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四十四章 熊孩子
    老道的问题就是自己拎不清,得了建议又不甘心,以为前辈有所保留,更决意要在此盘桓。

    他是无量观观主,但观主是不理事的,底下有监院一名,以及客、寮、库、帐、经、典、堂、号八大执事,根本用不着操心。

    也就是说,他在这耗上十天半个月都没问题,巴巴表示要去凤凰山上的紫阳观挂单,以便跟前辈交流请教。

    请教你妹啊!

    有你这么个家伙在山上蹲点,我还怎么修炼?顾玙脑仁都疼,这人脸皮太厚,就一副死乞白赖的扑街德行,没辙。

    好容易打走老道,顾玙缓缓心神,又开始忙着制香。

    话说曾月薇的朋友都很给力,接连订了十五盒醒神香和七盒香丸。按她建议的价格,线香一千二,香丸四百,这一票能赚两万多。

    只是枯燥了点,一共九百支线香,都特么能搓出火球了。

    当初摆摊是迫不得已,现在有更好的营生,自然就转了心思。这只是第一拨,如果订香的客户很稳定,以后也就告别小商贩了。

    对他而言,所谓的贺天贺尊已经是过去式了,结果第二天,就给丫来了个惊喜。

    次日,上午。

    顾玙晨练完毕,顺便去市场买了点菜,晃晃悠悠的拎回来。刚拐过巷口,就见三个家伙在大门前徘徊,看他露面,齐齐唤了声:“顾先生!”

    他一瞧,为那个好像是贺尊的贴身马仔,正疑惑间,便听那人道:“贺董和李董为了表示歉意,专程派我们过来。这是他们的一点心意,您一定收下!”

    “啊?”

    “别愣着,赶紧送进去!快点!快点!”

    “哎哎,等会儿……”

    没等他制止,另俩人捧着东西就进了院,简直神。

    那人也躬了躬身,道:“顾先生,您别难为我们,我们就是跑腿办事的,您要是不收,我们都没好果子吃……那就这样,我们先走了!”

    得,人家七嚓咔嚓的说完,又七嚓咔嚓的抬屁股滚蛋,连点反应时间都不给。

    “……”

    顾玙懵逼了半天,才进院绕着那堆礼品转了两圈。其实也不算多,一共六个盒子,有大有小,在房门口堆着极为显眼。

    “哟,小顾,今儿啥日子买这么多东西?”

    怕什么就来什么,正赶上有个街坊路过,抻脖子就喊了一句。

    “呃,朋友送的,朋友送的!”

    他汗了汗,手慌脚乱的搬进屋,架不住好奇拆开一看,嗬!

    先是个小摆件,应该是沉香雕的,做成一艘孤舟的样子。还有一块双鱼玉佩,圆润剔透,一瞅就是上品。以这两件为主,剩下的都是杂七杂八的东西。

    贺、李的心思很到位,有价值又不算太贵重,甚至还有两张实惠的购物卡。一张是白城商场,一张是盛天商场,不晓得有多少钱,但肯定不会差。

    他们送东西来,无非是讨好献人情。你收了,就会再送,久而久之,自然建立起一种固定的供应关系。等他们有需求,或者遇到麻烦时,你好意思不管么?

    所以顾玙一个个的重新装好,往墙角一归拢,准备哪天托曾家归还。

    搞定这些,他又上了会网,看时间差不多就进到厨房,利索的摘菜洗菜。

    今天方晴就考完试了,中午会过来吃饭。小姑娘挥不错,方叔方婶就放了心,加上白天有活,便让他暂为照顾。

    顾玙特意买了两斤五花肉,正经的黑毛笨猪,先扔锅里焯透,再捞出来切块。然后烧油锅,冰糖翻炒,老抽上色,水开加黄酒、姜片、八角和树椒。

    大火改中火,慢慢熬炖。

    二十分钟,香气扑鼻,四十分钟,加鹌鹑蛋和胡萝卜块。再等十分钟,旺火收汁。时间掐得刚刚好,他这边装盘,那边就听小姑娘喊:“哥,我回来了!”

    “哇,好香啊!”

    方晴一进屋,就抽了抽鼻子:“哥,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我妈都不给我做红烧肉。”

    “你妈怕你胖啊。”

    顾玙笑着摆桌上菜,除了这盘红烧肉焖蛋,还有道什锦捞拌,一荤一素。他盛了两碗饭,坐下问:“这科怎么样?”

    “这科最容易,都是背诵题。”小姑娘信心满满。

    “哟,瞧你这样子,一高都有希望了?”他笑道。

    “嘻嘻,一高还差点,反正不用去技校啦!”

    方晴甩掉了一个大包袱,也是很嗨皮,巴拉巴拉的各种絮叨:“咱们班学习最好那个,今天考完都哭了,哎哟,就在校门口抱着他妈……什么心理素质啊,还没我强呢!”

    “还有那个林俊龙,今天干脆就弃考了,一想就不怎么样。”

    “那他还去打工么?”顾玙问。

    “肯定去啊!考试之前我问过了,他说有个叔叔在盛天开修车店,一个月能给他五百吧。”

    “就那么点?”

    “一个学徒工能有多少,慢慢涨呗。”

    “那倒也是。“

    俩人边吃边聊,一盘子红烧肉全部消灭,捞拌也剩了点汤底。

    顾玙收桌子洗碗,方晴吃饱了撑的到处瞎转,一抹身就瞄见那堆礼品,问道:“哥,这堆是什么?”

    “给别人的,你别乱动。”

    “哥,这个小葫芦是什么?”

    “烧香用的。”

    “哥,这对手串啥时候买的?”

    “晴晴,你没事就玩会电脑吧?”他头疼。

    “哦!”

    方晴一屁股坐下,用鼠标一滑,顿时显出屏幕,右下角还有个聊天软件的缩小标志。

    她贼头贼脑的点了一下,那软件刚刚放大,就传来滴滴的提示音。小姑娘吓得一哆嗦,还好顾玙在外面洗碗,听到也以为是她自己在玩。

    方晴良心不安啊,本想关掉,可一瞄那头像:咦?竟然是特别关注的。

    “啧啧,骚动的荷尔蒙啊!”

    她特了解这位哥哥,一般不会做那种无聊的事情,这就说明很在乎对方。

    俗话说,少女害死全世界。她转了转眼珠,紧张又迅的戳中头像,立马弹出一个对话框,写着三个大字:“干嘛呢?”

    方晴也是网瘾咖,套路精儿精儿的,噼里啪啦就敲了过去:“刚吃完饭,你呢?”

    “我准备开会呢,部门团建,研究去哪儿玩。”

    “……”

    熊孩子不懂团建是神马,但不妨碍她熊,福至心灵的就回道:“那来凤凰山啊,又近又好玩。”

    “……”

    那边似乎沉默了下,隔了几秒钟,才来了一句:

    “你是谁?”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