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五十三章 问询
    顾玙请小斋去家里,看似很冒昧,其实都知道,只是要找一个相对隐蔽的地方对对话。

    俩人叫了一辆出租车,起步价五块钱,转眼即到。当他们出现在凤凰集路口时,街坊邻居们简直奔走相告:小玙领个大姑娘回来了!

    好嘛!几乎一瞬间,门前院里,胡同巷口,甚至墙头上都挂着几个熊孩子。

    群众的热情是恐怖的,俩人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再遭受如此赤果果的视奸,以及没着没调的长舌八卦。

    “哎哟,这姑娘长得真俊,就是个头太显眼了。”

    “再矮一截正好,腿还那么细,胯骨也小。”

    “小玙上回不找个女朋友么?听说挺有钱的,还开跑车呢。”

    “啥女朋友,我都没看上!头花花绿绿的,一瞅就不是正经人。”

    “就是,这姑娘多好,模样也舒坦。”

    “……”

    顾玙的嘴角一路都在抽动,跟中风了一样,小斋特淡定,保持标准的淑女笑直到家中。

    小院红墙,三间瓦房,仍然安静静的戳在那里。若是不经常去农村,看到这种院子都会有些新奇,她的目光却很娴熟,还带着几分亲切。

    俩人进了门,小斋在厨房随便转了转,笑道:“你收拾的还挺干净。”

    “自己住,怎么也不能邋邋遢遢的。”

    “那边是什么?”她指着西屋问。

    “制香用的。”

    “哦……”

    她没说看,他也没说请,只一块进了主屋。

    小斋拉开背包,把新捉的宠物拎了出来。经过半天休息,青蛇已恢复了不少,一见光亮就“咝咝”吐着信子,看向主人的眼神充满敬畏,瞧向另一边又妥妥厌恶。

    切!

    顾玙可不稀罕,没干掉它就不错了,问:“你要带回盛天么?”

    “嗯。”

    “就在家里养?”

    “不然在哪儿?”

    小斋把蛇放在地上,拍了拍宛如翡翠雕刻般的脑袋,道:“自己玩去吧,别吓着人。”

    “咝咝!”

    青蛇似在回应,随即一拧身,不知游到了什么地方。

    “它,它……”

    顾玙始终没缓过来这个劲儿,小斋则往炕上一坐,两条大长腿直接拖地,笑道:“放心,它现在乖得很。”

    姑娘的状态特轻松,他却忐忑不安,心中有太多的疑虑,偏不知从何问起。

    纠结了半天,这货才憋出一句:“你懂怎么抓,哦不对……你懂怎么驭蛇?”

    “是啊。”

    “那你为什么要瞒我?”

    他是指在山上的时候,对方不讲明,以至让自己担心分神的事情。

    “你不也在瞒我么?”

    姑娘随口回了句,可听在顾玙耳朵里就完全不一样,丫差点跳了起来:“你果然知道!”

    “啊?”

    小斋一愣,一只眼睛写着“我知道有什么好奇怪的”,另一种眼睛写着“我知道但就是想调戏你又有什么好奇怪的”。

    “……”

    顾玙在这种看二傻子似的目光中败退,想想也是,自己藏了很多秘密没说,凭什么要求人家坦白?

    一瞬间,他忽然涌出一股强烈的挫败感:就像在喜欢的姑娘面前装逼装神秘,结果人家早看透了,一直是带着你玩。

    “这样吧……”

    小斋瞧他的德行,或许觉得不落忍,便道:“我们应该都有很多疑问,那就一个换一个,除涉及隐秘的必须作答,如何?”

    “可以。”

    他想了想,点头应道。

    “那你先来。”

    “好。”

    他也不客气,张口就问:“驭蛇是道法么?”

    “不算,只是一种技能。”

    小斋如实回答,也问:“你如何学的道法?”

    “我偶然救了胖兄,它摘给我一枚红果,我吃下便有了气感。跟你第一次见面那天,我夜宿五道河,又得了一件古物,里面便有道法。”

    顾玙答完,接着问:“你既然没有修道,那怎么察觉出我的?”

    “我在一本古书中看过相关记载,你各方面都很躺枪。何况你第二次拿来的香太拉风了,想不注意都很难。”

    小斋鄙视了下,问:“你在山上施展的是什么法术?”

    “可以不答么?”他犹豫了一下。

    “当然。”

    如此这般,俩人交流了半天。

    不过顾玙现,自己提问的,对方一两句就能搞定。对方提问的,自己要么说上好久,要么只能规避。

    都特么这时候了,你还在跟我玩套路……好吧,他绝不承认自己脑袋太笨。

    于是乎,又一次轮到他时,这货顿了几秒钟,方道:“呃,我想听听你的来历。”

    哟!

    小斋眨了眨眼,那意思是:终于学聪明了啊!

    她就没打算隐瞒,特爽快道:“我父母是盛天人,爷爷在农村,我自幼身体不好,被爷爷一手带大。我在村里认了个师父,是位高人,不仅调养好了身体,还学了不少东西。”

    “九十年前,政府和白云观举行大典,收录六十二家道门宗派,视为天下正统。但还有很多隐世门派不愿被招安,我师门便是其中之一。不过名字和渊源,我就不能相告了。”

    她保持一个坐姿可能有点累,干脆脱了鞋子,双腿一盘,冲椅子上的某人笑道:

    “我师门传承极为庞杂,但道法的部分已经流失,只留下一些微末伎俩,比如鉴木和驭蛇。师父临终遗愿,就是补全传承,一窥无上道法。我这两年收拢残卷古籍,一无所获,然后就遇到你了。”

    “……”

    顾玙沉默,有了莫老道打底,其实并不怎么惊讶,只是对这种事生在她的身上,一时有些接受不了。

    “咝咝!”

    正此时,忽闻细微声响,却是青蛇在外面浪了一圈,又颠颠跑了回来。

    “上来!”

    小斋把手一伸,蛇往上一窜,刚好缠住她的右臂,像极了一条精致翠绿的丝带。以青蛇的度和毒性,她若想怼人,那效果是杠杠的。

    顾玙见了,忍不住问:“你一直隐藏的很好,为什么突然就,就暴露了?”

    “一呢,我喜欢这蛇,想收了做宠物。”

    小斋一边逗弄,一边再度鄙视:“二呢,你这人太磨叽,我只好先捅破这层纸了。”

    “呃……”

    顾玙竟然无话可说,而随后,他又想到什么事情,张口就要讲。姑娘却十分不耐,打断道:“你已经问两个了,换我。”

    “哦,我忘了……你要问什么?”他不禁赦然。

    只见小斋盘坐在炕上,一脸的不爽:“什么时候吃饭,我饿了。”

    (单身狗们情人节快乐!!!!)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