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四十三章 了解
    莫老道对南宗还是很有归属感的,没说出改换门庭拜师学艺的话来。即便如此,顾玙也吓了一跳,连忙扶起对方:“你先起来!”

    “前辈……”

    “行了行了,进去再说!”

    这人来人往的,一个老头给自己下跪算怎么回事?他边吐槽边领着进屋,结果刚迈进卧室,那老道双膝一曲,又特么要整事儿。

    他右手一挥,一股气劲便将其托住,尴尬的卡在半空,皱眉道:“你有话直说,别弄这套。”

    “是是是……”

    老道腆着脸笑了两声,自己找个板凳坐下,道:“贺、李二人已经返回盛天,我同他们细细说过,您放心,绝不会再找您的麻烦。”

    “那你怎么没回去?”顾玙不置可否。

    “我打算在白城盘桓几天,就为了请前辈指教。”他微伏一礼。

    这老道之前算是敌人,但毕竟没做出什么举动,现在也相当知趣。顾玙对他没什么恶感,只是自己的情况自己清楚,便婉拒道:“指教不敢当,看你的年龄想必修行已久,自然见多识广,我远远不及。”

    “前辈!”

    对方有点急了,道:“我五岁修行,至今七十年,不敢说心无旁骛,也称得上刻苦勤勉。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得见真仙,只要您让我一窥妙法,无论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这个……”

    顾玙瞧他神情真切,不由在心中转了两转,笑道:“那这样,你别说什么指教,我也别谈什么条件,我们就当交流认证一下。”

    老道是人精,顿时听出话中意味,忙道:“如此甚好,前辈若有什么疑惑,我一定知无不言。”

    “呵,那就好。”

    既然要长谈,顾玙就关了门窗,又倒了两杯白水。他现在最缺的就是体系、理论以及一些基础知识,所以酝酿片刻,开口问:“道长传自哪一脉?”

    “全真南宗,祖师为紫虚真人。”

    “我看过一些杂书,好像道教分很多个派别,能不能详细说说?”

    “当然可以。”

    对方抿了口水,又道:“道门传承已有两千多年,全盛时有五大宗派,分支过百。不过很多宗派已然无存,现只余正一、全真分掌南北,再算上支脉野派,也不过六十二数。”

    “正一宗坛在江州龙虎山,以符箓、斋醮所长。符箓可召神劾鬼,降妖镇魔,治病驱邪。斋醮就是做道场,可为信众消灾赐福。”

    “正一分宗甚多,其中又以两派为重,阁皂山灵宝派、茅山上清派,与龙虎山天师道并称符箓三山。”

    类似的东西,老道对贺、李二人讲过,但不可能那么透,因为涉及很多秘闻。如今面对顾玙,却是坦诚相告。

    “全真北宗近禅,南宗近道。南宗初祖张伯端,轻视符箓,专主内丹。传至二祖石泰,得进一步展,即积精化气,合先天之炁以成大丹……”

    “传三祖薛式,继续阐完善……”

    “后传四祖陈楠,得神人授予景霄大雷琅书,修内丹而兼雷法……”

    “等会儿!”

    顾玙听了半天,终于激动了一下,景霄大雷琅书神马的,一听就逼格爆表啊,忙问:“这个雷法是什么?”

    他一问,老道竟颇为惆怅,叹道:“我也不清楚。不瞒您说,各派经千年沧桑,很多秘法早已湮灭。就连南宗的内丹法诀,都几经流离,险些失传。”

    “唉……”

    顾玙顿了顿,不由也跟着叹息。

    随即,老道继续介绍,将整个道门的历史、现状、各派境况等等,通通讲述了一遍。他听完之后,总算有了一个大概的认识。

    先他对正一派的符箓很感兴趣。符箓就是运气于符上,可以产生相应的效果,所谓“符无正形,以气而灵。”

    听老道讲,全国现有道教弟子5万,真正修行之人,不足千分之一。龙虎山那边也是商业开,热衷推广,各种市侩。

    但是咧,他们画不了真符,我可以试试啊!还有那些小门野派,总有点特殊传承吧。

    其次,顾玙确认自己学的东西,应该就属于道门,而且跟南宗颇有渊源:都讲究炼三宝,修性命,养神识。

    只是南宗以后天为基,三宝由体内而生,自身循环。等积累到一定程度,才会与天地之炁接通,即老道说的先天境。

    而自己的食六气法,起步就是纳天地灵气为己用,一个是咸鱼,一个是氪金,差的没眼看。

    至于别的,像白日飞升,羽化成仙神马的……这东西无从考证,暂且不提。总归还是有收获,起码获悉了一点鱼骨的线索,只要顺着捋,终有一天能拨云见雾。

    莫老道白话了半天,拿起杯子喝了口水,又以一种极其渴望的眼神看向某人。顾玙汗了汗,明白对方所求,便道:“那个,我只能试一试,不敢保证有效果。”

    “无妨,成与不cd是命里注定。”

    “那你坐好。”

    说着顾玙起身,左手搭在对方肩上,缓缓送出一道灵气,让其在体内游走。他还做不到神识外放,只能用这种笨方法。

    而老道只觉一股柔和的凉意流通四肢百脉,不禁按捺心情,闭目静候。

    “……”

    约莫几分钟后,顾玙放开手,若有所思。

    对方的丹田处也有一团内气,且非常浓厚。但差别也很明显,自己的气团稀薄,却轻灵飘动,好像有生命力一般。对方的浑厚有力,却透着一股死沉沉的味道。

    这大概就是层次的不同。

    “前辈!”

    “前辈!”

    老道见他半天不语,不由唤了两声。

    顾玙回过神,道:“我方才探查了一番,以你的积累,到先天境只是时间问题,大可放心。”

    “可我已修道七十年,这个时间是长是短?”

    “或许三五年,或许一念间,全凭自身。”

    他斟酌了一下,又道:“依我看,你不妨试试真正的苦修,可能会有效果。”

    “多谢前辈。”

    老道听了,不免神色黯然,略略应和一声。

    顾玙也有点复杂,有人一生难求,有人垂手可得,实乃命数不同。不过他说的倒是实情,老道身为出家人,却舍不得俗世尘念,本就不对路子。

    只要把这口气提上去,必能境界圆满,自返先天。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