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二十六章 沉香展(中)
    由于近年玩香市场愈红火,各种原香料已经采伐泛滥,二十年的黄花梨都很难找,更别说老水料了。

    李洋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弄来一批原料,什么沉香、崖柏、紫檀、红酸枝等等,品类繁多,也有用数量填补的意思。

    这算私人性质的活动,不对外公开,受邀的多是亲友和潜在客户。现在一些小老板都热衷玩香,太贵的搞不起,但十几万的小打闹还是可以的。

    所以现场捋了一圈,满打满算也就百十来人。

    江小斋拉着泮盼到了四楼,在门口就被人拦住。她拿出名片一晃,保安立刻放行。名片跟名片也是有区别的,她手里那张土豪金,正是李洋的结交证明。

    俩姑娘进了里面,抬眼便是一个大厅,木料按品类各自堆放,旁边有工作台,可以现场开料。隔壁间却是茶室,可以休息和私谈。

    李洋看见了她,但并未招呼,而是走到前方,双手虚按道:“好了,请安静一下。先感谢大家赏脸,能来捧小弟的场。小弟也投桃报李,准备的可是煞费苦心。

    诸位有懂香的,有不懂的,有感兴趣想入门的,这都没关系。咱们开料就一条规矩,一刀下去,绝不反悔。开出好料,那是您手红;开出白皮,您也别丧气。诸位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犯不上在这些玩物上较真。好了,我也不废话了,大家尽兴。”

    说罢,他这才凑了过来,笑道:“江小姐,我还以为你不来了。”

    “哦,有点耽误了,这是我好朋友,小盼。”

    李洋跟泮盼握了握手,又问:“不知江小姐对哪类香有兴趣,我可以介绍一二。”

    “呃,我不太懂,我们先自己看看吧。”

    “那好,你们请便,有事尽管找我。”

    他仍然面容和善,也没死皮赖脸的缠着,随即转身离开。泮盼却很奇怪,问:“咦,你不是挺懂的么?”

    “懂归懂,人归人。”江小斋随口应道,先奔向一堆小叶紫檀。

    “切!”

    泮盼撇了撇嘴,又问:“那他非要缠着咱们怎么办?”

    “当然拿你挡枪了。”

    小斋胳膊一神,就把她搂在怀里,笑道:“我就说你姨妈来了,需要拯救一下。”

    “噫,你太恶心了!”

    俩姑娘到了紫檀区,只见一根根木料整齐摆放,有长有短,有粗有细,有的表皮乌黑,有的还是灰褐色的树干状。

    客人多在沉香那边围观,这边人很少,只有一个秃顶的中年男子在挑拣。不过瞧他的样子,也是一知半解,满脸的黑人问号。

    泮盼压根不懂,就看着小斋过去,围着那堆木料打转。好半天,她才捡起一根一米多长的,仔细敲了敲,又摩挲了一下外皮,问:“能削开一片么?”

    “您买下的话,就可以削开。”服务人员道。

    “哦,那算了。”

    她并不留恋,起身就闪,泮盼追了几步,问:“怎么样?怎么样?”

    “那个还算好。”她往后指了指。

    “有多好?”

    “够你吃几顿香辣蟹的。”

    “那怎么不买啊?你钱不够,我这有。”泮盼急道。

    “那块料起码二十多斤,一斤五百,那就要一万多。一斤料顶多能出一串珠子,一串珠子卖一千,还要刨掉做工成本,剩不了多少。何况我又不喜欢紫檀。”

    “啧,你这人就是任性我跟你讲!”

    泮盼无言以对,只得点了点她的脑袋,可个子又不够,还啪的一个小跳。

    她们对话并未避人,清清楚楚的让那个秃顶男听到,他纠结了两秒钟,方指着那块料道:“这个,我要这个!”

    “好的。”

    服务生利索的测量称重,秃顶男刷了卡,麻溜的拿到工作台,也巧,竟是第一个开的。旁人一见,呼啦啦的围过来凑热闹,七嘴八舌的议论。

    “都说十檀九空,这个看着不起眼,估计是坏料。”

    “也难讲,指不定就是个鱼鳞满金星!”

    “哈,有这运气直接买股票好了。”

    嗡嗡一片,老师傅不为所动,端详了下木料,先拿刀片细细的削去一层,露出里面的红肉。再淋上特制的“活肤水”,表面的纹路立刻就鲜活起来。

    “哇哦!”

    众人顿时惊叹,见那料子底色纯正,带着火焰纹,更难得的是,竟有八成满的金星。

    所谓金星,就是矿物质在树干的导管纤维中沉淀,形成一种点状的固态晶体,带有金色光泽。有没有金星,料的价值完全不一样,眼下这一开,当即就有人喊:“老张,这料让给我吧,你花了多少钱我翻倍!”

    “你特么当我傻啊!”

    秃顶男抹了把汗,转头呛了一声,显得颇为紧张。他倒不是在乎这点钱,只是头一回玩,感觉特刺激,催道:“师傅,你继续啊!”

    “……”

    老师傅瞥了他一眼,架上机床,只听一阵刺耳的切割声响,那料子就被切下一截断面。众人急忙一瞧,哎哟,都是大为可惜。

    那金星居然只有薄薄的一层,里面就没了,而且出现了黑筋。

    “艹!”

    秃顶男也是晦气,强自道:“师傅,再切!”

    接着第三刀,更惨,赫然是个空心,足足占了断面的一半。跟着第四、五刀,还是空心。第六刀好一些,油色醇厚……到最后,一共切了十几段,有三分之一都是空心。

    其实很不错了,十檀九空不是开玩笑的。老师傅也安慰道:“还成,能出十几串珠子,不算亏。”

    “唉,运气不好啊!”秃顶男一个劲的唉声叹气。

    磨珠子用不了多久,他干脆一并做了。头一把就搞得如此忐忑,刺激中又带着莫大的兴奋感,而待心情平复,这哥们忽然想起来:

    卧槽,那小姑娘牛逼啊!

    丫瞬间下了抱大腿的决心,连忙四处寻找,然后屁颠屁颠的尾行过去。

    …………

    “薇薇,这个怎么样?”

    与此同时,在另一边的沉香区,贺天指着一块老水料问道。

    “……”

    曾月薇皱皱眉,忽略他的亲切称呼,仔细辨认了一下。那料子体积很大,就像一截折断的树干躺在展示台上,表皮棕黑相间,黑色的是油脂,棕色的是香木倒在沼泽里生化学反应,而呈现出的一种新形态。

    沉香都是整块料,没有断面,只能根据表皮、油色和重心位置来判断内部品质。

    她对香的了解,本就一瓶不满半瓶晃荡,这会儿不肯示弱,勉强道:“这应该是加里曼丹的沉水料,油脂饱满,品相也不错。”

    “曾小姐果然名不虚传!”

    话音刚落,李洋就从边上凑过来,赞道:“这确实是加里曼丹的料子,7o万收的,算今天的重头戏,不知道谁有这份魄力。”

    “魄力?”

    贺天扫了眼场中,嗤笑道:“你就指望这帮土鳖?到时候没人买,还不是老子帮你兜底,不然你这脸往哪儿搁?”

    “难听了吧,咱们这叫情分,我的脸也是你的脸。”

    “艹!从小到大我唯一输你的,就是这张脸皮,简直……你看嘛呢?”贺天正在巴拉巴拉的喷,人家却没在意,眼睛溜溜的瞄向别处。

    他顺着一瞧,只见两个妹子在不远处晃来晃去,一个高挑,一个矮圆。丫秒懂,道:“怎么着,新货色?”

    “谈不上,还没接触。”李洋道。

    “没入手就赶快,还想费多大功夫?”

    “……”

    曾月薇也看见了,一个水灵灵的小姑娘。她心中明白,这肯定是李洋的猎物,以对方的权势背景,多半逃不掉的。

    她又念及自身,忽觉得悲哀无力,借口道:“你们聊,我去趟洗手间。”

    待她离开,李洋笑道:“别说我,你入手了么?”

    “要不是看她们家老太太几分薄面,早就把她弄上床了!不过这种女人比外面强得多,带感!”

    贺天哼了一声,又问:“那女人是干嘛的?”

    “天宝的职员。”

    “那还用得着观望?我告诉你,女人都爱钱,区别就是有的装,有的不装。怎么,别告诉我这是真爱?”

    “女人是爱钱,但得分方法,你最缺的就是技术含量……”

    李洋收回目光,伸手唤过工作人员,低声吩咐了几句,那人便退下准备。贺天听了,不禁满脸鄙视,但也懒得废话。

    ……

    赌料进行了一个多小时,起初都有点束手束脚,可随着一块块好料切开,气氛便逐渐热烈。

    两座工作台忙个不停,哧啦哧啦的就是切,同时伴着惊喜和咒骂。赌是天性,不管赌什么,只要有那种不可预期的快感,上瘾是分分钟的事儿。

    在一片躁动的人群中,小斋和泮盼就是两个特例,漫不经心的四处游荡……哦,后面还吊着一个猥琐的秃顶男。

    他跟着俩人逛了好久,也没见什么动作,正想放弃时,终于在黄花梨区停了下来。

    小斋一番挑拣,先拎起一根大的瞧了瞧,随即放下。接着又拎起一根小的,似乎很满意,直接招呼:“称称这个。”

    服务生赶紧称量,道:“琼州产糠梨料,料长m,重7斤。”

    她痛快掏钱,不算太贵,四千多块。

    话说文玩的任何物件,都是从收藏变投资、从投资变投机,直至疯狂炒作,最后泡沫破灭。前年,是黄花梨最巅峰的时期,每公斤要九千。去年就大幅滑坡,每公斤九百都没人要。今年又有所回升,每斤涨到了六百多。

    而琼州黄花梨,主要分油梨和糠梨。糠梨生长在东南部,油性少,纹路漂亮。油梨生长在西部,密度高,含油量多。

    简单讲,一个纹理好看,一个材质更优,各凭喜好。

    小斋一直摇摇晃晃,跟逛菜市场似的,结果咔嚓一下就买了。泮盼和秃顶男都吓了一跳,前者还劝:“你可看好了,千万别冲动,那半个月工资呢……”

    “行啦,走吧!”

    她笑着搂过妹子,还有意无意的回头一瞥,给秃顶男整的特尴尬。

    俩姑娘正往工作台那边去,忽见一个大波女走到台前,拿着话筒道:

    “大家安静一下,为了感谢各位的参与和热情,我们李总决定,临时增加一个抽奖环节。我们将给每位嘉宾放一枚号牌,然后由李总抽奖。除了今天的重宝,也就是这块价值7o万的加里曼丹水沉,那位幸运者可任意挑取一块香料,我们无偿赠送!”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