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六十九章 袁培基
    袁培基,三十来岁,祖辈是军区大佬,他算第三代。

    这人从小好勇斗狠,在部队打熬过几年,确实有些本事。家世如此,难免盛气凌人,但有一样,尊敬强者。而且他直来直去,从不暗戳戳的捅人。

    因为这点,他跟雷子明才混到了一起。

    射击场是袁培基的地盘,今天把哥几个叫来,就是一块耍耍。不过雷子明去接站,所以晚了点。他带着朋友打飞碟,然后就撞到了顾玙,然后就被秒杀——这是个无人能懂的悲惨故事。

    “你没事儿吧?”

    “怎么枪还掉了?”

    “哎,你干嘛呢?走啊!”

    朋友们没有被波及,一个个的都很奇怪。袁培基有苦难言,咬牙强撑,那张脸由黄变红,由红变白,瞧着甚为吓人。

    就在他支撑不住,快要扑通跪地时,身上的那股气息忽然一收,瞬间云淡风轻。

    “呼……呼……”

    他大喘了两口气,再看向那人,已是满脸惊骇。

    这年头,早就没什么古武术了,仅剩的那些也被国家收去,改良后扔到部队,作为战士的特种训练。而他在军中几年,也偶尔听人提起,确实有过一段武术昌盛的时候,某某宗师只凭气势,不战而胜等等。

    于是乎,袁培基就产生了误会,以为对方是哪位隐士高人的弟子。

    当即他心态一正,抬脚迈步,老远就招呼道:“你就是阿明的朋友吧?你好你好,欢迎过来玩。”

    啊?

    边上那几位特神奇,这脸色变得也忒快了,不是要试试真章么?

    而顾玙见他们凑近,心里也在吐槽,你没事把枪口对我干嘛?我真要浪起来,我自己都怕!

    不过呢,他表面还得客气,道:“我叫顾玙,雷子明还在里面,您几位是……”

    “哦,我叫袁培基,这是焦鹏,这是唐家林……”

    彼此介绍一番,也算认识了。

    而这档口,雷子明才意犹未尽的现身,见状先是一怔,随后笑道:“哈哈,我就说他跟你们合得来,没错吧?”

    丫颠颠的凑过来,问:“老弟怎么样,要是没过瘾再射两轮,你那把92太软了。”

    “92?”

    袁培基一听,亦道:“那个的确不行,我这有狙击步枪,要不要试试?”

    “不用,已经可以了……”

    顾玙本想拒绝,转念一顿,问:“呃,你有没有那种,就是专门测试威力的场地?”

    “有啊!这边!”

    人家压根没怀疑,直接领着一帮人转场,道:“喏,这就是测试区。ak,沙鹰,54都有,尽管打!”

    顾玙一瞧,也是个大的空场,差不多配制,只是靶子换成了钢板,便道:“我试试54吧。”

    “可以,爱国!”

    袁培基一挑大拇指,不知真心还是玩笑,马上叫人备枪。

    在92出现之前,54式手枪一直是标配,以生猛著称。十米之内,4毫米的均质钢板,顾玙握住枪,只听砰砰砰一通,很快打光了一梭子。

    那钢板拉近一瞧,好嘛,弹弹穿透!

    接着再试步枪,五十米之内,6毫米的钢板,仍然各种中出。

    啧!

    那货咂巴了下嘴,之前对热武器还有轻视,这会算知道了。去特喵的小说影视剧,谁再**人体能挡子弹,谁就来试试!

    ……

    当一颗7.62mm的步枪子弹,以85o米/秒的度射穿人体时。

    先,它会在皮肤上留一个小口,然后震伤脏器,再以57o米/秒的度穿出人体,震波形成的出弹口直径可达12厘米以上。

    所以顾玙得承认,别说炼形期,就是灵身也不敢正面肛。除非到人仙之上,或者炼制了什么法宝,才能不惧枪击。

    不过修行者的优势也很大,比如料敌先机。只要你杀念一动,我就可以感觉到,要么使幻术,要么飞贴近,然后ko。

    当然了,还要看具体的地形环境等因素。

    总之这一趟,顾玙真的没白来,对枪械有了较清晰的概念。

    几人在俱乐部聊了半天,袁培基性情虽傲,但只要认可,就立马当你是朋友。可旁人不行啊,一听是个做香的,啥背景没有,顿时懒得搭理。

    尤其那个焦鹏,只碍着雷子明的面子,才勉强应付。

    不知不觉,眼看到了下午,袁培基便做东请客,拉着众人到了最好的一家酒店。他在这里有专属包厢,一共五位,呼啦啦的往里一进。

    还没怎么着呢,又进来五个穿旗袍的漂亮妹子,手脚灵快的摆置碗筷。完了还不走,往每人后面一戳,熟练的给按摩肩膀。

    “……”

    顾玙闻着那股腻歪歪的香味,真心受不了,不由皱了皱眉。

    袁培基一瞧,马上挥手赶人:“行了行了,今天不用,都出去。”

    “是!”

    妹子们没了捞小费的机会,面带哀怨的闪人。

    屋里瞬间宽敞,一会酒菜上来,众人吃吃喝喝,气氛热络。这帮家伙的酒量都大,眨眼间两瓶白酒已经下去了。

    袁培基的风格特有意思,感觉火候差不多了,就倒了满满一杯,起身道:“顾先生,我性子直,有什么说什么。之前确有冒犯,给你赔个不是,我先干了!”

    说罢,一仰脖就没了。

    雷子明暗自惊讶,从开始到现在,袁培基的称呼一直是顾先生,以他的性子可太难得了。

    而随即,那位又道:“我这人就好三样,喝酒、打架、交朋友,今天全齐了,高兴!不过有件事,我必须得搞清楚,你说你是个做香的,我信。但你要说,你就是个做香的,这我就不信了。我现在要你一句,你到底是个什么来历?”

    “你觉得我是个什么来历?”顾玙笑道。

    “问你你就说,别特么绕弯子!”

    坐在旁边的焦鹏不爱听,张口嗤了一嘴。

    “我要是不说呢?”他扫了一眼。

    “嘿!”

    那哥们早就看他不爽,酒劲一上头,拍桌子就站起来,凑近两步:“小子,别以为傍上阿明就怎么着了!”

    “坐下说话。”

    顾玙挥了挥手,似乎碰到,又似乎没碰到。只见焦鹏踉跄几步,噔噔噔的急后退,扑通pia在了椅子上。

    “……”

    丫眨巴眨巴眼睛,还没反应过来,显得诡异又滑稽。

    袁培基却眼神大亮,之前就猜测顾玙的身份,这下更认定了:绝逼是隐士高手!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