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三十二章 假功法
    顾玙思量再三,还是没有询问,因为就算问了,她也会逗比带过。那姑娘的性子很奇葩,数番往来,已能略略的摸到一丝节奏。

    而同时,他又不禁遐想,姑娘送了块料子,开出了一对手串,刚好一男一女。

    丫还真有点冲动,把那串1.2的拿给对方,结果硬生生忍住。俩人只是朋友关系,心意都没挑明,上来就搞这种情侣款的招数,显得特轻浮,让人反感。

    话说他学香十载,制香两年,一直没什么大收益,勉强保本。最近却效果奇佳,先是曾奶奶的葫芦玉香插,后是小斋的黄花梨手串,按市价算,能有十万出头。

    瞧着挺不错,但不实在啊!

    这货的银行卡就剩一万块钱了,平日还得修炼,摆摊的时间越来越少。照此下去,早晚得坐吃山空。

    顾玙对钱财没有太大的**,但不代表他清高,或者矫情,只要在生活水准线以上,也就乐得自在。可如今,这条水准线提升了,自然就产生了紧迫感。

    想增加收入,还是要落到制香上。以前呢,自己的手艺顶多算一流,现在层次脱,拐到修行的路子上,颇有些寂寞如雪。

    就像小斋新订的醒神香,甭管扔在哪儿,他都敢睥睨一下。而盛天经济达,工作压力巨大,肯定还有不少潜在客户。

    以目前的效率看,他一晚能做六十支,算是极高。但炮制香料和窖藏没办法,必须小火慢炖,一盒香从前期到出窖,至少二十天,窖里最多放三十盘,也就是十五盒。

    手工制香没法扩大生产,只能走小众的精品路线。他以前缺的就是渠道,现在有所补足,比如曾家姐弟,那可是潮圈的核心人物。

    所以顾玙借此机会,一共揉了四盒醒神香,准备有时间交流一下。

    如此又过了几日,他保持着以往的生活节奏,修炼,摆摊,制香,周而复始。体内的灵气还是很微弱,沉在丹田处就像一片淡淡的云雾。

    周遭的灵气浓度也仍旧稀薄,虽然他总觉得有一丝若有若无,非常不明显的增长。

    ……

    夜,凤凰集。

    方家的小院里,正冒着缕缕炊烟,不时传出锅碗瓢盆的响动,很明显正在做饭。

    由于方叔方婶的活计不固定,晚餐时间也很随意,今天俩人回来的都很迟,方晴饿得咕咕叫,索性自己烧火煮饭。

    穷人孩子早当家,这是真理。甭管她懂不懂事,家务活儿是妥妥的。

    “好了!”

    方晴攥着炒勺,最后扒拉了两下,盛盘装好。而里屋的饭桌上,已经摆了两道菜,家常豆腐和炒土豆丝。

    两口子像尊佛似的坐在炕上,没对女儿有任何夸奖,在他们看来,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方晴也觉得很正常,拽过板凳坐下,拿起筷子刚要吃,忽听外面有人喊:“叔,婶儿!”

    “小玙……”

    方婶一下就听出来,挥手赶着孩子:“你哥来了!”

    “咣当!”

    小姑娘带的板凳直晃,连忙迎出去,又跟顾玙进了屋。方叔也要下地,招呼道:“来来,正好一块吃。”

    “不用不用,我刚吃完。”

    他拍了下手里的纸袋,笑道:“我来找晴晴的,她不快中考了么?我给拿了几套模拟题。”

    “哟,难为你惦记了。”

    “死丫头你看看,多少人为你操心呢,你要是不出息点,对得起我们么?”

    “嘁!”

    小姑娘撇了撇嘴,明晃晃的讨厌。方叔一瞪眼,正要开训,顾玙先道:“行了行了,你们先吃着,我给她说说题,一会就完。”

    说着,他拽着方晴到了西屋,然后摸出了一个香盒和一个香囊。

    小姑娘愣道:“题呢?”

    “我哪有什么题,这是特意给你做的。”

    他把香盒打开,里面躺着八只香丸,嘱咐道:“这个,你每晚熏一只,还有一个礼拜考试,足够用的。这香囊,你每天戴着,考试那天再拿下来。”

    “这都什么啊?”

    小姑娘左摸又碰,好奇又蛋疼。

    “你别管是什么,反正对你有好处。我问你,你还想考好么?”

    “当然想了!”

    “那就听话,但是记住,千万别被你爸妈现了。”

    “哦……”

    方晴倒是很信任,连原因都没问。

    “好了,我走了,你加油吧,要对自己有信心!”

    他鼓励了一句,就跟龙卷风一样,来得快去的也快。

    那两种香的作用相似,都能清神醒脑,平静心情,集中注意力。以方晴的成绩,一高中别想,二高中看运气。只要小姑娘别紧张,将自己的水准都挥出来,希望还是很大的。

    亲妹子啊,实在不落忍。

    为了这点香,他也是拼了老命,用修真的话讲,那叫消耗精血。

    而顾玙从方家回来,进到自己院中,左右看了看,双手一拽,“哗啷”一声锁了大门。接着又锁屋门,锁工作室门,窗帘也拉好。

    一瞬间,光色微沉,空气中夹杂着淡淡的香草味道,显得安静而神秘。

    顾玙坐在蒲团上,再次拿出那块鱼骨,经过一小段时间的研究,幻术的内容总算摸得差不多了,今天便是梳理。

    话说自先秦起,古籍中便有幻术记载,有的如“淮南王好方士,皆以术见,遂画地为江河,摄土为山岳,嘘呼为寒暑,喷嗽为雨露……”

    也有的如“有天竺胡人来渡江南,其人能断舌复续、吐火……”

    口中喷火这个能理解,无非是戏法手段。但画地为江河,摄土为山岳,这就太神话了,近乎于胡编乱造。

    不管怎样,它们都是强调观者的感受,但鱼骨中的不同。

    所谓七情六欲,念由心生,其功深,难穷难终;其功浅,随起随灭。知幻化不异生死者,方可学幻术之道。

    这法术叫无界境,一念既生,遂无边无界,无始无终。以七情六欲为引,将其拖入幻境,要么施术者收手,要么自己勘破,否则逃脱不得。

    五道河的那个雨夜,鱼骨便是以恐惧为引,把顾玙拖入其中。之后被怪物追杀,一路跑啊跑,直至勘破……

    “啧!”

    他想到此处,忽然略有安慰,这东西貌似辅助,其实也有一定的攻击性。

    喜、怒、哀、乐、爱、恶、欲,是个人就有情绪和**,指向性极为广大,几乎没有盲区。

    唯一的限制就是灵气,功力深厚的,完全能套死对方,甚至控制里面的时间流。功力不够的,或许只能施展短短一瞬。

    这篇信息非常精简,顾玙整理到本子上,也不过寥寥数百字。但他看了又看,显得十分郑重。

    没办法,这是丫第一个正儿八经的法术,意义跟第一个上床的女人是一样一样的,欣喜,重视,不能自已,还带着莫名其妙的脆弱感。

    瞧瞧,脆弱感,这东西就像玛丽苏文里的固有句子:“狠狠击中了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好吧……

    顾玙自食气以来,已习惯了睡眠减少,实际也不怎么困,睡眠是让身心休整,但食气的效果更好。

    何况法术新得,兴奋异常,他已经决定研习一宿。

    不过咧,丫瞅着瞅着就眉头皱起,似有郁闷。因为他现,这特么只有修炼方法,没有任何详细注解。

    以至于涌出了许多疑问,比如人在其中死去,那现实的身体会如何?里面的人会以何种形态存在?是鬼魂,还是别的什么?如果对方的神识过于强大,自己会不会遭到反噬……

    顾玙枯坐半响,终究叹了口气:“唉,我可能学的是假功法。”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