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四十章 怼
    顾玙一听对方言辞,还以为曾月薇受了什么伤害,一时气势全开。

    莫老道也是冤枉,他确实不知内情,原本想出招的双手变得僵直,只能死死的靠在身侧,而整个人愈伛偻,似乎全部的血肉骨骼都在嘎嘣嘎嘣的往里窝陷。

    苦修七十年的内气虽能勉强运转,但跟笼罩周身的压力一碰触,竟如溪流入海,瞬间无影无踪。

    先天之气!

    他脑中不自觉的闪出四个大字,并且极其肯定,这正是自己苦求不得的境界!

    老道又惊又惧,他太明白两者间的差距了,以至于再看向对方时,已是肝胆俱裂,慌乱道:“居士……不,前辈!顾前辈!我是真的不知情啊!”

    “他们把香给了我,我看那香有些异样,就猜是不是同道中人。”

    “都是他们在暗中调查,您说的曾月薇,我真的没听过!”

    “他们?”

    顾玙一顿,没有半点收敛:“你原原本本的讲来。”

    “是!是!”

    老道只觉压迫感更重,似乎下一秒自己就会变成肉泥,忙道:“李岩的一个朋友是我观中香客,他来请我出山,我听贺、李二人的症状便心生好奇,就跟着他到盛天。我给二人诊治,叫他们顺着线索去找,他们可能早有目标,顺藤摸瓜就找到了那颗香丸。”

    “什么线索?”

    “就是,就是前辈您用的手法……”那货勉力支撑,已是满头大汗,面容扭曲。

    “哦!”

    他心中了然,同时又生出几分警醒。气损经脉这种事,本就抱着无人能查的想法,结果还真被看出来了。

    当即,他又问:“除了你们几个,还有谁在白城?”

    “贺尊李岩都来了,不过他们好像……好像去别的地方,说是在哪儿等候。”

    “……”

    顾玙略一思量,心中有数,随即挥了挥手。

    “扑通!”

    老道顿觉压力全消,身子一松,整个人瘫在椅子上。过了半响,才像死里逃生般,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之前,他是抱着认证、交流甚至切磋的姿态,结果好嘛,分分钟被吊打。修道七十年还比不过一个年轻人,固然十分羞怒,但当这股劲压下去,涌上来的却是莫大的兴奋感。

    他以为终生触不到先天境,而此刻,就有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戳在眼前。后天与先天犹如天地之隔,就像孩童与成人,小处男与老司机,是本质上的碾压。

    好吧,这多少也缓解了被怼的尴尬。

    老道认清现实后画风大变,不再端架子装逼,刚缓过来就巴巴询问:“前辈,敢问一句,您可是练到先天境了?”

    “哈?”

    顾玙失笑,觉着这位也是神奇,道:“你还想试试?”

    “不不,我绝没有冒犯的意思!只是我一生求道,终于得见高人,若是寻不到答案,我死不瞑目。”这话倒是诚心诚意。

    顾玙想了想,还是回了句:“我不懂你的道统,不过我学的东西,没有后天先天之分。”

    “哦?这……”

    老道疑惑甚多,可也清楚,对方肯应一句就不错了,便道:“不管怎样,修行乃达者为先。前辈是隐居高人,受此凭白侵扰,还请让我将功补过。”

    “用不着!”

    顾玙明白这意思,一边蛋疼对方的节操值,一边拿过手机揣好,道:“我正想去打打招呼,免得以后麻烦。”

    说着,他又拎了串钥匙,换上鞋就要出门。

    “前辈!前辈!”

    老道唤了两声,赶紧跟上。

    …………

    院外。

    五个人正无聊的打转,那货进去好久了,只听里面有隐约喊叫,也不知什么情况。吴小山脾气躁,几次忍不住要冲进去,却被孙宝胜拦住。

    他挺信任老道的本事,何况老板有吩咐,一切听从安排。又等了一小会,那边总算有了动静,房门打开,却是俩人一块出来了。

    “宝哥,什么情况?”于涛低声问道。

    “可能已经搞定了,反正注意点!”

    说话间,俩人到了近前,那货又是一副仙风道骨,笑道:“失礼失礼,让你们久等了。”

    “道长,他这是……”孙宝胜指着顾玙。

    “哦,贺先生要见这位居士,这位居士也想见见贺先生,正好同去。”

    啧!

    孙宝胜觉得有些古怪,但还是请上车,毕竟也算完成任务。

    而与此同时,曾家的宅院里。

    曾奶奶一直陪着贺尊和李岩闲聊,貌似品茶谈天,实则明枪暗箭。老太太是心惊胆颤,如坐针毡。

    她大概摸清了事情缘由,今天的目标竟是小顾,自己孙女只是陪衬。二人选择曾家做主场,也是警告一番,不再追究曾月薇的意思。

    他们十点多到这,起初很轻松,但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不免有些急躁。直到中午,终于听外面一阵响动,又传来杂乱的脚步声。

    贺尊略微平稳,笑道:“看来客人到了。”

    “不知是何等人物。”李岩也凑了一句。

    老太太无话可说,只一脸担忧的苦笑。伴着脚步声近,从庭外进来数人,为的正是莫老道,后面跟着孙宝胜、吴小山和于涛。

    而在老道右侧,稍后半步,却是一位身材高瘦的年轻人。

    这人一露面,两道目光立马钉在他脸上。顾玙的皮相确实撩人,贺尊、李岩都是眼睛一亮,随即又带着更大的阴狠。

    “曾奶奶!”

    顾玙先冲老太太示意,接着转向另一边,笑道:“二位就是贺先生和李先生吧?”

    “哼!”

    贺尊瞧他这番从容态度,就生出一股怒意,冷声道:“胆子倒是不小!”

    “呵,两位特意前来,我怎么着也得拜会一下。”

    他找了张椅子,一屁股坐下,仍是晃晃悠悠的德行。

    “好!到这个地步,我只问你……”

    贺尊身子前倾,死死逼视,一字字道:“是不是你下的手?”

    “既然你们早有猜疑,又何必再问呢?”

    “你!”

    这就是变相承认了,二人脸色骤变。他们已有七分确定,但听对方亲口说出来,简直翻着番的往上加怒气值。

    贺尊的反应更甚,恨不得要把他撕碎:“阿天跟你无冤无仇,你竟然下这么狠的手?”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