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六十三章 抽丝剥茧(1)
    “咻!”

    “咻……咻……”

    黑夜前的空山,寂静寥落,不见一个人影,只有晚归巢的倦鸟扇动着翅膀,出扑簌簌的声音。而在一条下山的野径上,却忽然响起了一阵哨响。

    那哨声锐利明亮,传出去很远,又消失在密林层叶中,归于平静。顾玙放下手指,无奈道:“看来真的生气了,不理我。”

    “没事儿,我让小青去哄哄。”小斋笑道。

    “哄哄?你确定不是打架?”他蛋疼。

    “打架也是一种缓和方式,你不懂。”

    姑娘说着,就轻轻一甩胳膊,那青蛇水一样的滑落在地,不解的看着主人。

    “你在家也憋坏了,就放你一天假,明天我来接你。”

    “咝咝!”

    青蛇一听,乐得顿时装成狗,屁颠屁颠的围着主人打转。待对方同意后,才身子一扭,摇摇摆摆的游向林丛。

    顾玙一直觉得很神奇,不禁问:“它怎么就能听懂呢?”

    “它听不懂,但能理解我的意思。我这门驭蛇术,对蛇的灵性要求极高,不然收了也只是玩物,没多大用处。”

    小斋继续往下,边走边道:“我师父有一条白蛇,陪了她三十年,她故去的时候,那蛇仍有寿命,但自己钻进火堆,最后也死了。”

    “倒是忠义可敬。”

    顾玙叹了声,又惦起一事,问:“对了,你住的那个村子在哪儿?”

    “长白山下,松江河。”

    “长白山?”

    他一怔,原以为就在盛天附近,没想到还是邻省的,又问道:“你师父就收了一个徒弟?”

    “嗯。”

    姑娘摘了片树叶,拿在手里把玩,道:“她年岁不大,始终一个人住,只有那条白蛇陪着。我在她身边呆了七年,之后回到盛天,每年少有相见。高中的时候更忙,直到临终前才见了一次,感觉很凄楚。”

    “是啊,没有妻儿陪伴,终究孤苦。”

    “妻儿?”

    小斋回头瞥了一眼,笑道:“我什么时候说她是男的了?”

    “呃……”

    得!那货尴尬的要死,老老实实的闭上嘴,只闷头行路。

    话说俩人出了荆棘林,转至半山腰,就已经到了安全地界,现在这条野径,更是顾玙挑货上山用的,熟的不得了。

    所以他们也不急,晃晃悠悠的走着,天色刚黑了一点,正好下了山。

    周遭还是那么冷清,没什么人家,只有那个老鳏夫的小院,孤零零的戳在对面。俩人背着包,胳膊和腿上带着一道道的划痕,脚下是坑洼不平的土路。

    此处比山中更静,市区的喧嚣完全被掩盖,闻不到一丝热闹。

    走着走着,只觉天光愈暗。顾玙抬眼望去,见那穹顶如墨,倾盆笼罩,只一轮明月孤悬在夜空之中。

    他忽问:“你说,上面有仙人么?”

    “上面只有石头和石头坑。”小斋也抬着头。

    “那我们现在,在干什么呢?”

    他有些不确定,这历史长河千年演变,如今科学这么达,单单一个登月计划,就把所有的大神话轰杀干净。

    “我们?”

    小斋却毫不犹豫,笑道:“当然在开创未来啊!”

    …………

    他们下山之后,便找了家诊所简单处理。幸好那荆棘没有毒,涂了药水也就ok了。

    顾玙之前没有订房,因为不知啥时候能结束,这会才跑到酒店,要了一个标准间。俩人都不怎么饿,直接上楼。

    他在走廊等了一会,小斋先进去换了身衣裳。

    白T恤,宽松的休闲裤,踩着两只凉拖。她个子那么高,腿又长又直,皮肤也好,但从不露腿,不穿丝袜,更没有勒得紧紧的打底裤。

    顾玙见了几次面,下装就没有短到膝盖以上的。

    而此时,俩人正坐在沙上,这一天算是有惊无险,回到人世间,心情都很放松。随便聊了几句,小斋就拽过背包,翻出那几份资料,道:“你先看看,然后再说。”

    “这什么?”

    他接过一瞧,先注意到了红笔标注,问:“这个是时间?”

    “嗯,我按时间分成了四个阶段。”

    “哦……”

    他点点头,便捧着在灯下细读。

    那第一份文稿,从年代上看,应是两千二百多年前的先秦时期。而文稿开篇的第一句话,就令他心中一跳:

    “余闻上古有真人者,提挈天地,把握阴阳,呼**气,独立守神,肌肉若一,故能寿敝天地,无有终时,此其道生……”

    顾玙不禁抬头,看了看小斋。姑娘握着自己的白瓷杯子,一口一口的喝着水,视而不见。

    他想问,又生生忍住,继续往下。

    ……

    话说小斋梳理的,是整个道法体系的展脉络。

    我们现在一提起来,就是全真、正一两派,全真修内丹,正一修符箓,似乎别无他法。其实不然,在唐以前,很少有关于内丹的记载。

    小斋以先秦为线,划分了第一个阶段,称为上古时期。其中又包含两部分,春秋前和春秋后。

    春秋前没有仙道的说法,只有人道。天行天道,地行地道,人行人道。天地因人而生,大道为人所用。

    人道有四种,真、至、神、圣。

    真人脱三界,可立身永恒,坐视宇宙生灭,后世称为天仙。

    至人在天地之内,脱寿限,能长生久视,后世称为地仙。

    神人形神俱妙,虽未必免于夭亡,然得寿千百,后世称为神仙。

    圣人提携精气,养形全生,可尽人寿,后世称为人仙。

    另有一种特殊的,修元神而不死,可白昼显形,化物为身,有地仙境界,无地仙之体,后世称为鬼仙。

    而到了春秋后,仙道兴起,人道衰落,部分失传,部分隐入民间,又分散到仙家手中。两相杂糅,从而衍生出一系列道法,如剑仙法、阴仙法、存神炼气法等等。

    这个时期,修炼仍以**长生,形神俱妙为上。

    此部分的资料甚少,小斋只是旁证引用,猜测居多,但她着重说明了一点:所谓大道至简,上古修士的修炼方法极其简单,绝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第二个阶段,是一千七百多年前,叫古仙时期。

    道法进一步衰败,辟谷和食气成了修行的主要手段。有道经记载:“食草者善走而愚,食肉者多力而悍,食谷者智而不寿,食气者神明不死。”

    另有典籍描述:“该人能含枣核,不食可至五年十年。又能结气不息,身不动摇,状若死人,可至百日半年。”

    简单讲,就是不吃东西,以天地灵气为食。

    虽然较上古衰弱、繁琐,但仍属正统。修行者可寿命数百,容貌年轻,少有老相。大能者,可肉身成圣,白日飞升,连至鸡犬升天。

    而同样的,也是这个阶段,外丹术开始渐渐冒头。

    外丹,即炼丹术。有《太清金液神丹经》三卷,强调唯有服食金丹,才能与天相毕,长生不老。

    这种论调,就与人道的体系完全相悖。

    但更奇怪的是,到汉末时,有个叫魏伯阳的家伙写了本《周易参同契》,次系统阐述了内丹、外丹理论。

    不仅如此,他还将内丹之外的一切道法,皆斥为异端,称其“悖逆失枢机”,是不得长生的旁门小法。

    (快点快点,祝我生日快乐!)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