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七十三章 乱初生(3)
    下茅山炼尸术,第一是选尸,第二是洗尸。

    这两个步骤之后,便要找一块破败之局埋好,在尸体的心口上放一阴八卦,以提升阴气的聚集度。

    之后每隔七天,在埋尸处烧一道炼尸符,并在正午杀一公鸡,取血滴在土面。因为正午阳气最重,而鸡属巽木,五更晨鸣而生阳气,是阴中生阳,阳中带阴。所以鸡血可消融阳气,转化阴气。

    按此做来,满七七四十九日,便可炼尸完成。

    那老道将全部积蓄交给了李肃纯,还有一些符纸法具。他用这些钱租了间破房,每日省吃俭用,一心炼尸。

    这小子惨遭变故,倒把自己的潜质激出来,可谓胆大心细,不失隐忍。

    如此过了四十九天,这日凌晨,朝阳未升。

    李肃纯借着微弱的天光,摸到了一处山坳中。只看那山岭破碎,不成形态,另有一条小河直直流淌,此外便是光秃秃一片,不见起伏。

    而在山坳背面,黑洞洞阴压压的圈着一块地方。这便是风水学上的破败之局,即来龙(山岭)为阴,去水为阴,左右无护卫者是也。

    李肃纯到了埋尸地,什么也没做,只静静等候。

    待那黎明到来,初阳欲露,他才迅将尸体挖出。接着取出符纸,咬破手指用自身精血画了一道通灵符,烧之,并塞入尸体口中。

    搞定这一切,他才退后数步,一眨不眨的盯着前方。正如师父所言,这炼尸术几百年没人成功了,他也不晓得怎样,只能赌一赌。

    “……”

    两分钟过去了,李肃纯却觉得格外漫长,额头的汗珠滴到眼眉上,直若摇摇欲坠。

    “砰!”

    突然间,那尸体好像动了一下。他生怕是幻觉,连忙揉揉眼睛,再往坑中看去。

    “砰!”

    “砰!”

    果然,那死去一个多月的尸体竟在土坑中不断抽动,出沉闷的声响。与此同时,李肃纯也明显感到,自己与尸体间多了层奇妙的联系。

    “成了!”

    他连忙念咒,右手捏了个指诀,往前方一指:“起!”

    轰!

    那尸体直挺挺的就立了起来,尘土刷刷掉落。身形仍然矮小,皮色由蜡黄转为灰白,手脚关节僵硬异常,而那指尖上,长着十根黑黝黝的指甲。

    “成了!成了!”

    “哈哈哈哈!师父,是你在天之灵保佑我么?”

    李肃纯先是狂笑,而后又大哭:“师父,我一定会替你报仇的!”

    咱们说,一段历史或一个时代的开启,多是源于个体因素。而个体因素背后,又包含着方方面面的因果关系。

    李肃纯是下茅山传人,亲人枉死,悲愤欲绝,这才想到炼尸。可如果早生几年,必然失败,因为没有阴气。

    要知道,阴气也是灵气的变种。正赶上灵气复苏的档口,他误打误撞,反倒炼出了几百年间第一具真正的,僵尸。

    …………

    夜,镇郊。

    这一片正是新楼盘的工地,地基已然打好,开始往上砌筑。各种建材堆得满满登登,只有两处宽裕,一处摆放吊车,一处是工人住处。

    白板蓝条的简易房,拆卸方便,即住即走。六七间左右,每屋八人,都是灯火通亮,吵杂喧嚷。

    “四个二!”

    “俩猫!”

    “卧槽!这特么也能管上!”

    “哈哈哈,给钱给钱!”

    一间屋子里,有三个人正在打牌,一个光头汉子赢了把大牌,乐得跟菊花似的。另俩人忍痛掏钱,而趁洗牌的功夫,一人忽问:“强哥,那老道随便就给烧了,真的没事儿么?”

    “嗨!现在什么年头,还在乎一个老道?”

    这光头就是开铲车那位,毫不在意道:“再者说,咱们老板可是厉害人物。你看看我,无非进去关两天,不照样没事?”

    “那倒也是,来来!”

    当即话题揭过,几人继续打牌。

    又玩了几把,那光头似乎运气不在,连连输钱,忍不住把牌一摔,道:“等会儿,我撒泡尿去!”

    “强哥,你可别趁机跑了啊!”

    “就是,别一尿尿没影了!”

    “滚犊子,我是那样人么?”

    光头骂骂咧咧的到了外面,随便找个墙角就开始方便。尿着尿着,忽觉背后一凉,一股阴森诡异的感觉笼罩全身。

    “咝!”

    他抖了个激灵,正要提裤子回屋,又觉肩膀一沉。借着微弱的灯光,前方墙上竟然隐隐约约多出个影子。

    “谁?”

    光头猛地转身,顿时胆裂魂飞,只来得及出一声惨叫:

    “啊!”

    屋内几人正说笑着,听到外面叫喊,急慌慌的跑出屋。大家找到墙角,一人看了眼,哇啦哇啦的就开始呕吐。

    其他人也是寒毛卓竖,只见光头倒在地上,胸口抓开,露着个碗大的血窟窿。

    ……

    涂灵县,酒店。

    饭局刚散,一帮人歪歪倒倒的晃出来,大着舌头客套送别。掰扯半天,才一拨一拨的上车走人。最后只剩下两位,正是那个经理和公司副总。

    他们也上了车,往宾馆开去。

    “这次办的不错,虽然有点小纰漏,但总的来说很好,赵董也很满意。”

    “都是张总的功劳,我就是跑跑腿。”

    “呵,放心,等工程下来,少不了你的好处。”

    “谢谢张总!”

    俩人一坐进去,之前醉醺醺的样子完全不见。那位副总是工程的负责人,经理则是嫡系。这次的项目很大,不仅包括住宅区,还有相应的商业和高新区,市里都很重视。

    那宾馆在县城北面,条件极好,但位置较偏。开了一会,车就拐进了一处大院,院内有湖有树,最里边便是宾馆大楼。

    结果那车子刚进去,嘎的一声,停了。

    “怎么不动了?”副总问。

    “前面有个人。”司机道。

    副总扫了两眼,道:“下去看看。”

    “好!”

    司机摔开车门就跑了过去,见那人全身蒙着黑布,颇为古怪,便道:“干嘛的?让一让,挡道了!”

    “说你呢!你干嘛的?”

    那人始终一言不,司机不禁来气,抬手就是一巴掌:“你特么听不懂人话是吧!”

    “啪!”

    这巴掌正好糊到脸上,那人纹丝不动。司机却心里一抖,从手上传来的触感知晓,对方的脸竟是僵硬如铁,完全不像人的皮肉。

    他心中毛,抬腿就要往回跑,结果后颈一凉,倒地不起。

    …………

    大案!绝逼的大案!

    几天之内,连死四人,其中一个还颇有身份,在全市商圈都赫赫有名。一时间,市里的干警系统全部行动,抽丝剥茧的想要捉住凶手。

    四个人,三个被挖心,一个被戳穿脖子,死状惨不忍睹。现场并无目击者,也没有摄像头拍到,最明显的线索,就是伤口处有数道抓痕,像用利爪之类的东西行凶。

    如果是动物,那不太现实。

    如果是人拿着武器,那也不太可能,什么武器能一下穿胸,并瞬间挖出心脏?

    如果是人本身,那更悬乎了!

    于是乎,此案的走向就变得非常古怪。西ns区连绵,邪异传说众多,当地的老百姓也耳熏目染。自有人提到巫术、蛊虫等等,虽然被驳斥,可又找不到别的证据。

    所幸,那凶手没有继续杀人,似乎逃之夭夭。而此案的种种异常,已经上报高层,等待进一步研究。

    (晚上还有……)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