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七十章 人情和恩情
    月光下,庭院中。

    高墙竖起,方砖地面,错落有致的种着花草灌木,草木间又挑起几杆路灯,亮着白剌剌的光。那光映在地上,恰好闪出两个人影,一个刚劲有力,虎虎生风;一个闲庭信步,悠然自在。

    “我特么就不信了,再来!”

    袁培基再次攻击失手,快的往后一跳,嘴里骂骂咧咧的,显得又急又怒。而话音刚落,他一个大跨步上前,右拳直奔对方面门。

    顾玙看那拳头怼来,只轻巧的一转,就绕到了他背后。

    袁培基不惊反喜,马上贴身一靠,然后左臂曲起,用肘点向对方的胸口。

    这招很下作,也很有效。分为两步,先用肘击,接着小臂向下猛甩,狠抽敌人的裆部——这就叫撩阴手。

    他对此招十分偏爱,千百次锤炼已经熟熟的。结果手肘一点,后面却空空荡荡,跟着的甩臂也没甩出来。

    袁培基一回身,见人家早飘出数米开外,立马脾气爆炸,道:“顾先生,你就算瞧不起我,也不能只躲不攻啊?这算哪门子比试?来来来,让我死也死个明白!”

    其实顾玙不是不攻,而是想看看军中技击的套路,所以才磨磨蹭蹭的耗了半天。这会观察的差不多了,又听他一说,便道:“好,那你小心了。”

    “放马过来!”

    那货憋屈的要死,只想奋力一怼。

    结果咧,刚摆好架势,就那么一眨眼,那道人影已到了近前,一根细长的手指伸出,在自己胳膊上轻轻一点。

    “咝!”

    他就觉得胳膊一麻,随即疼痛难忍,整条右臂都丧失了战斗力。

    妈卖批!

    他暗骂一声,窝囊感又放大十倍,当然也不是输不起的人,忍痛道:“老袁我服了!顾先生,你果然是古武高手!”

    “古武……”

    顾玙抽了抽嘴角,算了,你说是就是吧。

    话说之前在饭局上,焦鹏巴巴的找打脸,被打后还装懵懂,瘫在哪儿半天。而袁培基见他出手,顿时愈看重,一句话撂下,全当什么也没生过。

    饭后,袁培基又盛情邀请,来家中一叙。顾玙知道他是军方背景,正好想见识见识,便点头答应。

    俩人回来没多久,那货就提出比试,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而此时,顾玙凑过去,捏着那条胳膊一揉,疼痛尽消。那货的心情特复杂,闷头不响的进了大屋,先灌了半瓶xo,又往桌上一墩:

    “我十几岁就进了部队,呆了五年,不说百里挑一,也是实打实的本事。但今天才知道,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别这么说,军中搏击肯定有可取之处。要是不违反规定,我还想学习学习。”顾玙笑道。

    “什么规定不规定,明天我就把教案拿来,你别外传就行。”

    袁培基又喝了一口,道:“部队教的是实战技,徒手格斗只占了一部分,很多都是用武器,比如短棍和匕。”

    “短棍?”

    顾玙一听,忽来了兴趣,道:“你这儿有么,能不能练两下?”

    “没问题!”

    那货特爽快,取了一根短棍,在客厅里就比划起来。

    短棍的长度,大概是从自己的手腕到肩膀。持棍时,握处距末端要留出一拳的距离,俗称留一手。

    袁培基的演示极为简单,脚步以寸步和碎步为主,打法就是劈、扫、撩、剌。瞅着特不起眼,实战性却极强。

    顾玙认认真真的看着,那货乱七八糟的讲解,混杂着一些力机制和技巧。

    比如旋腕这个动作,当短棍向内侧攻击时,手腕逆时针摇旋,反之做顺时针摇旋。如此一来,可使棍法更加圆滑自如,爆力也会增强。

    他暗暗惊喜,自己要的就是这些!

    …………

    咱们说幻术的威力奇大,并且无视防御,但过于惊世骇俗,不可滥用。所以他需要一个相对合理的表面身份,就像某个家伙误会的,呃,蛋疼的古武高手。

    以他的身体素质,只要把某些原理搞懂,自可运用自如。

    所以啊,袁培基简直神队友,缺什么来什么。再加上之前的试枪,他可欠了不少人情。

    而那货演练了一番,终于停下,问:“怎么样?”

    “厉害!”

    顾玙赞了声,随即起身,由衷道:“今天一天都很打扰,你也帮了不少忙,谢谢了。”

    “嗨!”

    袁培基不以为意,道:“你自己有本事,我看你也顺眼,这两条你全占了,我帮点小忙是应该的。”

    “呵……”

    顾玙笑了笑,又问:“你这有练功室么?”

    “有啊!”

    “带我过去。”

    嗯?

    那货虽然奇怪,可也溜溜领了过去。

    这练功室在地下,空间极大,器械齐全。待俩人进去,顾玙就把门一锁,回身道:“脱衣服!”

    “你干什么?”

    丫吓了一跳,那张大脸上第一次露出惧色。

    “哦,脱上衣,我看看你的经脉。”他也觉不妥,又修正了一下。

    人家这才放心,伸手扒掉衣服,露出线条分明的**,并按吩咐盘腿坐好。顾玙用手掌贴住后背,送了一道微弱柔和的气息,细细感受。

    许是常年练武,身体状况保持的很好,也没留下什么暗伤。精血充足,经脉宽阔,竟然还挺有资质的。

    跟着,他手掌下移,滑到对方的尾椎骨。

    “呃……”

    袁培基扭了下,那只手gay里gay气的特不舒服,但紧跟着,就觉一股热流从尾椎处涌出,又流经四肢百脉。

    “顾先生!”他失声唤道。

    “静心!”

    顾玙面色如水,轻喝一声。

    那货心里一颤,就像中了咒语般,遂脑中清明。

    就这样过了几分钟,只觉全身越来越痒,煎熬难耐。正当他忍受不住时,那手掌稍稍抬起,而后啪的一拍。

    轰!

    一瞬间,那股热流炸裂,强大的冲击力直接轰开了某处窍穴,使得气血一通。一种从未有过的舒畅感,瞬间占据了神经元。

    这还没完,那手掌顺着往上,划过一条脊骨大龙,停在颈后,啪地又一拍。

    “啊!”

    那货终于喊了出来,而这一声喊出,更觉通透无比,浑身畅快。

    再二百五的家伙,也知道自己得了天大的好处。袁培基稍缓情绪,蹭地跳起身,回头就是一记大礼,那是毕恭毕敬:

    “多谢先生!”

    丫把姓氏都省了,可见态度之变化。

    “呵,起来起来。”

    顾玙随手一挥,就托起了对方。

    他刚才运气冲开了一处窍穴,使其精血更加旺盛,气力更加强大。本是还人情,但两边一对比,明显这边给的更厚。

    人情立马就成了恩情,袁培基直起身,看那眼中神色,用一句就能概括:日后如有差遣,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