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四十六章 事故
    中考过后,便是七月。

    按旅游季来说,从五月份起直到十一月前,都是火热火热的旺季。尤其是学生群体,一放暑假,简直蝗虫一样的四处浪荡。

    从盛天往东南来,第一块大区域便是白城的山水,以凤凰山为中心,将红河谷的飘流、青溪镇的水洞、小汤沟的温泉、河口镇的桃花等十几处景点囊括其中,构成了一条繁忙多彩的旅游线路。

    而第二块大区域,则是从河口镇起,延伸到海边的东云市,不过那就是另一番景致了。

    话说旅游业开放了几十年,早就成了一套固定体系。这七月一到,数不清的农家院和相关行业都愈躁动,准备大干一票。

    七月二日,晴。

    半山腰的休息区内,已是游人往来,气氛喧嚷。各家摊贩都使足了力气吆喝,有的还接上音箱放起了乡村重金属,就为了多吸引一点客人。

    “黄瓜,刚摘的旱黄瓜,一块钱一根了!”

    “都是自家种的,绝对绿色食品,还有水灵灵的西红柿,快来买啊!”

    一处摊位前,方晴正扯着脖子吆喝,脚下摆着几个土筐,里面的蔬菜已经去了一半,显然生意极好。

    方叔就在隔壁,支个炉子哧啦哧啦的烤鱿鱼,不时往这边瞄一眼。

    小姑娘考完了试,入学之前都会闲着,索性帮家里分担一些。那脆生生的声音十分勾人,客人一波接着一波,孩子嘴又甜,筐里的东西刷刷往下减。

    一口气忙了好久,方晴才得空坐下,捡起一只有点破皮的西红柿,miamia的就开始啃。

    “给,饿了吧?”

    方叔那边递过来一串鱿鱼,颇为欣慰,道:“幸亏你跟过来了,不然我真忙活不开。”

    “爸,你也歇歇吧,这会人少了。”小姑娘笑道。

    “诶诶,好。”

    方叔也坐下,扯条毛巾擦了擦汗。

    方晴一口西红柿,一口鱿鱼,吃得劲劲儿的,问:“哎爸,现在生意这么好,哥怎么不来摆摊了?”

    “说是卖香呢,好像买的人还不少,以后可能就不摆摊了。”

    方叔瞧着自家女儿,不禁叹道:“你哥那人啊,瞅着闷头不响的,其实主意特正。自打老爷子没了,都是他一步步扛过来的。咱说有本事的人,啥时候都不能差,你看这才两年多,人家又起来了。所以晴晴,你还是得念好书,念书才能有出息……”

    “行了行了,你一天说八遍累不累?”

    小姑娘前面还挺认真,后面就蛋疼。老爸啥都好,就是憋着法的爱教育人,念书啊,念书啊!拜托,她当然知道念书好,可自身条件有限嘛!

    这次靠顾玙帮忙,才算过了中考关,但还有高考呢,还有考大学呢,那竞争更激烈。她瞧着嘻嘻哈哈的,实际想的特多。

    “……”

    一时间,父女俩不吭声,都拿着东西默默吃着。

    …………

    这个休息区四通八达,上下左右都有岔路。左边是条小径,走十分钟会到达一处平台,能看到对面的山峰,上半部像个人,下半部像只蛤蟆。

    这叫仙人钓蟾。

    而右边,则是条宽敞大道,通向凤凰山仅有的一家庙宇,紫阳观。

    游客高峰过去之后,摊贩们悠闲了许多,重金属也停了下来。方家父女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就在此时,忽听一阵吵杂声传来,正是紫阳观的方向。

    “嚷嚷什么呢?”

    “怎么回事?”

    “是不是打架了?”

    摊贩纷纷起身,抻着脖子往那边望。有个家伙最事儿逼,颠颠过去看热闹,一会跑回来报信:“卧槽!有人被蛇咬了!”

    “真的假的,这年头还有蛇?”

    “哎哟,那得去看看。”

    一语落地,五六个人都跳了起来,方叔也架不住好奇心,道:“你搁这呆着,我去瞅瞅。”

    说着,几人跑到右边的大道上,只见一个男子躺在地上,身边伏着个女人哭哭啼啼,周遭围着吃瓜群众,哇啦哇啦的给建议:

    “给管理处打电话吧,让他们赶紧上来!”

    “管理处没用啊,报警吧!”

    “报警有个毛用,叫救护车啊!”

    方叔挤到跟前一瞧,好家伙,那哥们双眼紧闭,面色惨白,右腿上一处伤痕,已是紫黑紫黑的。

    他忍不住吼道:“别特么哭了,这人都快不行了,赶紧找管理处!”

    “我给老李打,你们都散散,别围着!”

    “老方,我去观里问问!”

    要不咋说城里人娇贵呢,这档口还是山民给力,立马分成两伙,一伙帮忙照看,一伙撒开腿就往观里跑。

    很快到了山门,把情况一说,小道士也吓了一跳,连忙进去禀报。

    话说北方的道观多属全真,南方多属正一,紫阳观也是全真支脉。百年前的支脉还能分衍立宗,自成一派,但从道教协会归属政府之后,就再无新派新宗。

    紫阳观的当代观主叫陈秋林,十五岁出家,二十岁冠巾,如今才三十多岁。所谓冠巾,就是全真弟子成为正式道士的仪式,正一派则叫传度。

    此人头脑精明,颇有商业细胞,短短数年就将收入翻了一番。

    这会儿,他正在后院跟莫老道下棋,就见小道士慌慌张张的跑来:“观主,有个游客被蛇咬了,就在外面!”

    “什么?”

    陈秋林嗖地起身,第一个反应是,可千万别死,连累到自己名声,忙问:“那人怎么样了?”

    “不太好,他们问有没有什么草药。”

    “我哪里有草药,就算有也……”

    “啪!”

    莫老道懒得听,将棋子一扔:“算了,我去看看。”

    “啊?那就多谢师叔了!”

    陈秋林转忧为喜,他清楚对方的医术,连忙施礼拜谢。

    说罢,几人到了外边,那哥们还pia在地上。

    莫老道诊了诊脉,先喂了粒药丸,又取出针包施救。眨眼间,那哥们身上、腿上已经插了十几根银针,最后,他又拈着一根三棱长针插进某个位置,只听噗的一声,黑血直流。

    “唔……”

    女人完全吓傻了,捂着嘴不敢吭声。折腾好半天,老道才松了口气:“这毒性厉害,不过命是保住了。”

    “谢谢道长!谢谢道长!”

    女人恨不得跪地磕头,嗓子都有些变声,而紧跟着,又有人大喊:“来了来了!让一让!”

    随着话音,管理处的一个小领导凑到跟前,急得也满头大汗。那女人立马来了精神,疯婆子似的骂道:“什么特么破景区,我去过那么多地方就没听被蛇咬的!”

    “我老公真出点什么事儿,你们赔得起么?”

    “你先冷静一下。”

    “我冷静什么我,你们自己疏忽还有理了?”

    “行了!还救不救人了?”

    小领导吼了一声,又道:“谁搭把手,帮忙抬到缆车站?”

    “来来来!”

    方叔是热心肠,招呼几个爷们,麻溜给抬了过去。

    他们一顿杂乱,莫老道就不管了,只是有点好奇,问:“这山上的蛇虫很多么?”

    “以前很多,开的时候清除过一遍,我也多年没见过蛇咬人了。”陈秋林应道。

    “哦……”

    老道点点头,不愿看众人吵闹,自转去后院。

    约莫一小时后,那哥们被送到了医院。由于性命无碍,只需后续处理,当然有一点还得搞清楚。

    “你们看清那条蛇了么?”

    “我们刚从观里出来,就感觉路边有个东西,还没等看呢,我老公就被咬了……好像,好像是条青蛇。”女人道。

    “青蛇?”

    那医生挠头,这个太笼统了,确认不了什么种类。而且关外多是短尾蝮、岩栖蝮、野鸡脖子,以及一些海蛇,体色全青的蛇极为稀少。

    他们这边迷迷糊糊,那边小领导也忙着跟上级汇报。

    游客在景区出了事,赔肯定要陪,就是数额多少。还有舆论方面,纸媒还能沟通沟通,微博朋友圈怎么管?

    黄金季刚起头,咔嚓就给了一棒子。苦逼啊!

    (33章放出来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