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四十二章 前辈
    在贺尊示意手下之前,他和李岩就已经中了招,之后看到的皆是幻象。

    以顾玙现在的实力,将两个人拖进去已是极限。喜、怒、哀、乐、悲、恐、惊,本质上是一样的,但非要比个高低,恐惧的威力无疑最大。

    他平日逗弄那些小动物,无意伤害,施加的都是喜乐,比如见到一只漂亮的雌性,或者掉下来一堆可口的虫子之类。这次以恐惧为引,头回试了一遭,效果还不错。

    只是时间太短,威势不够,不然他们能当场扑街。

    据鱼骨记载:有大能者,一念可令千万人陷入长梦,一世活在幻境中而不自觉,那才是真正的无边无界,无始无终。

    而此刻,贺、李二人醒来,似乎还留存着那份莫大的恐惧,听顾玙一唤,竟然哆哆嗦嗦的不敢应对。

    “贺先生!”

    顾玙接着众人的时间线,问道:“您今天找我来,是想怎么样?”

    “我……”

    贺尊真想问一句,你特喵的到底是人是妖?可他对上那双幽淡的眸子,顿时心中一悸,颤声道:“不不,我没想怎么样,都是误会!误会!”

    “对对对!”

    李岩也点头如捣蒜,忙接道:“我们听说您制香的手艺高,就专程来拜会,根本没有别的事。”

    “真的没有?”顾玙歪着头问。

    “没有!没有!”

    “绝对没有!”

    俩人仓惶摆手。

    “……”

    旁人面面相觑,曾奶奶是懵逼的,一票马仔更是方的可以,什么情况这是?说好的嚣张跋扈,仗势欺人呢?怎么一眨眼就怂成狗了?

    两个五十多岁的商场大佬,像孩童一样缩在沙上,看着滑稽又诡异。小弟们觉着很羞愤,可不敢吭声,只有莫老道捻着胡须,似乎知晓一二。

    而顾玙暗暗观察,这二人确实吓破了胆子,便道:“两位特意前来,我荣幸之至,只是今天还有事情,实在没时间……”

    “没关系,没关系,以后有的是机会!”

    “就是,那我们也不打扰了,这就告辞。”

    “老姐姐,今天得罪了,改天一定登门赔罪。”

    说着,贺尊和李岩站起身,顺口吐着套话,脚下丝毫不停,溜溜的就跑出庭院。莫老道见状,冲顾玙微微点头,道:“那贫道也告辞了。”

    好嘛,一帮人呼啦啦的来,又呼啦啦的走,简直防不胜防。

    “小顾,这……”

    老太太坐在厅中,脑袋还有点混沌,今天可谓大起大落,一时竟不知说什么。

    “您放心,没什么事儿。”

    顾玙安慰了句,笑道:“您要的香快好了,过几天我就送过来……行了,我也得走了。”

    “哎,小顾!”

    “小顾!”

    老太太追了两步,愣是跟不上节奏,只得瞧着他出门。

    不知怎地,刚才那一瞬间,她总觉得对方有些疏离,不是冷淡的那种,而是像隔了一层薄雾,看不清,摸不透。

    她不懂贺、李为什么转变态度,但晓得一定跟他有关,只觉得这个年轻人愈神秘。

    …………

    “道长!您肯定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白城的一家豪华酒店中,李岩刚进套房,就连连央求。

    他们从曾宅离开,没有即刻返回,而是到了酒店里——这也是贺家的产业。俩人让小弟退散,只留下莫老道,就为了探明真相。

    老道在顾玙面前跪舔,在他们这儿又找回点自信,反问:“你们看到了什么?”

    “他,他凭空就消失不见了……然后四面八方冒出来好多蛇!能有成千上万条!”

    贺尊比划着双手,语气激烈,还带着些许恐慌:“他们几个身上全是蛇,就在哪儿一边打滚一边惨叫……”

    李岩接道:“然后阿阳的枪也变成了蛇,我们就摔在地上……它们爬到我身上,就那么咬下去,我现在都清清楚楚……”

    说到这,俩人同时打住,又记起了那股被万蛇吞噬的痛苦。

    “……”

    莫老道强自镇定,心里却掀起了惊涛骇浪:果然是道法!真真正正的道法!自己一生苦求不得,终究得见,不禁百感交集,恍惚失神。

    “道长?”

    “道长?”

    他被唤了几声才缓回来,平复了下情绪,道:“事到如今也不瞒你们,那位前辈可是世外高人,你们正中了他施展的法术。”

    “法术……”

    俩人红红火火,三观被瞬间颠覆。好半响,贺尊才问:“您是说,这世上真有神仙?”

    “呵,可不敢称神仙。”

    都到这份上了,他索性就透露一点,解释道:“我们皆是修道之人,各有传承,一直存于世间,只是你们知之甚少。”

    “那位的本事,我是远远不及。贫道也奉劝二位,此事最好作罢,不要节外生枝。那位的手段你们想象不到,别为此送了性命。”

    “还有要记住,千万不可外传。若是传出去,整个道门都会震动追查,更别提你们那些世俗权力。到时候,恐怕你们自身难保。”

    “……”

    又一番沉默,李岩道:“您费心了,容我们想想。”

    “也好,贫道要暂留几日,不随你们返程,就先行告辞了。”

    说罢,他甩甩袖子闪了,剩下两个苦逼朝天的中老年在思考人生。

    伺机报复?

    人家说的特明白,你要真动手,死都不知道咋死的。想想俩儿子的病,想想黑压压的蛇群,噫,立马没了念头。

    透露消息?

    这个他们就能整明白,在盛天自己是大佬,扔在全国连个屁都不是。那得作多大死,才会去招惹那些巨无霸。

    如此一来,貌似就只能认怂了。儿子说废就废了,脸说打就打了,啪啪啪都肿了也得忍着!

    看着很憋屈,不过嘛……

    二位摸爬滚打这么多年,能屈能伸不是盖的,换个角度一想,那就是近水楼台啊!那位小神仙,搁旁人能见着么?

    不求多,只要稍微转变那么一点印象,就是妥妥的机缘。长生不敢讲,但长寿可以的吧?看看莫老道就晓得了……

    而对他们来说,还有比这个更诱惑的么?

    …………

    那些人如何考量,顾玙不得而知,只是有那么一瞬间,他还真想斩草除根来着。可惜实力太弱,也不好善后。

    贺、李都是盛天名门,如果同时挂掉,那麻烦就忒大了。

    而他平静下来,又不禁惊出一身冷汗,他讨厌这种“俯瞰众生”的思维模式,却偏偏在往这个方向靠拢。

    顾玙不想变成一个高高在上的装逼动物,痴迷、喜爱、悲悯、坚执、憎恶、憧憬、哀愁、痛苦、挣扎、犹豫……他可不想失去这些感情,否则还有什么意思。

    下午时分,他从曾家回来,继续炮制香料。

    临近黄昏,方晴第二天的考试结束,又请他过去吃饭。据小姑娘说,今天的挥仍然不错,明天还剩一科文综,都是死记硬背的东西,算是强项。

    小姑娘也信心满满,二高绝对没问题。

    直到了晚上六点,顾玙才从方家出来,刚到大门口,就见一个黑乎乎的人影戳在院里,凑前一瞧,却是莫老道。

    “你还没走?”他奇怪。

    “……”

    老道的表情颇为纠结,似咬了咬牙,竟扑通跪倒在地:“前辈,求您指点迷津!”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