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八十章 徒有虚名
    道观里的游客确实很少,里面只有他们仨,另有一对情侣在台阶上拍照。那玉皇殿没什么好看的,小堇探了探头就缩回来,颠颠的上到二楼。

    二楼的空间最大,正前方供着一尊四、三目、八臂的斗姥像,八臂各执法器,慈祥中不失威严。左右两侧,各有三十尊甲子神,形态惟妙惟肖。

    这便是元辰殿。

    “这位女居士……”

    三人刚迈进去,就有一个年轻道士凑过来,对小堇道:“你是要烧香么?”

    “对啊!”

    “那就烧个高香吧,虽然贵点,但对你的健康、财运、感情都好。”那道士张口就来。

    “我烧个高香,能保佑我这么多?”小堇乐道。

    “诶,神仙都是有灵的,心中诚或不诚,他们自然知道。我们凡人没什么办法,只能烧香磕头表达敬意,所以这香就很重要。烧了高香,神仙就感受得到,也会更好的保佑我们……”

    这道士吐沫横飞,一个劲的解释因果祸福,并将其与烧高香的益处相连。小堇压根就是玩闹,怎么会理他,只道:“用不着,我就烧这个。”

    那道士忽悠无果,马上转移目标,招呼道:“二位居士……”

    “道长!”

    他刚开口,小斋就先行了个古礼,用左手大拇指插入右手虎口,掐右手子纹。右手大拇指屈于左手大拇指下,掐住午纹——双手呈现一个太极图的形态。

    这叫子午诀,是道门自古流传的一种礼节。取义左为阳生气,右为阴杀机,以阳抱阴,以生制杀的意思。

    咱们看影视剧里的道士,见了人就是打稽,其实除了稽,还有两种通用的方式。一种是拱手礼,一种就是子午诀。

    “……”

    那道士见小斋的动作,顿时一愣,似显得有点心虚,竟没敢接茬。他顿了顿,又退回小堇身旁,道:“既然你坚持,我们也不强求,来来,我告诉你怎么拜岁星。”

    说着,他问了小堇的生辰年月,找到对应的甲子像,然后烧香磕头。

    “什么情况?”

    另一边,顾玙悄声问道。

    “那是个假的。”

    小斋轻声回应,道:“不敢接我的礼,说明他不懂。”

    “假的?”

    顾玙瞄了眼那人,摇头道:“这上真观也是徒有虚名啊。”

    “呵,来了就转转吧。”

    小斋笑了笑,又看向那一溜神像,忽问:“哎,你的本命是哪个?”

    “我的……呃,应该是这个。”

    他走了几步,停在一尊神像前面。那是个书生模样的星君,一身绿袍,温文儒雅,手执着一柄玉如意。

    牌子上标注:丙寅太岁耿章大将军。

    “不错,跟我有七分像。”

    他大为满意,接着又往左边瞧去,因为小斋比自己大一岁,那前面的自然是她的本命。结果一瞧,好嘛!

    那星君一身大红罩袍,威风凛凛,就是型比较浪:中间是秃的,却在两侧梳着羊角样的垂髻,面若童子,右手拿着一杆红缨枪。

    虽然标注的是,乙丑太岁陈材大将军,不过这份迷之不羁的敢脚,特像遭遇中年危机的某位藕霸。

    “厉害了,你本命是哪吒!”

    顾玙笑惨了,一直被对方碾压,难得找到一个槽点,当然得好好释放。

    “……”

    小斋就特无语,半为这个**货,半为那个**像。

    …………

    他们在这边撩骚,小堇那边已经上完了香,起身问:“还要给香火钱么?”

    “随心意,神仙自有灵验。”道士一本正经。

    “哦。”

    她听了,便摸出一块钱硬币扔到功德箱里,当啷一声,就叫个脆。

    “好,功德无量!”

    那道士也很神,居然没破功,接着道:“最近有位大师在观里挂单,如果你想为家人祈福,就请到里面。”

    “好啊!”

    反正小堇什么都答应,颠颠的进到一个小屋,屋内有桌有椅,还坐着位马脸道士。他一见人来,立时堆笑道:“在这签个名字,可保你心想事成。”

    她撇了撇嘴,临时编了俩名字,写在一个黄纸本上。

    “这是父母亲么?好,我们一定诵经祈福,保佑你们全家平安。”

    马脸道士翻着本子,前面一页页都是游客名,名字下面还有数字,解释道:“你看,这都是居士留下的心意钱,我们这最高9999,最低99。我看你面相不错,给999或者699都行。”

    “我没带那么多钱。”

    “那最低也得99,每天诵经一遍,诵九十九天,一天才合一块钱。”

    “心意钱不是随心意给么?那我捐十块吧,十全十美。”

    “不可不可!”

    马脸道士立时变色,恐吓道:“我给你说清楚,捐少了对你家人可不好!”

    “但我就十块钱啊。”

    “你不是有同伴么,可以借一借。”

    “哎哟,关系都不熟,多不好意思。”

    俩人掰扯半天,小堇绷着脸逗乐,就是不给钱。那道士见状,便冷脸道:“那没办法了,你的心不诚,神仙都不保佑。”

    话落,他拿起笔,竟然把那两个名字划掉了。

    卧槽!

    从那女人赠香开始,这一套忽悠下来,小堇都很淡定,但这个就太过分了。亏得没写真名,不然得气死,但就算如此,她也不想忍着。

    “啪!”

    她一拍桌子,起身就嚷嚷:“你们也太奇葩了吧,不给钱就划了?我见过恶心的,没见过这么恶心的!”

    “这里是清静地,请你出去。”

    马脸道士懒得互骂,直接挥了挥手。

    “清静个毛啊,有你这样的出家人么?你特么真的假的?”

    小姨子有大拿撑腰,底气特足:“把道士证拿出来看看,不然我举报你信不信?”

    嘿!

    一听这话,对方坐不住了,喊道:“小张!小张!”

    “怎么了?”

    门一开,那年轻道士进了屋。

    “有人闹事,轰出去。”

    马脸道士指着小堇,这妹子哪是吃亏的主儿,没等人家动手,自己先跑到了外面。

    “姐,哥!交给你们了!”

    她边跑边喊,丝毫不见慌张,反而乐得屁颠屁颠——刚才这一通,她算爽了。

    “……”

    顾玙和小斋没搞懂啥情况,就见她蹭蹭下了楼,然后一个道士追了出来,冲自己吼道:

    “别在这搞事,搞大了谁都不好过。”

    “快走,快走!”

    “再不走我叫人了啊,快点!”

    得,俩人顿时明白,熊孩子又惹祸了。简直头疼啊,他们不想凭白起冲突,只得转身出门。

    (推本书:《娱乐圈头条》)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