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六十章 山谷
    一般来说呢,胖子的性格都很和顺,哪怕你捏捏他的肚腩也不会生气。那胖松鼠也是胖子,脾气一向温善,少有咋咋呼呼的时候。

    不过现在,松鼠蹲在俩人跟前,毛乍起,双目圆瞪,带着几分怒意。

    “咝咝!”

    青蛇反倒很嗨皮,屁颠颠的游过去,一吐一吐的特欠揍。胖兄瞄了它一眼,似乎明白这货已经被收编,随手给了一爪子。

    “咝!”

    青蛇早有防备,立时滑到一边,继续得瑟。松鼠却不再理会,只盯着顾玙一人。

    “该你了。”

    小斋戳在一旁,示意他快点解决。他也没办法,只好蹲下身,试探道:“胖兄,能不能让个路?”

    “……”

    “明天给你带好吃的。”

    “……”

    “我真的有事,你别闹了好不好?”

    “……”

    不管他怎么说,松鼠始终一动不动。

    眼瞅着场面尴尬,顾玙干脆一躬到底,诚恳道:“胖兄,我有今天都是托你的福,不该让你为难。但此事重大,利害甚多,我必须过去,还请行个方便。”

    说罢,他就保持鞠躬的方式,竟也一动不动。

    一人一鼠就这么僵持着,仿佛过了好久,松鼠的眼神终于软化,似闪过一丝无奈,吱吱叫了两声,扭身就窜上了树。

    “胖兄!”

    他急忙唤道,对方没有回应,像是真气了。而他又望了片刻,遂收回目光,叹道:“走吧!”

    “你倒是有趣。”小斋看了半天戏,重新背上包。

    “它是我朋友,虽然很皮,但也很懂事,拦着我一定有原因,我总不能强行闯过去。”顾玙理所当然的样子。

    “呵……”

    小斋弯了弯嘴角,不知是赞同还是戏谑。

    没了松鼠拦路,俩人加快度,直奔那谷地而去。这段路他也没来过,只觉植被原始,未经半点开。

    之前封山巡查的那帮人,或许见此地险恶,也就偷懒略过了。

    “沙沙!”

    “沙沙!”

    顾玙照例在前,觉得那枝叶越来越密,行至半途,几乎不可见路。他用不着开山刀,咔嚓咔嚓的一通乱折,硬生生趟出一条路来。

    约走了半个小时,俩人明显感觉坡度下缓,地势愈沉。

    再看四周,高大的树木不知不觉变成了低矮灌木,另有荆棘丛生,杂乱密布,棘刺的颜色有些黑,透着一股阴森诡异。

    “这是什么地方?”

    “高树稀少,怎么还这么暗?”

    “嗡嗡嗡!”

    俩人正停步观察,忽听一阵细响,却是飞来几只古怪的黑虫,直奔小斋。

    “啪!”

    伏在她肩头的青蛇见状,顿时尾巴一甩,一下就抽掉大半。

    而小斋右手探出,又极快的缩回,指尖也夹了一只。她可不嫌恶心,捏在手里细瞧,奇道:“这蚊子也太大了?”

    “应该是变异的,不知道数量多不多,看这片环境,可能连习性都改……”顾玙也凑过来,刚说了两句,突然面色一变,牵起她的手就跑:“快走!”

    “什么?”

    她莫名其妙,结果下一秒,眼睛瞬间睁大。

    “嗡嗡嗡!”

    “嗡嗡嗡!”

    只见一片一片的黑雾从暗影中涌出,每一片都挤压着上百只黑蚊,翅膀齐振,口器嚣张,散着一股令人作呕的腐臭味。

    “你这大预言术可以啊,现在都出来了,你不查查数么?”

    “都特么这时候了,你还有功夫吐槽?”

    俩人一边斗着嘴,一边撒腿狂奔。谁也不用怀疑,如果被黑雾困住,分分钟就被吸成人皮。

    “嗡嗡嗡!”

    而蚊群见他们逃走,翅膀震动的更加急促,许是很久没见过鲜活血肉,那密密麻麻的复眼中竟带着强烈的饥渴和吞噬欲。

    “呼!”

    “咯咯!”

    似风吹似诡笑的声音从耳边掠过,俩人头都不敢回,玩了命的往前跑,同时还得注意脚下。那地面全是**的叶子和烂藤,都化作泥泞样的东西,一不小心就会陷进去。

    “这边!这边!”

    顾玙慌而不乱,比较冷静的辨认着方向。而他刚喊出来,又猛地听小斋提醒:

    “前面!”

    “啊?”

    他下意识一抬眼,卧槽,顿时骂娘!好死不死的正有一小片黑蚊堵住了去路。

    “散开!”

    顾玙是真急了,啪的一挥手,一股灵力荡着波动,毫无保留的笼罩了前方。那一片黑蚊齐齐僵直,就跟当机了一样,噼里啪啦的掉落在地。

    而他体内的灵气抽之一空,脚步骤然踉跄。

    “小心!”

    小斋连忙稳住,手顺势一带,就变成了自己在前领路。如此这般,俩人相互借力,跑了不知多久,终于险之又险的冲出了荆棘林。

    他们不敢放松,立时回头,只见来路被层林遮住,蚊群已汇成了一片庞大的黑雾停在半空,距血肉仅有十步之隔,正不甘心的疯狂躁动。

    “呼……”

    顾玙这才松了口气,后怕道:“还好习性已变,不敢轻易出来。”

    “可别,你这嘴自带FLag,指不定它们就出来了。”

    小斋说着,却仔细看了看对方状况,胳膊上被划开一道道血痕,别的倒无大碍,遂问:“怎么样,还能走么?”

    “没事,就算歇也不能在这歇。”

    于是乎,俩人接着前行。谁也没提刚才牵手的事儿,该矫情的时候矫情,该洒脱的时候洒脱,这才是江湖儿女。

    整段路程似乎分成了三部分,中间是凶险的荆棘林,头尾都是缓冲地段。他们又走了半小时,总算拨开最后一层屏障,只觉眼前一晃,好似天光大亮。

    “这是……”

    俩人都有些愣,原以为是穷沼恶泽,毒虫满布,谁想却是风光霁月,秀谷浅滩。

    眼前这一番景象,分明是座清丽的小山谷,四周群山环绕,两道河水呈鱼形交叉,中间冲刷出一块平地。而平地上,生着一棵极为苍翠的大树。

    “过去看看。”

    小斋刚要抬脚,却见顾玙一动不动,不由问:“怎么了?”

    “这里的灵气浓度……”

    他又深呼吸了一口,确定道:“没错,是我见过最强烈的。”

    “说具体点。”

    “如果盛天的浓度是零,五道河是一,凤凰山是二……”

    顾玙眼睛亮,带着一丝亢奋,道:“那这里就是五,是山上的两倍还多。”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