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二十八章 有风
    嗯?

    顾玙一怔,但是没言语,只等待对方解释。果然,江小斋喝了口茶,笑道:“我还想订两盒醒神香,而且你上次拿来的我太喜欢,不表示点什么,我心里不安份。”

    见他要推脱,姑娘又制止道:“哎,我不是给你,我是敬那盘银霜。”

    五道河的雨夜里,线香燃尽,似雪落,似寒霜,覆满了整个梅花铜盘……俩人你知我知,可意会而非言传。

    顾玙一听,没法拒绝,只好收下。随即,他又拉开背包,捧出一个用塑料袋装着的瓷罐,道:“这是香饼,现在火候没到,你两天后再打开,煮汤的时候就扔里一块。”

    他本想递过去,但估摸了一下瓷罐重量和对方的装备,忽地收回来,道:“呃,还是我先背着吧。”

    “噗哧!”

    泮盼在旁边看的直乐,忍不住道:“哎呀哎呀,你俩忒酸了,我牙都倒了!”

    “……”

    顾玙有点不好意思,可江小斋什么等级,就不知脸红为何物,笑道:“盼盼,你张嘴。”

    “干嘛?”

    妹子不明所以,稍稍张开双唇,结果下一秒,就觉得一根嫩滑细长的手指粘着茶叶末,在自己舌尖轻轻一抹。

    顿时,一股微苦在舌间涌出,又丝丝连连的渗入味蕾。

    “呸呸!呸!”

    妹子拿过烟灰缸就开始吐,恼道:“你找死啊?”

    “牙倒了就要嚼茶叶,好点了没?”小斋笑问。

    “哼!”

    妹子完全不是对手,抱着胳膊往后一缩,特自觉的闭嘴不言。

    此时已经中午,赌料进行了两个多小时,接近尾声。这一百来人的消费力很强,竟然开了五成的原料,爆出的良品很多,就是没有奇珍。

    比较意外的是,那块7o万的老水料没让贺天兜底,而是被一个光头佬买了去。当场切开,里面满满的油,另有虎纹嵌缀。这么大一块料,起码能出二十串珠子,按如今的市价,光头佬算爽了一把。

    到此刻,除了一些收尾工作,多数人已经散去。两个二代加曾月薇,他们自然没走,转往茶室这边。

    曾月薇抬眼就瞧见了顾玙,刚要出声,忽念情景尴尬,硬生生忍住。贺天却眼尖,道:“薇薇,你跟他们认识啊?那过去聊聊!”

    不由分说,拽着她就直奔那桌。李洋见了,也神色莫名的扶了扶眼镜,跟在后面。

    “李总!贺总!”

    小斋反应最快,立马起身。泮盼毛愣愣的随大流,顾玙压根不认识,便点头示意。

    “薇薇,介绍一下啊,这位是……”

    贺天又出那种很腻很怪的声音。曾月薇咬了咬嘴唇,无奈道:“这是顾玙,我朋友。这是贺天贺总,这是李洋李总。”

    “二位好,初次见面。”

    顾玙伸出手,不卑不亢。贺天压根没理,李洋稍微回握了一下,问:“江小姐,这也是你朋友?”

    “对,是我朋友。”

    “哈,真巧了!这位老弟的朋友倒是不少,还都是大美女。”

    贺天的语气很不舒服,又上下打量了一番,见这人衣着虽土,相貌却很好,往哪一戳,自有股沉静味道。

    不得不说,富二代最特么烦这种气质的,简直死敌!无解!世界规则!他当下便有计较,道:“你们继续,我们去里面。”

    “……”

    李洋并未多言,但眼睛一扫,见黄花梨竟然在那个男人手里,几乎一瞬间,眼中就多了些阴晦。

    待三人进了包厢,顾玙才莫名其妙的问:“他们干嘛的?”

    “他们是能爆小极品的npc。”小斋拄着下巴,慢悠悠道。

    “哈?”

    他扭过头,一只眼睛写着“大姐你是认真的么?”,另一只眼睛写着“大姐你看我像傻逼么?”

    正要吐槽,泮盼抢先道:“哎,不早了,咱们吃饭去么?”

    小斋没应,反问他:“你这个要切开么?”

    “拿回去再切吧,在这也费时间……”

    他顿了顿,略微尴尬道:“呃,我先上个厕所。”

    “那我们下楼等你。”

    小斋特自然的接过黄花梨,瞧那架势,就跟女朋友去洗手间,男朋友随手接过包一样一样的。

    泮盼却皱了皱眉,只觉这人gay里gay气的,完全配不上她们家姑娘。

    ……

    却说俩人下了楼,顾玙自己跑去洗手间,过后出来,也巧,正碰到曾月薇要进去。

    她一见,就把他扯到墙角,问:“你怎么在这?”

    “我约了朋友啊。”

    “你先别约了,现在听我的,赶紧去客运站,买张票回白城。”她很着急的样子。

    “我……”

    他简直懵逼,又见对方指了指不远处的包厢,瞬间明白,神奇道:“我惹到他们了么?”

    “啧,他们想收拾一个人还要理由么?我太了解那帮家伙了,今天正好气不顺,你是撞枪口了。反正你快点回去,上车就没事儿了。”

    曾月薇是真心实意的提醒,可越真切,顾玙就愈恍惚,因为包厢里的对话声清清楚楚的传到他耳朵里:

    “放心,我已经告诉老狗了,他是行家,没出过一回差错。”

    “马勒戈壁的从早上就不痛快,那女人上车就给我使脸色,把老子弄急了,我管她是谁!”

    “呵,你不是说要慢慢来么?”

    “那也是有限度的!她们家老太太有点能量,可我也不在乎,真要杠起来顶多费点手脚。哎你说,她指不定怎么想的,明知我吊着她,还巴巴往前凑,这算不算半推半就?”

    “我觉得是欲拒还迎。”

    “反正都一样,明知道我想上她,愣是不躲,还得听着我的。这特么就是犯贱!”

    “……”

    顾玙默然。

    曾月薇愈急了,道:“你愣着干嘛?别害怕,他们最多找些打手出出气,你现在走还来得及。”

    对话声仍在继续:

    “你这回栽了吧,那女的也不是善茬。我看她是故意挑个烂的,就是不想给你脸。”

    “也不一定,或许真不懂呢。”

    “她告诉你的?拜托,你第一天出来混啊?女人的话听一半留一半,照我说,直接上了得了,最烦你这种调调。”

    “我这叫培养。”

    “艹!培养个蛋蛋!”

    “……”

    顾玙默不作声的听着,忽然觉得很奇妙。

    一个是性格强势,追求利益,心机深沉的女人,但她并不坏。那两个是外表光鲜,事业成功,有相当社会地位的男人,但他们并不好。

    此刻,这个摇摇欲坠的女人正真心的帮助自己。两个男人却习惯性的,就像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的,在决定自己今天的命运。

    顾玙21岁,人生不长,经历不多,所谓的世事人性,他还远远看不透。但这一瞬,他突然有了感觉,说悟谈不上,就是多了些理解。

    ……

    包厢里,俩人的话题已经改变,在他们看来,这都是小事,用不着费时间。

    而说着说着,贺天忽觉胳膊一凉,似有细风拂过,那凉意顺着往下,随即消散。他搓了搓胳膊,有些奇怪。

    “怎么……”

    李洋问出半句,竟也觉得脖子一凉。他反应不同,先瞧向门口,见门开着一条缝,却是曾月薇出去时没有关严。

    他起身关好门,又感受了一下,这才抹身回座,笑道:

    “没事儿,有风。”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