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二十七章 沉香展(下)
    “哇哦!”

    “李总厚道!”

    “哎哟我可完了,这种事从来没中过。”

    大家的情绪立时高涨,毕竟香料的价值不菲,比如琼州降真香,堪称圈中新贵,每斤就要三四千块。

    当即,有服务生下来号牌,江小斋拿到的是23号,泮盼拿的是48号。等所有人完,李洋上台,伸手在盒子里划拉了几下,往出一拈,笑道:“23号!”

    大波女立马捧哏,高声道:“23号!恭喜这位嘉宾,请您示意一下,我看看是先生还是女士……哦,是位非常漂亮的女士,请您到台前来。”

    “哇,是你诶,快去快去!”

    正主儿还没怎么着呢,泮盼兴奋的直麻爪,二话不说就轰着她上去。小斋头疼,只得走到前面,觉着自己特像一只猴子被人围观。

    “江小姐,恭喜你!”

    李洋跟她握了握手,眼中满是真诚,笑道:“你可以在场中任意挑选一个。”

    “除了那块沉香,别的都可以么?”她问道。

    “都可以,不过……”

    他顿了顿,似开玩笑的道:“你可别故意选了一块山枣料,那我会很没面子的。”

    “哈哈!”

    底下有人笑,大波女更道:“就是,这位小姐一定要选块好料,这样才对得住李总的心意。”

    妈卖批!

    小斋只想骂娘,自己还真有这个打算,因为不想领他的情。不过现在,对方抢先说出来了,自己再去挑一块便宜货,那就真是打脸了。

    她犹豫了两秒钟,然后迈开腿,直直的奔向降真香区。先转了两圈,随即蹲下身,显得极为生涩的左敲右打。

    “又不是买西瓜呢,敲什么敲!”

    “人家不懂嘛,你看她的样子,肯定第一次来这种地方。”

    “真是狗屎运!”

    一些小老板带来的女伴,在外围嘁嘁喳喳的议论着,皆是羡慕嫉妒恨。倒不是为了这香,而是可以跟李洋搭上线。

    李家什么实力啊?哪怕做个八线情/人,都比当小老板的正宫强。

    再说那边,小斋已经站起身,指着一块料道:“麻烦一下,就这个吧。”

    众人齐刷刷看去,只见那香有半米多长,胳膊粗细,通体黑红,油色浓郁的近乎泛光。再看横截面,几道纹理缩在一角,但十分清楚,赫然是半张鬼脸。

    “这香品级很高啊,有眼光!”

    “确实不错,怎么着也能出一对珠子。”

    “那能值多少钱?”

    “要是一大一小情侣对儿,起码八万起。”

    “嗬!”

    此言一出,旁人更是眼红,还有不少家伙暗自懊悔:我特么早下手就好了!

    “江小姐好眼力,要现场开么?”

    李洋也很嗨皮,亲自迎了过去。小斋纠结片刻,点头道:“嗯,开吧。”

    于是乎,一帮人呼啦啦的转到工作台,里三层外三层的围着。老师傅拿过香料打量一番,颇为古怪的瞥了眼小斋,不过也没言语,备好机器就要切。

    竖锯启动,木料缓缓平推,锯齿与香料方一接触,只听哧啦哧啦的刺耳声。随着断口越来越大,啪嗒一下,第一刀完整的切了下来。

    老师傅拿在手里,又往桌面上一放,道:“大鬼脸!”

    “卧槽,居然能开出大鬼脸!”

    “鬼脸比山水纹还好啊!”

    “这小姑娘运气爆棚了!”

    只见那断面上,赫然是一个完整的鬼脸纹,黑色油线融合在深红色的木质中,显得瑰丽多奇,造化天然。

    贺天一瞧,便搭着李洋肩膀,笑道:“可以啊,拿下一半了!”

    “这就叫技术含量,你那种太粗暴。”

    李洋和善的脸上也露出一丝笑意,颇为自得,再转头看向小斋,见那姑娘面色红晕,显然非常激动。

    没办法,中奖便是运气,选中好香更是运气,双重喜悦之下,是个人都扛不住,很容易对对方产生微妙的好感。

    然后从好感到喜欢,从喜欢到啪啪啪,简直顺理成章……

    几乎全场都这么想,只有泮盼例外,她瞅着特蛋疼,不断在心中哀嚎:喂喂大姐,你演的像一点啊!

    不提众人,单说老师傅摆正木料,哧啦又是一刀,那粗糙的大手一翻,第二块亮相。群众的好奇心已被揪得高高的,急慌慌的一扫。

    “哎哟!烂芯啊!”

    顿时,有人忍不住叫出声,甚为遗憾。

    第二块仍是个大鬼脸,但在纹理中央,好死不死的烂了一道芯子,就像白纸上的一滴墨迹,咋看咋难受。

    “太可惜了!大鬼脸可不好找!”

    “就是,浪费了一块料,能不能凑成对珠还不知道呢。”

    “……”

    李洋的笑意还没收回,就硬生生的僵在那里。贺天也很尴尬,嘟囔着骂了一句。

    最淡定的是老师傅,对准锯齿,哧啦,第三刀!

    “艹,还是烂的!”

    又有人叫道。

    这块更过分,不仅芯子烂,连周边也腐蚀了大半。

    紧跟着,第四刀!

    “卧槽,怎么又是烂的?”

    “里面不会全烂了吧?”

    “悬啊,你看没一个地方好的。”

    接着,第五刀!

    第六刀!

    第七刀!

    ……

    直等师傅切完,这根表皮惊艳的降真香,竟有大半是烂料。众人从大呼小叫到齐齐无语,到最后,甚至有人幸灾乐祸,低声嗤笑:

    “我就说嘛,她哪有那么好的运气,都笑死我了!”

    “你看她那脸,哈哈,活该!”

    “长得就一副清汤寡水的德行,注定没财运!”

    “……”

    李洋抽搐着嘴角,表情控制有些坍塌。

    他城府颇深,一向不以真心示人,只有贺天清楚,别看丫笑呵呵的,论起心机手段,自己拍马都赶不上。

    这哥们早就备了剧本,抽奖当然是假的,就为了送礼物。哪怕对方选了最垃圾的白板料,这关系也算欠下了。

    结果倒好,一根彻彻底底的烂货!如此一来,她不但不欠人情,反倒有种宝宝心里苦宝宝就是不说的被坑感。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乱糟糟说什么的都有,而且愈演愈烈。贺天一见,跳出来道:“别特么瞎议论了!散了散了,你们继续!”

    “……”

    众人立马静音,这位爷谁不认识,那可是当场就踹的主儿。

    而此时,李洋又恢复人畜无害的样子,过来道:“江小姐,实在出乎意料,我也没想到。”

    “李总,这又不是您的错,是我自己运气不好。我能中奖就很高兴了,您再这么说,我真是无地自容了。”小斋无视周遭,一本正经的外交腔。

    “呵……”

    他干笑两声,头回觉得女人这种生物特难搞,道:“你们还想看看么?”

    “嗯,还有几种没看完呢。”

    “哦,那你们先忙。”

    待他闪人,泮盼又溜溜的凑过来,鼻子都贴在她脸上了,就那么直勾勾的瞅。

    “你干嘛?”她一把揪下来。

    “你要是个男的,我肯定爱死你了!”妹子两眼小星星的道。

    “你现在爱我也可以啊。”

    “去你的!”

    泮盼锤了她一下,小声道:“哎,我问你,你是不是故意挑根烂的?”

    “我哪有那么厉害,我就是倒霉。”她认真脸。

    “真的嘛?”

    “谁都想横财,一根珍品好几万呢,我为什么不要?”她依然认真脸。

    “哼!谁知你怎么想的,你这么任性!”

    泮盼又唠叨了一句,倒也没再追问。

    …………

    就在江小斋抢戏份顺便撩妹的同时,顾玙刚从客运站爬出来,然后坐地铁,换公交,风尘仆仆的到了博物馆。

    丫背个包往大门口一戳,嗬,连分辨率都不一样!

    进去得买票,他还花了二十块钱,等到了里面,见一楼是沉香的大件雕塑和工艺品,二楼是已经鉴定过的原料,什么水沉、土沉、倒架、奇楠都有。

    三楼是其他香材。

    四楼不让进……

    他只好给小斋打电话,等了两分钟,姑娘过来,刚照面就噗哧一笑。不是她多想,而是这场景,特像一个乡下的穷亲戚来城里讨生活,扛着比人还大的包袱,晃里晃荡的被拦在写字楼外。

    “……”

    顾玙见她笑,不由低头瞄了瞄自身,无奈道:“呃,我今天是土了点。”

    “你上次的衣服呢?”

    “洗了还没干,就随便找了一套。”

    “那你挑衣服的水准真是神乎其神。”

    小斋领着他进去,直奔茶室,泮盼已经守在哪儿,一见对方,不禁面色暧昧。她懒得理,为彼此做了介绍。

    顾玙坐下,问道:“这里在赌料么?”

    “嗯,差不多快结束了。”

    “成果怎么样?”

    “没劲,没开出什么好东西……对了,这个是我买的,你看看。”她把那根黄花梨推了过去。

    他接过一瞧,这是新产的糠梨料子,表皮泛黄,这一块那一块的油色,稀少且不均匀。只在大头的断面,才有一个虎纹痕迹。

    他对珍贵木料的见识度有限,远不如制香的本事,便伸出手指,从头到尾那么一划。一道灵活的气息在里面走了一圈,只觉密度颇高,材质紧凑,几乎没有中空的地方。

    顾玙抬手,老实道:“应该不是空的,但里面有没有油,我真看不出来。”

    说着,就要还回去。

    “不用……”

    小斋右手端着茶杯,左手轻轻一推:“这个送给了。”

    (晚上还有。)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