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七十五章 远行前
    盛天,雨。

    这场雨不算大,淅淅沥沥的,浇在身上却透出一股清寒,似在提醒着冬季即将到来。

    街道萧素,行人奔走,顾玙坐在出租车里,左边是硕大的背包,前面是唠唠叨叨的老师傅。

    “小伙子,你这是旅游刚回来啊?”

    “不是,正准备出去。”

    “哦,那你肯定往南边走,去交州还是琼州啊?”

    “江州。”

    “哟,我告诉你啊!江州比咱们这边更冷,哪儿都没暖气,气候还潮。我媳妇儿就是南方人,当初去她家里,不怕你笑话,因为没暖气差点分手……你说也怪啊,南方人老以为北方人抗冻,其实都是装备好……”

    “……”

    顾玙无语,叨逼叨叨逼叨个没完,还不好意思不回话,只盼着快点到地方。

    话说俩人为了这次远行,都做了很充足的准备,今天便是出的日子。傍晚的火车,现在是中午,还有四五个小时。

    这天阴冷冷的,总不能在外面逛荡,于是小斋就给了个地址,她家的。

    一个辣样的女孩子,主动邀请,还说要亲自下厨,准备午饭,这意味着什么?

    这什么也不意味!

    虽说谈恋爱哪会,顾玙在女朋友家里放飞过子孙,但现在不一样,他和小斋是纯洁的革命友谊,境界高到没边儿,那叫一肝(gan)胆(chai)相(1ie)照(huo)。

    今天的路况不错,约莫十几分钟后,车子就停在了小区外面。他跟着一个住户进院,找到5号楼,乘电梯上去。

    “咚咚咚!”

    他敲了几声,门打开,却不见人影。正奇怪间,忽然一个蛇头探了出来,得得瑟瑟的吐舌头。

    好嘛!

    顾玙一瞧,那蛇就盘在门锁上,尾巴紧紧的缠住把手,随着尾巴一拉一收,门锁也一开一关。

    “小青,拿双拖鞋!”

    此时,厨房里又传出一个声音。那蛇听了,哧溜滑到地上,到鞋架前尾巴一卷,就挑了双崭新的男士拖鞋。

    “……”

    顾玙狂汗,进屋就问:“你养的是蛇还是狗啊?”

    “狗可不中用,又吵又麻烦。”

    小斋系着围裙,趿拉趿拉的走出来,手里还端着盘菜,道:“那边洗手,这边吃饭,背包放哪儿。”

    “哦……”

    他头一次来,怎么着也得有礼有节,一切听主人安排。

    而他迈入正厅,不由四处打量,这房子的面积很大,设计的空间感也很好。就是那种,刷!心胸豁然开朗的敢脚。

    稍作收拾,四道素菜已经摆上了桌,小斋又问:“喝酒么?”

    “喝点也行,度数别太高。”

    “那就清酒?”

    “可以。”

    她跑到吧台,拎了瓶度数较低的清酒,手指一拧,嘎嘣就开了。俩人对坐,各拿着一只小酒盅,像模像样的自我祝福:

    “一路顺风!”

    “旅途愉快!”

    “当!”

    那酒盅一碰,齐齐下肚。而顾玙夹了口菜,品了品道:“嗯,炸酱面好吃,这个更好吃。”

    “会说话,再干一个!”小斋倒酒。

    “呵……”

    他失笑,又陪着喝了一盅,问:“以前怎么没现你挺爱喝的?”

    “我只喜欢在家喝。”

    她倒上第三盅,笑道:“自己喝,跟你喝,都喜欢。”

    “当!”

    这两个货刚上桌,咔咔就喝了三轮。

    其实很神奇,无论在他家,还是在她家,俩人都没有不自然。今天也如此,吃吃喝喝,说说聊聊,话题自然引到这次出行。

    “……神霄派中期,最出彩的就是萨守坚。据说这人跟王文卿、林灵素、张继先(龙虎山天师)都学过道术,一是咒枣术,一是五明降鬼扇,一是雷法。咒枣能治病救人,雷法能灭邪除妖、祈晴祷雨;五明降鬼扇能起死回生。后来萨守坚到处传道,又分衍成西河派和天山派。而王文卿、林灵素一脉,现在只剩下穹窿山派和玉真派,但玉真派查不到资料。

    所以我们这次的路线,先到江州的穹窿山,再到蜀州的西河派,然后看情况,也可能去天山。”小斋简单介绍了一番。

    “神霄开宗立派,张继先也出力不少,而且龙虎山也有雷法,要不要去看看?”顾玙问道。

    她想了想,道:“暂时不行,毕竟是天师道祖庭,打起来太麻烦。”

    “那倒也是。”

    得,俩人心里门清,这就不是能和平解决的事儿。

    除了这三个地点,另有四处,分别是潜州的天柱山,乐州的峨眉,石门的壶瓶,济州的王屋。这些是初步怀疑的灵气复苏点,需要查看一下。

    总之呢,从江南到西南,再到西北,再回中原,足足近万公里。

    大工程啊!

    俩人磨磨蹭蹭的吃完了饭,又一块刷碗。小斋带他看了一圈,就坐在书房闲聊,还有三个多小时呢,真是一点不急。

    而顾玙忽想起一事,道:“对了,我现在能内视了。”

    “什么感觉?”姑娘也很兴奋。

    “我观身体内部,竟然是一团团气组成的,跟现代医学完全不同。五脏是五种颜色的气团,丹田也是阴阳二气交融,经脉变成了走廊,气血就在走廊中运行……整个身体就像座大工厂,各司其职,我现在算懂了一些食气的奥妙。”

    “……”

    小斋似有所触动,思索了半响,随即又问:“那你能外放么?”

    “还没试过。”

    “那来试试!”她一听就站起身。

    “你走远些。”

    顾玙跟她说这个,就正有此意,见对方出了书房,便闭上眼。

    这比内视更费劲,几乎堪堪调动,使得神识向外界扫去。他的感觉也很奇妙,就像多了双眼睛悬在头顶,生涩的看向四周。

    不过视野非常狭小,只有身边的一个圆形区域,余下都是黑雾。

    “感受不到,近一点。”

    “沙沙。”

    那边传来轻轻的脚步声。

    “还是不行,再近点。”

    “沙沙!”

    “再近点。”

    “呼……”

    顾玙脸上一痒,顿时吓了一跳。只“见”小斋弯着腰,就戳在自己跟前,那张脸纯粹的近乎透明,气息悠长,带着湿湿的温润。

    而眼中,却是一副“来啊来啊,姐在调戏你”的德行。

    “退后!退后!”

    顾玙立马认怂,待试验结束,没好气道:“我勉强能做到,就是很消耗精神,覆盖范围是三米左右。”

    “三米?”

    小斋琢磨了一下,摇头道:“范围太小了,我们凭感应就足够,暂时用不到。”

    “那你是什么感觉?”他也好奇。

    “就像被人窥视,从里到外都真真切切,非常非常的不舒服。”

    “再具体点呢?”

    “就是上自习,班主任突然出现在后窗口。”

    “咝!”

    顾玙秒懂,那何止是不舒服,简直太尼玛吓人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