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七十七章 江小堇
    天放亮的时候,顾玙还是买了一袋花生米和吃食,假请实还的跟老爷子唠了唠。老两口家在盛天,儿子在江州落户,媳妇刚生了孩子,他们就来探望。

    他倒没有多说,只道来此旅游,人家却笑得意味深长——在彼此眼里,面前的这对都很搭调。

    约莫六点多钟,列车抵达,四人挥手作别。顾玙和小斋出了站口,一股南方特有的湿冷气息瞬间袭来,吹在脸上又凉又黏。

    “你妹妹可以啊,真的没来接站。”

    他转圈看了看,不由吐槽道。

    “她要么在睡觉,要么刚出夜店。”

    小斋也头疼,道:“我二叔经商,从小就没管过,一直娇生惯养。我们小时候一起玩,现在不怎么联系。”

    “那你们约时间了么?”

    “晚上,她请客。”

    说着,俩人就叫了辆出租,直奔预订的酒店。两间房,各自安顿,中午又一块出去逛了逛。

    江州的规模不大,但经济极其达,再加上深厚的人文底蕴,可谓光环加身。城区规划也是老旧交杂,老区内小桥流水,新区内高楼大厦,完美相融。

    那穹窿山就在西郊,二十公里的路程,海拔三百多米,为太湖东岸群山之冠。穹窿山派的初祖施亮生,本为明末人,据传得了神霄派的雷法。

    有书记载:“其移往穹窿山,即茅君故宫……鼎新之。”

    这个“鼎新之”特有意思,山上本来有座道观,供奉的是三茅真君(茅山派道祖)。不过施亮生到了之后,就把茅山弟子撵了出去,自己开创了穹窿山派,并将道观扩建,改作上真观。

    要知道,茅山和神霄都属正一,内部还互相倾轧,可见当时风气。

    之后,施亮生传弟子胡德果,胡德果传潘元珪,该派达到鼎盛,执东南道门之牛耳。直到百年前一场大火,烧了多半建筑,该派才一蹶不振。

    如今这上真观,都是现代重建的。

    而那俩人在外面溜了半天,吃吃喝喝,玩玩闹闹,还真像一对旅游的小情侣。

    转眼到了傍晚,松鹤楼。

    这是江州最著名的饭店之一,位于老城的步行街上。楼内的装潢很有特色,大局、细处都透着一种古典风韵。

    顾玙和小斋坐在一处,桌面空空荡荡,只留着一壶清茶。他们的心思亦不在此,正商量明天的行动。

    “你见了那传人,打算怎么说?”他问道。

    “直接说,这种事越简单越好。”

    她喝了口茶,又道:“何况我们不一定能找到,虽然有传人活着,但资料太少了。”

    “那问问你妹,她可能了解一些。”

    “别了,她宁愿一个月不泡吧都不愿爬山。”

    小斋说完,忽地一招手,唤道:“小堇!”

    顾玙顺着看去,只见一个同样高挑的妹子晃了进来,上身是短款的小皮衣,下身是那种带破洞的牛仔裤,踩着鲨鱼嘴一样的靴子。

    她咔哒咔哒的走到跟前,小包一甩,就歪在了对面,咧开嘴道:“哟,姐,终于肯带男生出来了!眼光不错嘛,颜值满分。”

    “你好,我是顾玙,小斋的朋友。”那货起身招呼。

    “朋友?”

    她上上下下的打量,故意问:“朋友也分好几种呢,你算哪一种?”

    “呵,这个我比你还想知道。”他趁机撩了一句。

    “……”

    紧跟着,他们同时瞧向某人,人家一脸淡定的喝着茶水。

    切!江小堇顿感无趣,又道:“你肯定比我大,我就叫你哥了。你也是盛天的么?”

    “算是吧,家在白城。”

    “没听过,你做什么的?”

    “做微商的。”他一本正经。

    “噗!”

    小妹(yi)子喷了,刚要开口吐槽,就被姐姐堵住,“点菜吧。”

    “不是,这年头连男的都能卖……”她比比划划的还想说。

    “我说点菜!”小斋笑道。

    咝!

    姐姐笑的明明很好看,那孩子却激灵一个冷颤,似乎想起童年时被支配的恐怖,老老实实的拽过菜谱。

    她低头翻看,整张脸就呈现出来,五官倒也精致,就是有好多斑点,破坏了美感。而且妆色太浓,显得非常俗艳。

    略翻了几页,她叫过服务生,道:“一个松鼠鳜鱼,一个清溜虾仁,一个响油鳝糊,一个银鱼莼菜汤,一个笋腌鲜……就这些。”

    松鹤楼的菜可不便宜,松鼠鳜鱼168,清溜虾仁118,依次不等。

    小姑娘特大方,三热三冷,一水的招牌席面,随后又问:“姐,我记着你上班呢,怎么突然出来了?”

    “辞职了。”

    “哇,厉害!”

    她情绪是一阵一阵的,立马又嗨了,道:“我一直想着不上学了,就是不敢,你说辞就辞了,厉害厉害!”

    “你跟二叔说说,指不定就同意了。”

    “别坑我,我就这么身坚智残的活着挺好。”

    “呵,今天有课么?”

    “有啊,不过昨天嗨到太晚,没爱去。”

    姊妹俩聊了一会,顾玙在旁边也看出来了。

    小斋嘴上说的淡,其实对妹妹还是挺包容,挺宠的。她性子一直很随意,只有面对家人的时候,才能显出一丝烟火味。

    不多时,饭菜上来,顾玙尝了尝,果然味道极佳。

    八点钟的时候,三人吃完了饭,共一千多块。江小堇倍儿都不打,直接手机支付,边走边唠叨:“今天确实有事,我一姐妹儿被甩了,我得去三陪,明天再带你们好好玩玩。”

    “那个顾什么的哥,你听好了啊!我姐能带你出来,说明你有一定希望了,继续努力,我看好你哟!”

    她走到一辆红色suV旁,刚打开车门,手机忽然响了。

    摸出来一接,顿时变了脸色:“什么?那个王八蛋还敢找你麻烦?……你特么傻啊,不会躲着点么……行了行了,我这就过去,你呆着别动!”

    她骂骂咧咧的坐上车,好像真挺急的,连招呼都没打就走了。

    俩人戳在原地,顿时有种保姆的即视感,顾玙笑问:“跟着么?”

    “跟吧……”小斋叹了口气。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