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八十二章 比斗
    神霄派的初祖虽为王文卿,但在立派过程中,林灵素和张继先也有很大功劳。林灵素有《五雷玉书》,张继先更是第三十代天师,舍下身段帮王文卿建派,未尝不是投资的意思。

    所以神霄派的功法很杂,王一脉,林一脉,张一脉。

    到了施亮生时期,雷法大衰,只得了些散落传承,不得不上龙虎山求符法,这才有了立山头的资质。又经三百多年的演变,就成了如今的这副德行。

    谭崇岱早年收过一名弟子,但忍不住苦修生活,自己还了俗。老道还想再收,却找不到合适的传人,只得守着天师殿如若等死。

    那俩人听完,也是略感唏嘘,难怪对方面色郁郁,原是沉结于心。

    老道孤寂多年,今日有客到访,不由说了许多。待茶过两盏,他终于道:“你们能陪老道说话,我就很高兴了。不过我还是要问一句,你们到底为什么来这?”

    “……”

    顾玙不语,小斋则顿了顿,道:“我们今天来,是想借贵派的传承秘法一看。”

    “大胆!”

    谭崇岱蹭地就站起来,勃然变色,之前的好印象瞬间消散。

    虽猜测他们怀有目的,但没想到如此胆大包天。她话中所指,显然不是书本上的理论,而是真真正正的修炼功法。

    这是能给别人看的么?小辈无知,图我道脉根本!

    场面说翻就翻,谭崇岱冷着脸,一挥袍袖:“请回吧,此事绝无可能!”

    “……”

    顾玙略显尴尬,小斋倒非常坚定,道:“这关系到我师门传承,我也是迫不得己。而且我保证,看完马上奉还。”

    “哼!”

    对方冷哼一声,不屑言语。

    姑娘又道:“如果您有什么心愿,不妨提出来,我们尽力完成,以此交换。您看怎么样?”

    “交换?好大的口气!我要是不答应呢?”

    “那……”

    小斋也站起来,道:“就只好抢了。”

    “你!”

    谭崇岱又惊又怒,怒的是后辈猖狂,惊的是从没见过将流氓行径说得这么坦白的家伙。

    “好,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

    他心知肯定要打过一场,整个人的气势骤然一凛,消瘦的身形凭白挺拔了几分。老道自持身份,步罡踏斗,只等着对方出手。

    这步罡踏斗,是正一派的基本步法,约三十余种,施法时可用,寻常比斗也可用。老道学的是神虎罡,行动间如猛虎下山,颇为威猛。

    “晚辈得罪了!”

    小斋也不客气,长腿一跨,直接冲过了数米,刷的就到了跟前。那白皙修长的手指一拢,像鸟喙一样往他眼睛啄去。

    这么快?!

    谭崇岱本端着架子,当即全身一颤,连忙脚踏罡步,堪堪闪开。

    小斋左手又是一展,拇指与食指扣起,余下三指张开,如一枝兰花伸出,美妙已极。她顺势一拂,气度闲逸又不失凛冽。

    “咣啷!”

    老道的步法不以轻灵见长,这空间又小,一时桌椅乱撞,躲的甚是狼狈。仅仅两个照面,他就落在了下风!

    话说各派有各派的特点,有的重体术,有的不重,但一般的粗浅招数都是会的。正一派不以外功见长,加之他心存轻视,竟被按在地上摩擦摩擦。

    顾玙在旁瞧着,见小斋闲若无事,不由连连暗叹。果然,那青雀手只是一招,背后应该是一套完整的淬体术。

    他对姑娘的师门愈好奇,不得了啊!又有雷法,又能驭蛇,又有拉风的外功,简直位面之子。

    再看场中,老道已然疲于应对,败势明显。

    小斋又攻了一招,趁他重心稍有不稳,立时寻了个破绽。那白玉般的手掌正中胸口,谭崇岱噔噔噔往后急退,砰地靠在了墙上。

    “好!好!”

    “小辈厉害!”

    他干瘦的脸颊强烈变形,显然怒到极点,从怀中摸出一张黄色符箓,极为肉痛的往右肩一拍。

    那手臂看似无奇,却多了层很玄妙的感觉,顾玙心中一跳,提醒道:“小心!”

    “……”

    小斋亦凝神专注,待老道欺身上前,抬手又是一啄。

    这次,谭崇岱不闪不避,举起右臂硬挡。

    “当!”

    只听一声脆响,皮肉相触,竟出金铁玉石般的声音。

    “咝!”

    小斋退了半步,甩了甩手,只觉一阵疼痛。这一啄的威力,她再清楚不过,但那手臂就像披了层护甲,简直坚硬无比。

    正一有道符箓,名金甲符,贴在身上可刀枪不入。但衰退至今,已经变成了低低低配版,只能作用于某个部位,并且效用短暂。

    老道耗费精血才炼制了两张,今天算破了血本。

    “别以为学了点本事,就能为所欲为。我今天就替你师父,好好教训教训你!”

    他得势不饶人,脚踏神虎罡,招式大开大合,气势非凡。

    “嗤!”

    小斋笑了笑,抹身就溜,利用自己的敏捷优势,在室内闪转腾挪,不时抢攻一招。她断定那效果不会长久,便与之缠斗。

    如此打了一会,老道果然急躁,心下一狠,居然又摸出一张符箓,就要往身上贴。

    “好了!”

    正此时,一道人影飘然下场,挡在俩人中间。小斋退,老道却不依不饶。

    “再打下去也没什么意义……得罪了!”

    顾玙扣住那条手臂,灵力一吐,砰!谭崇岱噔噔噔倒了数步,又pia在了墙上。

    “你,你……”

    他感受着那股劲力,非但没怒,反而满脸惊骇,失声道:“你是全真弟子?你修到了先天境?”

    …………

    全真和正一是千百年的死对头,互相知根知底。

    谭崇岱跟莫老道的反应如出一辙,都是难以置信,毕竟上百年都没有先天境的记载了。他此刻的心情极其复杂,好歹也是个宗派掌门,结果先被一个小姑娘打到残血,又被一个小后生秒杀。

    这叫悲愤交加,而在悲愤中,又带着些释然和自我安慰:人家都到先天了,我自然打不过!

    诸多情绪杂糅在一起,以至他吼出一句,就戳在哪儿呆立不动。

    最后,还是顾玙开口:“我不是道门中人,这也不是先天境。”

    他把桌椅扶正,伸手一请:“老道长,坐下说话吧。”

    “……”

    谭崇岱颇为没面子,不过贵在自知,对方给了个台阶,也就借坡下驴。三人重新坐定,似乎什么都没生过。

    顾玙道:“我们真的是迫不得已,希望您谅解。”

    “是我技不如人,没什么可说的。”

    对方也是能屈能伸,问:“但我不明白,你们都修到这种地步了,还要我派的传承做什么?”

    “呵,这个就不能相告了。老道长,现在能考虑我们的条件么?”顾玙笑道。

    这就是赤果果的耍流氓!

    先打一顿,再谈,不服再打……谭崇岱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

    不过他沉默片刻,开口道:“我只问一件事,你到底是什么来路?如愿意交换,我将秘法奉上。如不愿意,你们翻遍道观也找不到!”

    “这个……”

    事关重大,顾玙颇为犹豫,小斋却接了句:“我们现在不能答复,需要考虑考虑。”

    “也好,我们过两天再来拜访。”

    “今天打扰了。”

    嘿!

    谭崇岱又气又笑,合着你们噼里啪啦的搞一顿,还能装没事人一样?雌雄双煞啊!

    他冷着脸送走二人,转身把大门一关,是不准备接客了。回到屋舍,静坐半响,那股憋屈劲儿才慢慢平复。

    “唉……”

    他回想着顾玙的手段,不禁叹了口气。

    以现在的环境,还能坚持修行的,都怀着一颗向道之心。他看到了通往更高层次的可能性,却要以师门传承为条件,这种矛盾不是常人能理解的。

    ……

    顾玙和小斋从上真观出来,便拐到山间餐厅。小堇等的狂,巴拉巴拉的又是一番唠叨。仨人吃过饭,继续游玩,傍晚时分才返回江州。

    夜,酒店房间。

    姊妹俩洗完了澡,正窝在床上看电视。她们身量都很高,一个177,一个175,裹着白睡袍躺在哪儿,活脱脱的两条美人鱼。

    “爬山真没劲,要不是为了你们,我死也不带去的。哎,中午的银鱼真好吃。”

    “你精力怎么那么好啊,我都累死了!”

    “哎呀,我有点饿了!这特么不配音能死啊!姐,咱们下去吃麻辣烫吧?”

    小堇就是个话痨,能在各种话题中无缝连接,烦得不行不行。

    小斋一直不理,看了眼时间,忽地起身下床,道:“你一会先睡吧,我出去一趟。”

    “你干嘛去啊?”

    “隔壁。”她换了件常服。

    我的天啊!

    小堇腾地就坐起来,两眼放光的叫着:“哇姐姐,你终于要通透了!”

    通透?

    小斋特不喜欢这个词,过去一把拎起来:“你刚才说什么?”

    “我,我什么也没说……啊,我说你要是有空,就帮我带份麻辣烫!姐,疼疼疼……”熊孩子赶紧告饶。

    “老实躺着,睡前吃东西不好。”

    小斋蹂躏了她几下,这才出了屋子。

    “嘿嘿!”

    熊孩子表情秒变,套上一件外套,颠颠跟了出去。她四处瞄瞄,然后pia在隔壁的房门上,听里面的谈(jiao)话(netg)声……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