玙和小斋对视一眼,齐道:“一定不负所托。”

    “好,好。”

    谭崇岱执念一去,气息反倒自然许多,有种悠游松缓的感觉。

    说起来,仨人之间很是波折,先聊,再打,再聊,最后还有相交之意,只能说世事难料。

    ……

    顾玙虽然透露了一些东西,但保留的更多,比如食气法。此事关系甚大,如果被外人知晓,恐怕整个道门都会追杀自己。

    小斋收着那份秘录,始终没看,直到离开上真观,才找了个僻静处。

    那秘录显然是最新撰写,估计穹窿山的传承也没有记载,都在老道的脑子里。所以他才敢说,翻遍道观也找不到。

    俩人坐在树下的长椅上,周遭无人,只一条溪水潺潺流动。

    小斋展开纸页,见书写甚少,开篇第一句:“法本诸道,道源诸心。”

    接着又是:

    “东三南二北一西四,此大数之祖而中央五焉。

    雷霆行天地之中气,故曰五雷。夫雷霆者,天地枢机。雷乃天之号令,其权最大,三界九地一切皆属雷可总摄!

    雷法为先天之道,雷神乃在我之神。

    斩勘五雷法者,以道为体,以法为用,勘合玄机,水火既济,金木交并,胎脱神化,为高上之仙。

    所谓中理五气,混合百神,须存想如龙,自在如龙,摄万物如龙,运雷霆于掌上,包天地于身中……”

    小斋看到这,便不断喃喃自语:“存想如龙,自在如龙,摄万物如龙,摄万物如龙……”

    顾玙又担心又好奇,不禁问:“怎么了,有不妥么?”

    “不,我师父跟我讲过一些零散理论,跟这个非常相似。”

    她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声音都有点哑:“顾玙,这神霄派的雷法跟我师门果然大有联系。”

    “你是说……”

    “没错!王文卿和林灵素的雷书,到底从哪儿来的?”

    小斋攥着薄纸,道:“他们中必有一个,跟我派师祖有关。”

    她说完,又急着往下看,结果神色微变,翻来覆去的查找:“没了……没了?穹窿山的雷法,就剩这么几句?”

    顾玙也拿过一瞧,果然,涉及雷法的只有短短半页。此外都是一些符箓炼制,斋醮念咒,神虎罡步之类的东西。

    一时间,他哭笑不得。

    废了半天劲,就得了这么几句话?不过也有收获,起码目标对了,就锁定在神霄派身上。

    这下好了,以后可有的忙。

    以小斋的性子,如果真是神霄派夺她师门基业,就算一座山一座山踏过去,她也要讨回来!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