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五十六章 伴月香
    “找到了么?”

    “还没,一直不接电话。”

    “哦,那你先去吧。”

    曾奶奶问了两句,就打走了孙子,回到里面小厅。屋内坐着四人,都是年岁相当的老人家,看着很普通,但神色间自带着一股久经沙场的阅历和威严。

    “我说你到底干嘛呢,这一会出去两趟了?”

    雷老头关系最好,说话也没着没管,抱怨道:“好容易你做东,非得到这个破地方,来就来吧,你还不理人……”

    “行了行了,不爱听你唠叨!”

    肖老头喜欢跟他呛声,挥手打断,又转向曾奶奶:“可有什么麻烦事?”

    “没有,就是想请一位小朋友,现在找不着人。”老太太笑道。

    “哦?”

    此话一出,比较安静的张、孙也不禁好奇,纷纷道:

    “就是你说的那个小顾?”

    “你可是把他夸得天花乱坠啊,一会来了不中用,你可就丢脸喽。”

    “这话说的早,人家还不一定来呢。好了,不提这个……”

    老太太给各位斟了茶,随后话题一转,开始谈些近来的政策变动和市场环境。那四人也热络许多,一时气氛热闹。

    这才是夏茗会的主要目的,现在的商人们,凡是有点雄心的都想多领域展。这五人各有各的起家,如今都是大集团,自然要深度合作,实现共赢。

    几个老人就跟小孩一样,半斗嘴半正经。谈不多时,曾月薇忽敲门进来,道:“奶奶,联系上了,说是晚上过来。”

    “小顾干什么呢?”

    “他没讲,好像挺忙的。”

    “行,那我知道了。”

    待曾月薇退下,雷老头先表示不满,哼道:“架子可真够大的!”

    “有本事的不叫架子大,叫抬身份。”肖老头照旧抬杠。

    孙老则笑道:“呵,你这个小朋友还真特别。”

    “是啊,现在的年轻人都挺个性的。”张老接道。

    “……”

    曾奶奶能说什么呢?几个老朋友貌似随和,但坐在这个位置上,难免有些脾气和骄凛。一个制香师而已,连番邀请还如此拖延,就有点不识好歹了。

    不过也难怪,他们没亲身体会过……

    老太太轻轻摇头,端起茶抿了一口。

    而与此同时,在外面的大厅和庭院里,一票年轻人也在积极交际。雷子明性格豪爽,家势最强,俨然是核心人物。

    这会儿,他就拉着一个妹子给众人介绍:“来来来,都认识下,这是肖叔叔的侄女,刚从国外回来,人家可是高材生。”

    “大家好,我叫肖媛媛,初来乍到还请多多关照。”

    那女生身材纤瘦,相貌可爱,看着学生气十足。众人却不敢小觑,能被带来这个聚会的,肯定是家族的杰出后辈。

    肖媛媛言语不多,但极有谈话技巧,不多时就跟大家打成一片。在场的女生很少,她各处聊了一会,自然就找上了曾月薇。

    “薇薇姐,我早就听子明哥说过你,今天终于见到了,果然好漂亮!”她态度真切,感觉特诚恳。

    曾月薇就呵呵了,我法眼一开就看出你是个绿茶婊,当即笑道:“哪里哪里,你这商学院的高材生一出来,我可是自愧不如呢。”

    “我哪比得上姐姐,你那么早就帮家里做事了,我顶多是只米虫。”

    肖媛媛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又问:“不知姐姐在公司负责什么?”

    “谈不上负责,主要是策划这一块。”

    “策划啊,那太好了!我想请姐姐帮个小忙……”

    她没等对方回应,便接着道:“我打算开个红酒吧,但各方面都不熟,能不能帮我参谋参谋?”

    “红酒吧?沙龙性质的么?”曾月薇一怔。

    “差不多吧,就是大家一起品品酒,聊聊天。”

    “哦……”

    曾月薇秒懂,大概是小型的私人会所,你可以在那里存酒,没事带女生来调**,装装逼什么的。

    她不好拒绝,便道:“那咱们留个电话吧,回去细谈。”

    “谢谢薇薇姐!”

    肖媛媛小嘴一咧,顺着杆子就往上爬,笑道:“你跟子明哥一块长大,那也就是我姐姐了,以后可要照顾我哦。”

    “呵,没问题!”

    曾月薇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八颗白牙露的特标准。

    …………

    一帮人说说聊聊,转眼间天色渐浓。

    五个老家伙谈了好久,才慢悠悠的出了小厅,脸上都带着笑意,应该成果不错。曾奶奶早请了厨子过来,做了好些素斋,摆满了饭厅、正厅和两侧偏厢。

    以往聚会,都是在会所,俱乐部或者别墅里。这可倒好,整个穷乡僻壤的破地方,连像样点的夜店都木有。

    小辈们抱怨连连,只是不好表现,纯当农家乐一日游了。

    五个老家伙吃过饭,又齐齐跑到了偏厢,屋内有案有茶。曾奶奶把木门敞开,正对着幽清的庭院,而抬头望去,却是一轮明月高悬。

    她严格遵照顾玙讲的,可旁人就不得劲了。

    雷老头扯着屁股底下的蒲团,怎么挪怎么不舒坦,不禁道:“你在山下住了几年,还真打算吃斋念佛了?”

    “就是,弄这个太别扭!以前可没这么多讲究。”肖老头难得没抬杠。

    曾奶奶懒得理,端着托盘放在檐下,那盘里摆着一只香炉,以及一整套工具。她亲自熏燃炭火,又搁上三颗伴月香。

    这一点上,大家都不吭声了。曾奶奶安利了半个多月,各种夸赞,他们还真想见识见识。熏香一般要两分钟左右,气味才会散开,结果等了一小会,愣是没味道。

    “不是过期了吧?”老雷忍不住道。

    “温度够么?我这有打火机。”老肖也凑趣。

    “……”

    老太太顿时有点虚,牛吹出去了,如果不给力,那就忒打脸了!她连忙上前查看,炭烧得好好的,温度也足,那为什么……

    咦?

    她一顿,忽闻到了一丝极淡极淡的香气,初以为是错觉,而后一吸鼻子,果然,气味出来了。

    不仅是她,稍远的四人也有所觉,纷纷凝神感受。那香气中似带着一缕清寒,清寒中又透着一抹微甜,两种感觉交融缠绕,自然通透。

    “……”

    四人对视一眼,暗暗点头。行家一出手,便可窥真章,光这招起手式,就足以称得上大家了。

    正这般想着,四人的神情又齐齐一变。因为那气息越来越浓,最后竟像实质了一般,在每人身侧滴溜溜的一转……

    直到此时,那蕴含其中的意象才彻底释放。

    “这是……”

    “这……”

    今夜不算冷的,五个人却猛地一颤,只觉毛孔细细的张开,莫名起了一层孤凉。这孤凉不在皮肉,不在心间,竟若在千里澄辉之外。

    五人不禁抬眼望去,见那明月皎如飞镜,银光洒在香炉上,缠绵着青烟,又一起飘到了庭院中。

    不知人间映了月宫,还是月宫映了人间。这小小的庭院玉露初零,金风未凛,青砖地上铺着银光倒影,宛如兔寒蟾冷,桂花霜白。

    “……”

    五人呆坐在旧古檐下,难以控制的涌出了一丝念想:

    一年无似此佳时。

    ……

    不知过了多久,那香气才渐渐淡去。

    几人回过神,眼底满是灯火阑珊,都觉得彼时太短,此夜太长。正叹息着,忽被一声细微的声响打断,抬头一瞧。

    “吱呀!”

    顾玙披着月光,推开了院门。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