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三十七章 中考
    那道士退下,俩人进屋,韩叔在门外守着。

    这间是静室,没有椅子,贺尊和李岩很别扭的坐在蒲团上。老道就在对面,身姿挺拔,稳若泰山,自有一股法度气势。

    “道长在这住了几天,一切还好?”李岩开口道。

    “呵,你们深夜过来,想是有些眉目了?”老道没应,直接问道。

    “瞒不过您……”

    贺尊摸出剩下的一颗香丸,递过去道:“您看看这个。”

    老道接在掌心,先闻了闻,又用手指捻了两下。道观同样供奉香火,备有大量的线香和熏香,他平日也会自己做一些,算精于此道。

    此时一瞧,便觉有些不同,那香丸圆润紧密,毫无疏漏,竟像浑然天成一般,毫无加工痕迹。他当即起身,走到旁边的木案前,将未燃尽的安息香清理掉,又放上香丸。

    这个不是隔火熏,热度一起,便有淡淡的青烟飘逸。

    熏香要经过一小段的酝酿,才会完全散,约莫一分钟后,三人都嗅到了一股清清悠悠的味道,似驱散了脑中浑浊,为之一振。

    “……”

    那老道深吸了一口,忽然神色微变,似不能确定般又吸了两口,而后回到原位,闭目打坐。

    那俩人面面相觑,可也不敢打扰,只能尴尬的候着。

    室内一时安静,只听得一阵绵长有力的呼吸声。而随着这节奏,竟似生出了一股微弱的吸力,引得烟气飘忽靠近,老道的那张脸也变得有些模糊。

    过了半响,他才睁开眼,带着几分急切,问:“这香从哪里拿的?”

    “是其中的一个目标,她朋友送的。”

    “能找到这人么?”

    “能找到……”

    贺尊顿了顿,忍不住问:“道长,这香有什么问题?”

    “问题很大,但不便与你们细说。”

    嘿!

    贺尊听了略有不快,老道看在眼里,索性挑明:“贺先生,贫道听二位公子病情古怪,心生好奇才答应来看一看,并未做任何承诺,更不是你们的打手。若真找到制香的人,不管他下没下手,贫道都去会上一会。至于你们的恩怨,还是由你们自行解决。”

    这话刺耳,却是实情。

    人家本来就没大包大揽,是你们巴巴的请人帮忙。李岩见气氛不对,忙道:“没错没错,您做您的,我们做我们的。”

    贺尊眯了下眼睛,也瞬间理清,点头应是。

    说到此处,那两位便起身告辞。

    于是乎,室内只剩老道一人,他看着那香炉,神情复杂,既惊喜、期待,又有些惶恐、紧张。

    南宗自张伯端算起,已有千余年的传承,但放到整个历史长河中,仅仅是一粒微尘。

    中国神话众多,数不胜数,而其中有一个规律:距现在的年代越远,神话中的威能越大;离的越近,越是稀疏平常。

    从上古的夸父追日、精卫填海,到后来的紫气东来、北冥有鱼,再到葛洪、左慈,直至王重阳和张三丰。可谓一路LoB,最初开天辟地令人神往,最后茅山小术养鬼捉奸。

    甚至到现代,什么徒手插电门、硬币入瓶胆,连耍把式卖艺的都特么叫大师了!

    咱们说,以前生产力低下,民智未开,所以崇尚自然和神秘力量。等社会展,民智启蒙,很多事情都能用科学验证,自会趋于理性。

    这固然是一种说法,可在有神论者的眼中,上下数千年里,一定生过许多未知的波澜壮阔。

    整个道教的体系,就是靠典籍和神话模糊相传。单以南宗来看,张伯端著《悟真篇》,白玉蟾著《无极图说》,这是有形有物的东西。同时也有一些奇闻,如伯端与一僧斗法,元神出窍同游扬州,约定折花为记。僧先到,但不能折花,伯端后至,却随手摘了一朵琼花。

    伯端道:我性命双修,金丹大道,可真神见形,这叫阳神。你只修命功,不修性功,度虽快,但是没个卵用,你那叫阴神。

    这本事大不大?相当牛逼了。

    可传了四代至白玉蟾,却只见理论,不见真章,六七百年再无杰出人物,更别提什么威能了。

    这本身就很古怪,莫老道阅遍典籍,始终不得其解。他年轻时游历天下,拜访高人,那些过百岁的前辈修士,也只是静功深邃,起居合理,根本没有法术。

    即便如此,他仍然对“仙”深信不疑。

    他曾经想过,可能一辈子都卡在后天的境界上……可偏偏,就在今晚,从那香中分明感受到了一种新奇的,异样的,充满了灵动和生命力的味道。

    ………………

    凌晨,凤凰山顶。

    天光微暗,冷中含青,映得山巅犹如一块巨大的冰种翡翠,流离而淡漠的嵌在虚空中。积沉了一夜的沆瀣之气尚未散净,新晨的朝霞之气刚刚萌生,这正是两气交融,昼夜转换的时候。

    顾玙坐在那块大青石上,仿若十方归寂,唯一灵独耀,整个人竟也随着天地自然,变得愈飘渺。

    风吹云动,天光变幻,不知过了多久,只见远远的地平线上跃起一抹轻红,似墨汁入水,渲染铺陈,很快浸润了半个天空。

    顾玙心有所感,当即张口一吐,一道比之前稍稍浓郁的白气喷出,就像条幼蛇在空中飞舞,久而不散。

    随后,他又一张嘴,白气遂被吞了回去。

    如此反复,直至红日东升,朝霞消散,他才缓缓睁眼。而抬眼望去,皆一片云海茫茫,透着琉璃色的折光,往下看,却是千崖竞秀,层林翠嶂。

    “呼……”

    他站起身,不禁面露轻笑,今天的状态似乎格外的好。

    状态这个词很神奇,不仅囊括了诸多身体状况,还包括有没有及时啪啪啪,啪的姿势对不对,啪完之后抽没抽到敬业福等精神因素。

    当这些通通ok时,那特么才叫状态好。

    当然了,顾玙还是只单身狗,他的意思是修炼的比较有感觉,有一种特饱满,特充实的愉悦感。

    丫站在青石上看了一会,遂转身离去。

    山间寂静,多数生物还在安睡,只有早起的鸟儿在扑食捉虫。他走了一程,便听右侧林中扑簌簌作响,又传来“啾啾”的鸟鸣声。

    扭头看去,正是一只黑紫相间,腹部纯白的山雀。那山雀转了两转,便停在一截树枝上。

    “……”

    他眨了眨眼,悄悄凑过去,站在催的最大距离处,胳膊抬起,宽松的衣袖随之一抖。

    嗤!

    一股无形的波动瞬间笼罩了雀鸟,他也觉得有台大马力的水泵怼到体内,那可怜的灵气已抽空了一半。

    而几乎同时,正用尖喙梳理羽毛的鸟儿猛然僵直,眼睛变得十分呆滞。可下一秒,它又欢喜异常,扑拉拉的扇着翅膀,在树枝上连蹦带跳。

    如此神神叨叨,自身毫不所察。

    约莫数息之后,幻境自灭。那鸟儿又是一阵懵逼,前后左右的查看,各种怀疑人生。

    “嗯,稍微好一点了……”

    顾玙观察了片刻,心中有数,遂悠然下山。

    那幻术以七情六欲为引方可施展,动物没那么多感情,但基本的喜、怒、恐惧还是有的。这货入手之后,一直憋得挠心挠肺,因为没地方试验。

    你找个人过来咔咔一顿月读,弄死了是小,弄不死就等于告诉人家自己是膜法师。除非是特别特别亲近……呃,那特么也不保险,毕竟太过惊悚。

    所以咧,这山上的小动物就遭了秧,不过还好,他放的不是大恐惧术。

    约莫七点多钟,顾玙回到凤凰集,没到家,直接拐到方家院子。两口子正紧张兮兮的给孩子收拾文具,方晴却坐在炕上,miamia吃着早饭,极为淡定。

    她见顾玙进来,立马放下碗筷,扑过去道:“哥,我还以为你不来了。”

    “这么大的事,我怎么能不来呢,都准备好了没?”他笑问。

    “呃,我准备好了……”

    小姑娘瞥了瞥眼角,指向还在忙活的老爸老妈,显得颇为无奈。

    “呵……”

    顾玙也笑,没办法,孩子中考,哪个父母不焦虑呢?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