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三十四章 端倪
    傍晚,贺宅。

    一辆车从远处驶来,缓缓停在了大门前,车门一开下来两位,正是王耀和那道人。贺尊和李岩已在院中等候,连忙迎了上去。

    “哈哈,你这体重一点没减。”

    “你也是老样子……哟,贺董,咱们是好久没见了。”

    王耀跟李岩打过招呼,又跟贺尊握手,之后才介绍道:“这位就是莲花山无量观观主,莫道长。”

    俩人未动声色,先细细打量,见这老道鹤童颜,目敛清光,虽是一身古旧灰袍,却自有一股出尘之气。

    他们都是商场大咖,识人无数,外表漂亮实则草包的见得多了。当即,贺尊堆起一脸笑容,道:“莫道长肯亲自出山,荣幸之至,快请快请!”

    说着,几人进了正厅。李洋也在里面等着,只是坐着轮椅,神情郁郁。

    双方就座,都未提及正事,而是随口闲聊。李岩先道:“早听说莲花山上有真仙,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不知道长是哪一脉的传人?”

    莫道长笑道:“贫道师从全真南宗紫虚真人一脉,从初祖算起,应有一千年了。”

    “……”

    贺尊抽了抽嘴角,这话听着太别扭了,好像下一秒对方就要口吐飞剑,行云布雨。他不信这个,只觉是装神弄鬼,故作玄虚。

    李岩却很有兴致,又问:“我就知道全真分南北二宗,但具体不太清楚。今天机会难得,道长能不能讲解讲解?”

    “这个……”

    老道捋着长髯,笑道:“也好,贫道就简单说一说。”

    “当今道教分正一、全真两大派别,正一由张天师所立,又分茅山、灵宝、清微、净明不等。全真北宗的开派祖师为重阳真人,传马钰、谭处端、丘处机等弟子七人,号全真七子。南宗初祖为紫阳真人,传二祖翠玄真人,三祖紫贤真人,四祖翠虚真人,五祖紫虚真人。后人统称为北七真、南五祖。”

    “南北二宗都讲究内丹道法,实属同源异流,故在元末时,南宗并入全真教,遂声势大涨,统领天下道门。”

    “贫道自幼在江南出家,四十岁游历天下,后在莲花山开观收徒……”

    说到这,李洋忽地打断,道:“我听说无量观已经建了三十多年,不知您今年……”

    “呵,贫道七十有五了。”

    此话一出,在场皆惊。这道人全无老态,若是将白染黑,说他是个中年人都没问题。贺尊也暗暗思量,不由郑重了几分。

    “滴滴!”

    “轰轰!”

    正此时,又听外面汽车声响,随即走进一人,却是贺天到了。

    “阿天,来来来,这位是莫道长。”

    贺尊招了招手,打算介绍一二。

    谁知那货毫不理睬,径直走到李洋身旁,一屁股坐下,道:“我不管你是谁,能治好我们的病,我给你磕头都成。治不好还摆谱,别怪我不客气。”

    这货本就性情乖张,吊爆了之后就变本加厉,有点破罐破摔的敢脚。

    “你!”

    贺尊面子挂不住,正要呵斥,老道摆摆手,笑道:“世事无绝对,贫道不敢讲的太满,也罢,这就看看你们的患处。”

    “哼!”

    贺天冷哼一声,扭头瞅瞅自己的好兄弟,丫更惨,精神萎靡跟死了一样。

    一个在腿,一个在下体,自然要先看前者。李岩蹲下身,撸起儿子的裤腿,见双腿白得吓人,竟似没有血液流通。

    莫道长瞧了瞧,又诊了会脉,方道:“果真是经脉受损,气血瘀滞。”

    随后,他也蹲下,捏在对方的小腿肚处,手指劲道一吐,问:“这里疼么?”

    “不疼。”李洋摇头。

    “这里呢?”他往上移了半寸。

    “也不疼。”

    “这里呢?”

    “唔……”

    李洋一皱眉,道:“又酸又疼。”

    老道点点头,从怀中取出卷包,里面别着粗细、长短不一的数十根银针。他拈出一根细长的银针,往那个穴位扎了进去。

    接着又拈出一根,这根略有不同,尖头是三棱形状,专用来放血泻热。他轻轻一捻,便有些许血液涌出,只是颜色颇深,近乎黑紫……

    如此几番程序,约莫半小时后,方检查完毕。

    “道长,怎么样?”李岩忙问。

    “不出意外,那位的情况也差不多,都是经脉损伤。”

    “那能治好么?”

    “难!每天施以针灸,再运气推拿,或许有些效用。”

    老道似乎不愿多谈这个话题,收好卷包,重新坐下:“你们猜的不错,确实有人做了手脚,而且这人道行精深,很不简单……听你说,他们是突然病?”

    “对,非常突然。”李岩道。

    “那之前有没有经过一些肢体接触?”

    “怎么个接触法?”贺天忍不住问。

    “只要对方的手碰到你的任何部位。”

    “艹!我特么上哪儿记着去?”他又爆粗口。

    “……”

    众人都懒得理,贺尊本不相信,这会却有些动摇,试探着问:“道长,您说会不会中了邪法?”

    “邪法倒不至于,只是某些特殊手段。那人若想使出来,必会用手触碰,你们可以按这个线索去找……哦,间隔时间不会太久,应该就在当天。”

    “……”

    俩人对视一眼,皆有喜色,这个查找范围就大大缩小。贺尊忙道:“您就在我这里住上几天,等有结果立刻通知您。”

    “不必,我去太清宫挂单就好。”老道摆手道。

    太清宫,是盛天市内的一处道观,香火颇盛。以前挂单都是有规矩的,先要衣冠清整,喊上一声“号房老爷慈悲!”

    等号房应声后,方可入内。

    入内又有问答,什么“老修行从哪里来?”“弟子从某处回常处来”。“你老法派是哪一派?”“弟子是某某派”等等。

    之后还要退礼,参灶,这才能成功挂单。

    当然现在就省了,以无量观观主的名头,上哪儿都得热情招待。那莫道长又坐了一会,便起身告辞。

    李岩同车去送,贺尊等人也跟在后面。刚出一楼大门,忽听上面有人尖叫一声:

    “啊!”

    众人齐齐仰脖,只觉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从二楼砸下,正对着贺天头顶。众人都没反应过来,贺天也懵逼,竟不知躲闪。

    就在那东西要砸中头顶时,只见一蓬大袖甩出,轻轻托底一兜,而后又一转,那灰色的袖子就像流云散漫,啪地往上一抖。

    “接着!”

    随着一声轻喝,那东西嗖地飞回二楼,稳稳的落在栏台上。

    咝!

    众人这才看清楚,那赫然是个硕大的彩瓷花盆,以及一个惊魂未定的女保姆。

    (三十三章还在小黑屋里,编辑貌似放假回家了,短时间不能解除屏蔽。不过你们也有办法看的袄……)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