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三十章 吊爆了
    “天哥!”

    女人披头散,手脚并用的爬上床,吓得脑袋空空,一个劲的问:“你怎么了?怎么了?”

    “啊!”

    “啊啊!”

    贺天已经疼的快昏过去,哪里听得到,只觉那根东西快要胀裂,一股难以忍受的痛感从下体奔涌到全身,所有的神经都在疯狂跳动。

    “天哥!”

    “天哥!”

    女人又喊了两声,也不敢伸手去碰,呆了片刻,才猛地想起来,拿起手机就拨了过去。

    “喂,客房么……对,是我!天哥不知怎么了,突然疼得不行,你们赶紧来一下……”

    她挂断电话,脸色苍白的看着贺天,随手一抹额头,才现刚洗完澡的身子,又整整出了一层汗。

    这位可是新世纪的太子爷,真要出了什么事,自己就得被灌进水泥墩子,扑通一声沉进运河里。

    她又怕又慌,坐在椅子上瑟瑟抖,似乎过了相当漫长的一段时间,才听见砰砰砰的敲门声。

    女人马上过去开门,刚拉了一条缝,咣当一下,酒店经理带着人就冲了进来,一个个也是惶恐不安。没办法,这酒店就是贺家的产业。

    “贺总怎么了?”

    经理进去一瞧,声音都有点抖:“你没给他乱吃药吧?”

    “没有!我们刚开始,天哥突然就这样了!张总,你要相信我啊,我真的什么都没干……你可得相信我!”女人带着哭腔道。

    “行了行了,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老刘,医院那边联系好了没?”

    “联系好了,他们主任正从家里赶过去。”

    “那就好!哎,你们几个,给贺总穿件衣裳,然后抬下楼。”

    经理还是有点魄力的,可惜没个卵用。贺天死死捂着下体,各种扭曲狰狞,几个人费了半天劲,愣是没套上一件裤衩。

    最后没辙,只得用大被一裹,硬生生给抬到了担架车上。那货在被子里还不断惨叫,就像只被拉去屠宰的生猪。

    众人坐电梯下楼,大车早已备好,一路直奔医院。连闯几个红灯,飞赶到了地方,院方也准备就绪,连忙送进急诊室。

    此时,贺天的症状似乎缓解了一些,叫的没那么大声。这家医院同贺家关系紧密,主治医师几乎全在,迅有序的检查病因。

    经理和女人在外等候,心中忐忑至极,时不时对望一眼,又无话可说。要知道,贺天的背后是贺尊,那位的手上沾了多少血,盛天市谁不清楚?

    他们连跑都不敢跑,老实交待,将功补过,尚有一线生机。若是跑了,分分钟死无全尸。

    夜已深。

    时间一点点过去,就在俩人煎熬的档口,忽听电梯门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紧跟着,一个五十多岁,眉毛很浓的男子现了身。

    “贺,贺,贺董!”

    经理立马起身,结结巴巴的问候。女人也全身一颤,却是一个字都道不出。

    “……”

    贺尊摆了下手,转向那女人,黝黑的脸上自显出一股威势,半响方道:“说说吧,一件事都别落下。”

    “哦,哦……”

    女人不敢含糊,将如何开房,接了老狗电话,气急败坏,之后上下吞吐,突然吊爆的经过,原原本本的告知了对方。

    贺尊听罢,一言不,只是皱眉思索。又过了片刻,就听“叮”的一声,红灯变绿,两个大夫推门而出。

    “贺董!”

    “贺董!”

    “阿天怎么样?”

    “疼痛基本缓解,现在状况比较平稳,就是……”一个大夫顿了顿,道:“贺董,请那边说话。”

    随即,三人进到旁边的一间屋子,那大夫把门一锁,神情仍然犹豫。

    “你尽管讲,不用在意。”贺尊不耐道。

    “那好,我就简单解释一下。贺总的情况,就是由于长期**过度,又滥用刺激性药物,而导致海绵体神经受损及痉挛。”

    “这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要经过长时间的积累。根据血液样本,贺总在今天可能又服用了某种药物,才会突性痉挛,以至剧烈疼痛。”

    好嘛!

    贺尊一听这话,强忍着怒意,问道:“就这些?”

    “还有还有……”

    另一名大夫忙道:“从中医的角度来看,贺总应该是冲脉虚衰。冲脉主气血和生殖,如果气血不足,冲脉衰少,而又**过滥,也能导致阴部伤损,影响生育……”

    “什么?”

    他瞬间就炸了,一把拽过对方,道:“你再说一遍?”

    “贺董!您冷静一下,他说的只是个别情况,如果好好调理,还是可以恢复的。”那大夫赶紧劝道。

    “可以恢复?”

    “对对对!一定可以,您相信我们的医疗技术!”大夫睁着眼说瞎话。

    “哼!”

    贺尊这才放开,他平生女人无数,私生子也能排着队打酱油,但贺天是最喜欢的一个。此刻一听,竟然会影响生育,自然惊怒交加。

    而同时,老子又恨铁不成钢,儿子风流成性,还不注重保养自身,纯特么活该。

    他勉强控制住情绪,警告道:“记住,这些话一个字都不许漏出去!”

    “明白明白!”

    那俩人拼命点头。

    贺尊哼了一声,转身就要出门,刚走几步又抹了回来,问:“如果是别人下黑手,你们觉得有没有可能性?”

    “呃……”

    俩人纠结半响,小心翼翼道:“那他至少要提前一年行动,因为贺总的身体是慢性积累,不是没由头的急症。”

    “……”

    贺尊点点头,这才推开门。

    之后,他又去病房看了看,贺天不知是睡了,还是昏了,正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没有打扰,呆了几分钟就转到走廊。

    小弟们在各处守着,经理和女人还耗在板凳上,动都不敢动。

    他懒得理睬,只站到窗前,心思烦躁,一会又唤道:“老韩。”

    “在!”一个中年人悄悄出现。

    “把那小子一个月内接触过的所有人,通通给我查清楚。”

    “是!”那人应声退下。

    这便是贺尊的风格,碰到事的第一反应不是考虑缘由,而是:谁特么要害我?

    因为地位摆在哪儿,仇家也确实太多。

    但像贺天这档子事,怎么想怎么突然,可偏偏没什么线索。还有医院那边,的确查出了很多病罩,丫就是那副骄奢**的德行,只是比通常的临床反应强烈一些。

    诶,就是这个“一些”,成了双方都模模糊糊,不敢确认的部分。

    就算再牛逼的人,自幼受现代社会熏染,最先想的也是“病”,“毒”,“生活方式”,而非其他方面。

    这是思维上的惯性。

    当然了,贺家父子不知道,就在贺天送医的几个小时前,李家也乱成了一团,不过情况要缓和一点。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