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四十九章 团建
    打这事生之后,顾玙就委婉的劝过,能不能换个地方。但那帮人是典型的意识规避,既然定了凤凰山,那就是凤凰山。

    他也没办法,只能尽力保障安全。

    第二天早晨,在开往白城的山路上,一辆大巴正缓缓行驶。

    车里坐着二十多人,都很年轻,最长的也不过三十多岁。他们凌晨出,上车就开始睡,这会快到终点,又恢复了些精神。

    “小斋,你朋友在哪儿等着?”坐在最前面的一个女人,忽然回头问了句。

    “他在客运站,进市区就能看到。”江小斋应道。

    “嗯,一会就让他上来,人家也怪麻烦的。”女人道。

    她叫何珊,这个部门的主管,单身未嫁,最标准的都市白骨精。她的性格就是公私分明,工作上一丝不苟,私下却很好相处,颇有威望。

    何珊话音刚落,后面就有个声音接道:“就是,让咱们也看看,到底是不是帅哥?”

    开口的是个年轻妹子,长相漂亮,身材汹涌,只是说的有些刺耳。这人叫张晓茹,跟小斋同期进公司,无论人缘还是能力都差了一截,一直看对方不爽。

    她这一说,同事们纷纷起哄:

    “小斋,你们怎么认识的?”

    “他不会是你男朋友吧?”

    “不是男朋友也是蓝颜啊,你看她跟谁亲近过?”

    一片乱糟糟中,唯有个男子面色沉郁,待声音渐歇,忍不住插了一嘴:“小斋,你那朋友做什么工作的?”

    “他啊……应该算手艺人。”姑娘笑道。

    “手艺人多了,他是编草鞋还是画糖人?”

    没等姑娘回话,盼盼先不干了,道:“哎唐硕,你什么意思啊?编草鞋画糖人就低你一等了?”

    “哟,我可不敢,随便问问。”唐硕耸了耸肩,不再吭声。

    “……”

    同事们都撇撇嘴,丫对小斋的心思众所周知,这是有危机感了。

    大巴走了二十分钟,终于进了Bc市区,又行了一小段,便看见客运站的大楼。车停,门开,姑娘靠着车门一招手:“嗨!”

    刷!

    众人立马抻直脖子,齐刷刷的盯着门口,只见一只浅白干净的运动鞋踏上了台阶,随后轻巧的一踩,那人就像夏日的柔风般吹了上来。

    除了张晓茹和唐硕,余下瞬间变为娘家亲戚,赤果果的各种视奸。而某人别的不谈,外表分是杠杠的。

    片刻的沉默之后,有个家伙高声道:“哎哟,有缘千里来相会啊!”

    众人神配合,又起哄道:

    “抱一个!抱一个!”

    还有更逗比的,站起来使劲扑撸:“都转过去!少儿不宜啊!”

    “哈哈哈!”

    “……”

    顾玙冒出三条黑线,这都什么鬼同事?不过在小斋跟前,他得给人家挣面儿,大大方方的自我介绍:“我叫顾玙,是小斋的朋友,也是这两天的地陪兼导游,很高兴认识大家。”

    “帅哥你好!”

    “哇,声音也好听!”

    “哗哗哗!”

    好吧,也不知他们为毛鼓掌,总之看热闹不怕事大。还是何珊最正常,笑道:“我就叫你小顾了,这次麻烦你了。”

    “没事,都应该的。”

    说罢,他略略一瞧,寻思自己坐哪儿。而小斋往旁边一抬眼,这货顿了顿,特乖顺的挨着人家坐下。

    “噗……”

    盼盼捂着嘴,在另一边憋出内伤。

    ……

    大巴来到一家叫假日山庄的酒店,环境不错,价格便宜。

    二十六个人分了十三间房,这会是八点半,何珊就给了一个小时休整,九点半集合登山。

    房间内,小斋和盼盼正整理衣物,忽听敲门声响。盼盼过去开门,却是顾玙戳在外面,问:“没打扰你们吧?”

    “当然没有,进来进来!”

    “哦,我听说你们没吃饭,就拿了点吃的。”他拎着一个塑料袋。

    “听说?嗯哼!”

    盼盼瞄了小斋一眼,一把接过袋子,见里面是两棒玉米,两个茶叶蛋,还有两杯热豆浆,笑道:“谢谢啊,你还挺周到的。”

    她在车上啃了饼干,但吃货的属性就是不能辜负食物,颠颠往沙上一歪,就开始剥鸡蛋。

    顾玙站在哪儿随意一扫,看床上扔着两件粉色的,蕾丝的,半透明的……扑!还没等回过味,就有半床被子甩过去,刚好盖住。

    小斋随手遮了盼盼的羞,又把自己的衣物整理好,这才笑问:“最近上山了么?”

    “没,现在订单越来越多,如果稳定的话,我想以后就不摆摊了。”

    “嗯,挺好的。”

    说着她也拈起一只鸡蛋,轻轻磕了磕,再用手指一捏,壳就裂了一大块。很多女生都爱留指甲,但她的手清清爽爽,显得好看又干净。

    盼盼完全不理他们说什么,几口就吞掉了茶叶蛋,大呼小叫道:“这个真好吃,你在哪儿买的?”

    “我自己做的。”

    “哇,大神啊!加分加分!”妹子惊为天人。

    “呃……”

    他汗了汗。

    人家俩姑娘的房间,不好多留,又聊了几句便暂且告辞。一晃眼到了九点半,众人吃的吃歇的歇,都准时集合。

    二十多人挤在大堂,何珊先讲了一番,顾玙也嘱咐道:“大家都听说蛇咬人的事儿了,所以还是有一定危险的。现在山上很紧,有不少人巡逻,一会你们就跟着我。山里野道特多,千万别自己走,注意安全。”

    “那有什么意思,我还想徒步穿越呢!”唐硕挑刺道。

    “……”

    顾玙瞅了瞅他,觉着这货的智商比较抽象,根本懒得理,遂招呼大家出。唐硕被堂而皇之的pass掉,脸色变幻不定,愈敌视。

    …………

    大概所有的领导都是一个德行,既清楚问题存在,又舍不得眼前利益。

    捕蛇便是如此,如今连警察都伤了,事态瞬间升级。但他们不想封山禁客,一边卖着门票,一边狂增人手加以安保。

    固然让一些人望而却步,但某些游客也兴趣大增,甚至专程前来,就为了见识见识那条蛇。

    就像顾玙带的这帮人,起码有三个以上,都特么搁哪儿跃跃欲试。他看着特头疼,就是在城市呆久了,不晓得啥叫危险,纯属惯的。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