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七十二章 乱初生(2)
    他们日子虽苦,但也能活下去。

    只是近来,镇上要搞房产项目,开放商圈了一块地,道观就囊括其中。老道一生心血都在这里,当然不肯搬。

    谈了几次没谈拢,人家也没了性子,今天这个大大的拆,就是最后通牒。你可知道,开放商要圈地盖楼,满天神佛都没个卵用!

    那老道本就身体不好,一气之下更是虚弱,在床上躺了半天才缓过劲。他把李肃纯叫到跟前,叹道:“这观怕是保不住了,师父没本事,连个住处都给不了你。”

    “呜呜……您别这么想,我从小就是您养大的……”

    小道士跳脱好动,对师父却极为孺慕,眼泪立马就下来了:“我们这是道观,他们说拆就拆么?”

    “唉,文物都保不住,道观又怎么样?”

    老道愈加颓丧,道:“我有个朋友在城里,你就转到他的观中,也好有个着落。”

    “您不走么?”

    “我一把年纪了,不想动,也舍不得。”

    “那您留在这儿,万一,万一……”

    “呵呵,没关系。”

    老道沙哑的笑了笑,勉强坐起身:“我这一派衰落到今天,只留下一些符法秘术。制符你已经掌握,剩下的我就一并传给你。”

    “师父!”

    李肃纯见他有交代后事的意思,连忙唤了声。老道却神色一板,喝道:“还不跪下!”

    “师父!”

    “跪下!”

    徒弟没法,只得跪于床前。

    茅山派源于魏晋,属变革时期。他们也是食气,但除了把气用于自身,还用于外物——符箓。这些符箓千奇百种,见效快,威力大,容易收割信众。

    最初还是挺高大上的,如火云、青冥、灭神这些高级符箓。后来灵气衰退,又衍生了下茅山,不用灵气,改用精血催。

    档次也变成了降蛊、镇宅、净衣这些1oB货。

    “肃纯,我现在传你炼尸秘法,这是本派的看家本领,你听好了!”

    “是!”

    小道士亦神态凛然。

    像这种真正的干货,历代道门都是口口相传,很少记于笔端。老道讲了几遍,便问:“记住了么?”

    “记住了。”

    “那你说来。”

    当即,李肃纯原原本本的重复了一遍,他听一字不差,这才点点头:“这秘法传了几百年,没什么相关记载,到了今时今日,也不能任意尝试……唉,算了,总之你当个念想,日后去了别处,也能记得自己出身下茅山。”

    “是!”

    李肃纯咣咣磕头。

    “咚咚咚!”

    正此时,外面有人叩门,徒弟过去一看,顿时面带愤恨。对方正是开商的一个经理,之前来过多次。

    那人直接进屋,见老道病仄仄的歪在床上,不禁道:“您这是何必呢?说句良心话,我们出的价算可以了,您拿着钱,带着徒弟出去走走,或者找个道观住下,不是挺好的么?”

    “不用多说了,我绝不会搬的。”

    “外面的字你也看到了,真的没商量?”

    “你们有什么手段,尽管冲我来。”

    “那我也没办法了,明天见吧。”

    那人问了几句,又匆匆离去。

    李肃纯心中惶恐,百般劝说,怎奈老道决心已定。他这病已经很严重,不想寄人篱下,只要把徒弟打出去,也就没什么留恋了。

    于是第二天清早,他就让李肃纯收拾行囊,去投奔那个朋友。

    …………

    “哎,听说了么?镇上死人了,就观里那个老道。”

    “啊?好端端的怎么就死了?”

    “还不是拆迁的事儿,挡着人家财了。哎哟,说是大铲车直接压过去的,那个惨啊!”

    “那没人管么?”

    “谁管啊?他那徒弟要在,还能赔点钱,现在徒弟都跑了,这些钱,嘿嘿……”

    镇子的街道上,两个大妈正议论着最新话题。距她们不远处,却有一个穿便装的年轻人微微耸动。

    这人正是李肃纯。

    他原本要去城里,可终究放心不下,又半途折返。等他赶到时,道观已成了残垣碎瓦,师父也不见踪影。

    他心知凶多吉少,可又抱着微小的希望,直听到旁人谈论。

    一时间,李肃纯悔恨交加,悔的是自己怯弱,没强拉着师父一起走,恨的自然是那帮开商。

    十七八岁的少年,惨遭亲人枉死,难免情绪激荡,亦暗下决心:

    一定要为师父报仇!

    ……

    夜半,坟间。

    这是葛家村附近的一片树林,里面堆着十几座坟头,都是故去的老人不愿火化,便埋在此处。

    这种阴森可怖的地方,白天都没人来,何况是半夜。不过此时,李肃纯却拿着铁锹,奋力挖着坟土。

    “呼……”

    他挖了十来分钟,便拄着铁锹暂歇,那坟已刨开大半,露出半具棺材。随后又挖了一会,棺材全部显现。

    他颤颤巍巍的启开盖子,只见葛老太躺在里面,虽过去几天,但并无腐臭。

    “天助我也!”

    李肃纯又怕又喜,按炼尸术的说法,先要选一具命格属阴,并在阴时死掉的尸体。他去葛家做法事,刚好知道老太的生辰八字。

    其次,这身体若迅腐烂,那就是不合格;若放几天不腐,那就是合格。

    他不敢多留,赶紧解下一个大编织袋,把尸体装进去,又把坟头埋好,抹去痕迹。之后,他驼着袋子回到一间矮房,这是租住的地方。

    “咣!”

    李肃纯把门一锁,扑通就坐在了地上,盗尸掘墓的恐惧感才涌上心头。缓了半天,才起身打了盆清水,又将尸体平躺放好。

    看着这具尸体,他隐隐有些后悔,太冲动了!这炼尸术靠不靠谱还不知道呢。

    不过挖都挖了,后悔也没啥用。他终究是干大事的,竟然神奇的平复,特淡定的扒掉寿衣。

    此刻的画面极其诡异,陋室昏灯,一个年轻人拿着软布,正为一具老太尸体细细擦拭。

    那葛老太的身形很小,死后更是抽缩,蜡黄色的干皮裹着骨头,没有一点肌肉。脸上是最好的,因为化着妆,而且嘴角微翘,似带着丝笑意……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