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七十一章 乱初生(1)
    炼形期的本质,就是用天地灵气冲刷身体,做到通脉通窍。放到武术层面,或许以前有些秘法,也能打开窍穴,但在今天就是痴人说梦。

    顾玙帮袁培基冲开了一处大窍,旁的不讲,单气血就盛了几分。

    那货心生感念,并且说到做到,很快把教案拿了过来。

    果然,里面讲的全是理论知识。顾玙为了这个,又在这儿呆了一天,才搞懂关于肌肉力量、控制和运动的原理,以及一些实用招数。

    他现在的身体素质远一般人,但气力也不是无限的,倘若敌人众多情况复杂,能省一分就是一分。

    而袁培基也没怀疑,只当高手走基层,一时兴起。

    两天过后,顾玙便回到白城,继续以往的修炼日子。每天清晨、正午、黄昏三时食气,晚间制香,顺便研究搏击术。

    他根据自己的特点,鼓捣出一套更简单更直接的技巧。而除了徒手,他对短棍的兴趣也很大。

    这东西简易方便,利于隐藏,堪比七种武器之的折凳。

    顾玙托小斋找了块木料,然后修成一根45厘米左右的短棍,劈、扫、撩、削,外加一个,刺。

    甭管对方什么路数,什么位置,我就用棍头一点——倒像阿飞的剑一样。

    总的来讲,日子还算清静,唯有袁培基不省心,三天两头跑来求教。后来让顾玙收拾了一顿,这才算老实。

    说起来,在盛天——白城这片地界,有曾家、雷家和袁家的关系,足可保住平安。但他要的不是平安,是稳固。

    …………

    西南,蜀州,Ls县此处是葛家村,蜀州千百个村子中的一个。没什么特色,祖祖辈辈靠农田吃饭,唯一值得说的,就是村子人口较多,为本县第一。

    正是晚上,一片漆黑寂静,没有路灯,只各家的屋子里才亮着微光。而在村民葛的院子里,却是灯火通明,还有吹吹打打的唢呐锣鼓。

    葛有一老母亲,昨夜刚去了。老太太临终前嘱咐,不想尸骨不存,说白了,就是不愿意火化。

    国家施行殡葬改革几十年,到现在都没完全解决土葬问题。在一些偏远农村,土葬还非常盛行。

    葛自然听从,还请了两位道士来做法事。

    “太上敕令,汝孤魂,鬼魅一切,四生沾恩。有头者,无头者生,枪殊刀杀,跳水悬绳。明死暗死,冤曲屈亡,债主冤家,叨命儿郎……”

    而此时,就在堂屋之内,那两个道士正念着《救苦往生咒》。这俩人一老一少,老的有七十多岁,须皆白。少的有十七八岁,虽然念着经,表情却很不耐。

    在他们前面,直戳戳的停着一口棺材,一位身穿寿衣的老太躺在里面,面容安详。

    过了半响,俩人念了数遍,终于睁开眼。小道士探头瞅了瞅外面,抱怨道:“这人也太小气了,连口饭都不给吃。”

    “或许人家忘了,不要嘀嘀咕咕的。”老道士训了一句。

    “什么忘了,我刚才明明看他去吃饭,就是存心的!”小道士不服。

    “唉……”

    师父想再训,可见徒弟真的饿了,终究叹了口气,起身走到外面。那葛刚好经过,连忙过来问:“道长,怎么了?”

    “呃,你家可有什么吃的?”他面皮颇薄,有点难以启齿。

    “哦,我差点忘了,对不住对不住!”

    葛做恍然状,连忙请俩人进屋,无非是白米饭,白菜豆腐之类的粗糙素食。小道士却吃的很香,边吃边问:“师父,咱们这次能赚多少?”

    老道没开口,只竖起一根手指。徒弟大为皱眉,嚷道:“才这么点?他怎么不多摆几天?”

    “不许乱说,快吃!”

    老道生怕别人听见,狠拍了下他的脑袋。

    按照传统习俗,人死后本该停灵3-7天。但那帮人也自知不对,为了尽快土葬,就缩减成一天。

    可对道士来讲,少一天就少一份钱。名门大派自然不在意,他们却非常需要。

    俩人吃完了饭,又回到堂屋念经,这《救苦往生咒》极长,要念七七四十九遍才行。小道士很不喜欢这份工作,念着念着就闭目低头,竟似睡了。

    老道无奈,只得挪了挪身子,遮掩一二。

    就这么守了一夜,次日清晨,葛老太出灵。一溜大车已经排好,最前是灵车,后面是拉孝子贤孙的,拉乐队的,拉纸人纸马的等等。

    “辛苦辛苦,一点小意思。”

    葛攥着几张纸币,塞到老道手里。他心中苦笑,还得行礼道:“谢谢居士。”

    等时辰正好,车队出,一路扔着纸钱,飘飘洒洒。那俩人却蹬上一辆自行车,歪歪扭扭的朝反方向骑去。

    骑了半小时左右,就到了镇郊,那里立着一方小庙。

    一进的院子,斑驳的围墙,都看不出原来颜色,木门也是破旧,上着一把大锁。俩人下了车,小道士正要开锁,却猛地一失手。

    “哗啷!”

    那自行车砸倒在地。老道也气的直抖,弓着腰,咳得面色通红。

    只见那墙体上,赫然画着一个圈,中间则是个大大的,拆!

    “师父!师父!”

    小道士赶紧过去搀扶,又打开观门。

    里面就更加寒酸,大殿只一间屋子,供着道祖像。两边各有厢房,右侧是卧室,左侧是厨房,顺带一个厕所。

    话说这老道士姓李,为此间观主,甭看落魄,祖上也曾阔过。

    南方以正一派为重,茅山是正一的分支,而茅山派又有一百零八个门派:上茅山三十六,下茅山七十二,还有二十四清堂和三鬼派等等。

    老道的门派就传自下茅山。

    上茅山和下茅山还不一样,前者修的是正道符箓,可驱使鬼神,呼风唤雨。后者修的是阴毒法术,极为诡异凶狠。

    不过到如今,此派也断了不少传承,只剩下几种符术秘术,都存在老道的脑子里。

    他在Ls县开观二十年,生性清静怯弱,只收了个孤儿徒弟,取名李肃纯。像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别提道观,连平民百姓都活得很苦。

    少有香火,更无供奉,靠着每月的政府津贴和偷偷摸摸的做法事,师徒才勉强度日。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