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七十六章 雌雄双煞
    盛天有东南西北四个火车站,北站和南站是核心枢纽,几乎连通了关内外的所有交通要地。

    傍晚时分,俩人赶到了北站,过安检时,小斋在前,顾玙在后。

    她把包扔上传送带,小手在背后晃了晃,顾玙神识一动,就冲那个可怜的安检员妹子射了一波。

    “请大家排好队,依次过……”

    那妹子拿着探测器,正要往小斋身上扫,忽然心头一悸,生出一种极为难受的感觉。她皱着眉,手里随便一划,某位乘客就蹭了过去。

    而下一秒,那种感觉又瞬间消失,真是古怪的很。

    “唉,可能昨天没睡好。”

    妹子心中暗道,对着顾玙认认真真的扫了一圈,见警报没响,才让其通过。

    “……”

    那俩货心照不宣,抿着嘴拎包走人。

    里面的候车厅空间极广,高高的半球天棚,横竖交叉的支架,独特的结构显出一股穹顶般的大气。

    每个检票口前都坐满了人,老老少少,男男女女,都陷在无比的杂乱声中。

    他们找了一圈没有座位,索性在外围站着。俩人都背着大包,装束利落,四条大长腿一戳,可谓盘正条顺,引得旁人频频打量。

    这趟车是普通特快,要十几个小时,明天清晨抵达。稍等了一会,就听广播喊着:“从盛天到江州的xxx次列车开始检票了……”

    “走吧!”

    顾玙招呼一声,便跟在队伍后面,检票进站。

    因为路线很长,乘客非常多,月台上挤满了人。他们是12号车厢,四人座,自己坐一边,对面是一对五十多岁的夫妻。

    “让一让!让一让!”

    “哎,踩着我脚了,你倒是走啊!”

    “那个包帮我放一下……诶,谢谢啊!”

    车厢内闹哄哄了好一阵,直到列车开动,才稍稍停歇。

    顾玙和小斋的交流顿时减少,周围全是人,聊不得什么事情,而说些家长里短,又不是那种碎嘴属性。

    干脆,他们齐刷刷的往后一靠,各自闭目休息。

    “……”

    那老两口很是奇怪,这对年轻人的相貌十分出众,看着就很养眼。路途漫长,没事还想谈谈天,结果性子倒冷,一副生人勿近的敢脚。

    “轰隆!”

    “轰隆!”

    火车很快出了盛天地界,度也渐渐加快,出一种特别的响动。这大概是老百姓最熟悉的声音之一,千千万万的人们,或回家,或上学,或出差,或寻找,或失落……各有各的故事,都在这声音陪伴之下。

    当然,还有“啤酒饮料矿泉水,花生瓜子八宝粥”的标配叫卖。

    就在这吵杂又和谐的氛围中,夜幕悄悄降临。窗外看不见城市,只一片苍凉荒芜,车厢内的灯光亮起,映着黯淡的影子。

    枯坐了几个小时,疲惫感自然涌出,乘客安静,面色倦怠。对面的老爷子貌似饿了,摸出一袋花生米,就着啤酒、卤蛋吃着。

    “嘎!”

    “嗤!”

    不知过了多久,只觉列车停下,却是到了一处小站。乘务员守在门口喊,“停车五分钟,想透透气的尽快,不要耽误!”

    “下去抽根烟。”

    “帮我带个茶蛋。”

    “包看好啊!”

    一阵七嘴八舌,不少老爷们下去透气,随即又上来一群人。

    “哎!”

    顾玙拿着水瓶,正无聊的瞧向外面,忽被小斋捅了捅。他一扭头,就看着一个平头哥们走进车厢,手里还拎着包。

    这人很普通,就是包有点奇怪:体积特大,也很鼓,但拎的感觉却是,呃,轻飘飘的。

    而紧跟着,后面又进来一位,矮小精瘦,目光闪烁。他们似乎不认识,一前一后守在了车厢两头。

    “……”

    顾玙和小斋对视一眼,同时耸了耸肩。

    …………

    “轰隆!”

    “轰隆!”

    时已深夜,列车继续前行。在车上过夜是最难熬的,甭管你是硬座还是卧铺。绝大部分的乘客都昏昏欲睡,只有少数人还在玩手机。

    待一位乘务员例行巡查之后,平头男和矮个子忽然起身。

    平头男站在行李架下,将自己的大包拉开,里面竟然是空的,只有几叠废报纸。他早看好了目标,左手一伸,就把不远处的一个小背包拽了过来,又迅塞进空包。

    搁他们的行话,这叫“抽芯儿”。

    相比之下,矮个子就极具技术含量。这哥们很自然的走在过道上,每路过一个目标,手只要微微一划,就有手机、钱包掉落。

    而他往身上一抹,东西就消失不见。至于那些乘客,还在摇摇晃晃,全然不知。

    用行话讲,这叫“抠死倒。”

    话说任何行业都分等级,用手偷是初级,用刀片就是高手。当然还有更吊的,比如扒车皮的飞贼,那算业内巨擘。

    像这种火车扒手,通常会买一张短途票,搞定后麻溜闪人。他们都是老手,懂得取舍,偷了几人就立马掉头,想躲去别的车厢。

    结果矮个子刚走两步,似一个细小的东西破空打来,他就觉得右膝窝一痛,扑通就跪了下去。

    “艹!”

    他暗骂一句,挣扎着起身,但后背又是一痛,整个人往前扑倒,正扑在一个乘客腿上。

    “呼……唔……谁谁?”

    那胖子正仰头打呼噜,激灵一下就睁开眼,然后就看见一个男人埋胯间……

    “你要干什么?”胖子失声尖叫。

    平头男见状不妙,转身就要跑,结果更惨,直接pia在了过道上。

    “怎么回事?”

    “有人打架么?”

    众人纷纷惊醒,探头探脑的各种懵逼。有个妹子眼尖,忽指着矮个子叫道:“小偷!”

    乘客们一瞧,果然,那人腰间露出了三部手机。好嘛,车厢内的气氛瞬间沸腾。

    “这不我的手机么?”

    “卧槽,我钱包也没了!”

    “叫乘警!叫乘警!”

    “快把他们按住,千万别跑了!”

    乱糟糟了半天,乘警赶了过来,由于证据确凿,立即联系前方站点,准备押送拘留。乘务长也跑到车厢,道歉并安慰了一番,随后问:“刚才谁现的小偷?”

    刷!

    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胖子。

    “不是,我,我……”那胖子汗都下来了。

    “感谢你啊,谢谢!能不能留个姓名和电话,一定要宣传表扬!”乘务长可不管,上去就握住手。

    “年轻人真不错,还好没丢啥东西。”

    那老两口也瞧着热闹,老爷子围观的心满意足,回头刚想继续整点,人忽地一蒙:“哎,我花生米呢?”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