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四十一章 继续怼
    无冤无仇?

    顾玙抽了抽嘴角,懒得跟这帮土豪争论“你怼我就是一时糊涂,我怼你就是心狠手辣。你阴人被反杀就是冤枉,我阴人被反杀就是活该”等一系列强盗逻辑。

    他讨厌跟人打嘴炮,半毛钱的价值都没有。

    所以当贺尊声嘶力竭的吼出那一句,竟有短暂的冷场,人家稳稳当当的坐在椅子上,一声不吭,甚至还打了个呵欠。

    “你……”

    贺尊见状,简直气炸了心肝脾胃肾,连声音都在抖:“好,你小子有种!要撑就撑到底,等会可别跪地求饶!”

    “贺……”

    曾奶奶吓得一颤,似想缓和两句,但纠结片刻还是闭口不言。她虽然喜欢那个年轻人,却不可能为此惹上贺、李两家。

    老太太活了这么大岁数,碰到这种场面,一时也手足无措。亏得保姆机灵,一瞧要糟,连拉带扯的把她架进里屋。

    “贺先生,李先生!”

    莫老道反倒坐不住了,开口道:“两位公子定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这位居士才出手惩戒。再者说,他们的病情我有几分把握,不如给贫道一个薄面,此事就此罢了。”

    “什么?”

    贺尊特奇怪他的立场,怎么一下子跑到敌方去了?不过也来不及细想,只挥了挥手,孙宝胜三人立即上前。

    李岩也站起身,冷然道:“小子,我不管你什么原因,你废了我儿子两条腿,我今天也要你两条腿……阿阳!”

    话落,便有一人应声而出,四方脸,骨架精干,耳朵还缺了半边。这是李岩的贴身保镖,虽然就一个,论战斗力却胜过孙宝胜那伙。

    四个经验丰富的打手,很默契的各占一角,形成合围之势。而顾玙歪在中间,安安静静,就像只待宰的羔羊。

    “刷!”

    孙宝胜从怀中一划,率先亮出匕,并一步步逼近。他总觉得很古怪,自己料理的人也不少了,但从没见过这么淡定的。

    这种家伙,要么是真傻逼,要么有恃无恐。行走江湖多年,谨慎早就刻在了骨子里,他虽然往前走,却时刻留有余地,以防对方突然难。

    “小子,别特么装模作样了!”

    性子最躁的吴小山却按捺不住,几个大步就到了跟前,喝道:“今天谁也救不了你,得罪了我们贺董还想跑?”

    “唉……”

    话刚说完,吴小山就听到了一声悠悠的叹息,他一怔,立马抬头看去。

    只见那年轻人的脸渐渐模糊,就像风吹来了一阵轻雾,而这雾气越来越大,再一眨眼,活生生的一个人竟在眼皮底下消失了!

    “咝!”

    吴小山全身的汗毛都一根根炸开,跟没头苍蝇似的四处乱瞄:

    “人呢?”

    “人呢?”

    “快特么找找!”

    嗡!

    其他人也看得清清楚楚,瞬间乱作一团。于涛还跑到了庭院中,又急匆匆抹回来,连喘带吓:“外面……外面也没了……咱们,咱们的人全没了!”

    “……”

    贺尊和李岩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目光中看到了一丝惊恐。李岩反应快,忙道:“阿阳,过来过来!”

    “是!”

    阿阳跑回俩人身前,作防卫状,还摸出一把手枪。这可是李岩花大力气给他配的,威力一般,但足够解决不少麻烦。

    “啊!”

    “怎么了?怎么了?”

    正此时,忽听吴小山一声惨叫,扑通栽倒在地,右腿上赫然缠着一条古怪黑蛇,死死咬在他的皮肉上。

    “啊!”

    “有蛇!有蛇!”

    “救命啊!”

    刹那间,喊叫声接二连三的响起,只见从沙下,从门缝中,从庭院外,甚至不知道什么地方……一条条披着细鳞的怪蛇疯狂涌出,挤压绞缠,铺天盖地,就像一层波动着的黑色地毯。

    信子吐出,出惯有的咝咝声响,似在心尖上黏滑滑的爬过。

    “救命啊!”

    “不要咬我!”

    “啊啊!”

    几乎一瞬间,孙宝胜三人就被蛇群淹没,每个人身上都挂满了蠕动的黑色肉条,伴着一阵阵的哭天喊地。

    “阿,阿阳……”

    贺尊和李岩缩在角落,简直丧胆亡魂,再无平日的大佬气派。

    “是,是……”

    阿阳拼尽了最大心力,才让自己保持站立。他手里拿着枪,正见几条怪蛇往这边游来,勉强平举,哆哆嗦嗦的就要开火。

    结果下一秒,他就惊恐万状,那枪身竟像消融了一般,化作一条细长的黑鳞怪蛇,尾巴紧紧缠住手腕,头部刷的一折,一口就咬在手背上。

    “啊!”

    他一头栽倒在地,滚了两滚,就只剩下肌肉本能的抽动。

    “啪嗒!”

    那怪蛇落在跟前,身躯挺直,暗黄的眸子夹着竖瞳,冰冷冷的盯着二人。而后面的蛇群已经跟上,迅成围攻。

    “扑通!”

    “扑通!”

    贺、李二人向后逃窜,但脚软筋麻,又一起摔倒。想动动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蛇群涌来,将自己吞没。

    “啊啊啊!”

    “救命!”

    “救命!”

    俩人身上挂满了黑蛇,恨不得立时昏过去,可偏偏又十分清醒。清醒到感受着那尖锐的毒牙咬下,突破薄薄的表皮,血管,肌肉,最后渗入骨骼。

    而那毒素顺着血脉流到四肢、心脏、大脑,每根神经都在麻痹、疼痛、衰竭……就像亲眼看着自己,如何一点点死去。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感觉逐渐消散时,俩人忽地意识一暗,随即透进一缕细光。那光慢慢增强,意识又缓缓恢复……

    啪!

    贺尊一下子睁开眼,整整呆滞了半分钟,然后疯了一样在身上摸来摸去。

    “这……这……”

    他赫然现自己还在曾家,全身完好。紧跟着,又听“咣啷”一声,却是李岩从沙上滑了下来,脸色惨白,不停的喘着气。

    好半天,俩人稍微缓过,但恐惧深重,竟不敢相信此时真假。而对面的曾奶奶,周围站着的一票马仔,皆是面色奇怪。

    “贺先生!”

    正此时,一个清朗透彻的声音传来,二人听了,齐刷刷的一抖激灵,小心瞧去。

    只见那个年轻人,仍然歪在椅子上,一双好看的眼睛盯着自己——就如刚进来时那般,无波无澜。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