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五十五章 夏茗会
    小斋带着青蛇回盛天了。

    白城这边毫不知情,算上倒霉的唐硕,已经有五个人被咬了。事件在网上愈加酵,媒体纷纷指责当地政府,甚至上级市也来问责。领导们焦头烂额,终于下决心封山,可惜注定无果。

    这阵风波起码得持续十来天,直到安全状况得到确认,才能慢慢平息。

    而对顾玙来讲,最大的收获无疑是小斋的身份,此前的种种疑惑也有了解释。比如她送给自己的黄花梨,还真是看出来的。

    价值十万呐,说送就送。

    之前莫老道现身,他顶多是惊讶,哦,这世上还有修行之人。但放到小斋身上,他却暗存了一丝欣喜。

    总说大道独行,至上无情,可真的很牛掰么?

    一个人修得长生,看这沧海桑田世事变幻,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没有伴侣,甚至没有爱恨喜乐……这种长生未免也太缺心眼了。

    七月中,雨后初晴。

    白城的空气本就很好,下过雨更是湿润润的,驱散了连日来的干燥暑气。这天一早,顾玙吃过饭,就提着两大袋东西到了曾家。

    这庭院被细雨浇润,显得愈清幽,尤其角落的一排葫芦架,正是开花育果的时候,一只只小葫芦悬在藤上,竟似青翠欲滴。

    顾玙看着有趣,不由稍稍停步。

    正在厅堂打扫的保姆抬眼现,立时唤道:“奶奶,小顾来了……你这孩子快进来,刚下完雨,院子里凉。”

    “张姐早!”

    他招呼了一声,迈步进屋。这保姆四十多岁,性情温善,熟了之后对自己多有关照。

    方坐下片刻,老太太就出了来,笑道:“我正练字呢,吃饭了么?”

    “吃了,您练的什么字?”

    “行草隶篆什么都敢写,反正不成气候。”

    老太太自黑一句,问:“小顾,你今天过来,可是香出窖了?”

    “嗯,昨天晚上刚取的,您看看。”

    他取出一个盒子递过去,曾奶奶打开一瞧,只见六颗浅白色的香丸躺在里面,龙眼大小,似泛着玉质般的光泽。

    没等她开口,顾玙又拎过一个大袋子,道:“这是贺先生和李先生送的,我最近比较忙,今天才一块拿过来,劳烦您物归原主。”

    “这个……”

    老太太略微惊讶,委婉道:“他们送的礼物,我拿去归还,有点不合适吧?”

    “呵,没关系,他们不会说什么。”

    顾玙笑的风轻云淡,老太太却心里一突,转而应道:“那好吧,我就先收着。”

    话说贺、李二人在那天的怪异举动,曾奶奶当然不会忽略。她在震惊的同时又不禁疑惑,这个年轻人究竟有什么本事,分分钟就让两位大佬低头?

    她是人精,纵然不知底细,但本着交好的原则,态度也更加亲近。老太太清楚俩人之间的纽带是制香,若不想联系断了,还得在这上面下功夫。

    所以她闻了闻香丸,引着话题问:“小顾,这个叫什么?”

    “这是伴月香,但我觉得矫情,您就随便叫吧。”

    “那如何熏法?”

    “月夜围炉,小火慢熏,最好有瓜有茶,还有三五好友。”

    顾玙拽了一句,跟着又不着调了,笑道:“当然不用刻意,只是衬个趣味。您看着电视,涮着火锅,也照样熏。”

    “哎哟,你这孩子……”

    老太太点了点他,蛮郑重的把香收好,又顿了顿,试探着道:“小顾,不瞒你说,过两天我有些老朋友要来,这个香就是在聚会上用的。你要是没事也来玩玩,薇薇、小飞他们都在。”

    “呃……”

    顾玙想了想,道:“我不知有没有时间,您当天通知我一声,我去不去都给您回个话。”

    “哦,那也好。”老太太不便强求。

    事情说完,他就起身告辞,走到院中却忽地一顿,道:“曾奶奶,我看您那小葫芦长得很好,能不能送我一只。”

    “尽管去摘,整条藤给你也没问题。”老太太一摆手。

    “呵,那就谢谢了。”

    说罢,这货就拐到葫芦架前,左挑右选,伸手摘了一只5cm长短的小葫芦。皮色干净,品形周正,上下肚差不多大小,行话叫“福禄齐”。

    上肚大下肚小的,则叫“福禄倒”;上肚小下肚大的最常见,叫正形。

    文玩葫芦多种多样,8cm以下的叫手捻葫芦。顾玙以前盘过一只,不小心弄丢了,这会也是心血来潮。

    别人盘葫芦,都是擦一层核桃油,然后用绒布蹭,久而久之,皮色就会由青变红,由红变紫。

    他玩葫芦,却打算用灵气滋养,没事捏在手里把玩,也能练习下灵气掌控。

    顾玙从曾家出来,就提着另一个袋子跑到附近的快递点。十五盒醒神香和七盒香丸的订单,他已经完成了第一批,今天便是邮递过去。

    曾月薇的朋友们家境富裕,那点钱不在话下,两万多的款已经转到网络钱包里,足够生活一段了。

    倘若莫老道听闻,一定会惊掉下巴,令自己高山仰止的人物还会为生活愁。

    在他看来,我有多大实力,我就享受多大的利益……这想法是对的。不过呢,或许正因如此,老道才迟迟突破不了。

    …………

    两日后,中午。

    一向安静的曾家忽然热闹起来,门外停着一水的小车,都是舒适低调不起眼的那种。以往只有曾奶奶和保姆两人,今天里里外外站了二十来个,也亏得房子够大。

    雷、肖、张、孙,再加上曾家,这五家一向交好。如今老辈的已经退休,二代在位,仍然维持着这种关系。

    五家有个不成文的约定,每半年一聚,轮流坐庄,这便是在盛天商圈颇有影响力的夏茗会和冬茗会。

    父母辈的不参与,就是长幼两代。那四家各带了子弟,曾家这边自然是曾月薇和曾书飞。

    而此刻,就在那葫芦架下,曾月薇正跟一个年轻男子聊得甚欢。那男子五官硬朗,身材高大,讲话也很爽快。

    他是雷家第三代,最受宠的一个,叫雷子明。自小就跟曾月薇一处玩耍,前几年出国,年初才回来。

    俩人正聊着,曾书飞忽凑了过来,张口就道:“接了么?”

    “没有,奶奶又问了?”

    “是啊!我打的也没接,这小子不知干嘛呢!”曾书飞一脸不爽。

    雷子明听了不禁好奇,问道:“你们找人么?”

    “嗯,新交的一个朋友,奶奶想请他过来。”

    “这么大的谱?老太太还得用请的?”他表情夸张。

    “……”

    曾月薇白了他一眼,道:“也不能这么说,那人就是有点奇怪,把握不住。”

    “哇,能从你嘴里说出这话,我还真想见识见识了!”雷子明倒来了兴趣。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