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二十二章 食六气法
    一切修行的基础是灵气。

    所以迈进门槛的第一步,就是看你的身体能不能存住灵气。按鱼骨的记载,这第一步叫做启灵。通常由前辈施为,从额头点入一道灵气,一辨根骨,二炼神识。

    身有根骨,灵气才能在体内游走,久而不散。神识坚韧,方能澄明静虑,保一点灵台之火不灭。

    只有满足这两个条件,灵气才会慢慢沉入丹田,和合自身,这就算启灵成功。而失败者,要么灵气消散,要么灵台失守。

    前者还好,后者往往就成了痴傻之人,甚至神魂尽失,类似医学上的植物人。

    普通人想踏上修仙大道,启灵是重中之重,倘若有前辈守护,那就没什么危险。怕的就是那些野路子,得了宝物机缘,便莽莽撞撞的任意施为,结果自己作死。

    “咝!”

    顾玙先看到此处,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连连后怕。

    想那时,自己啃了红果,便是二者争斗,所幸心性不错,硬生生守住了意识。当时不懂,现在念来,真是凶险至极。

    他现在最缺的,就是对整个修行体系的认识。启灵算是管中窥豹,怎奈信息太少,再无其他所得。

    这些算一个部分,接下来还有,也是最具价值的内容。他一直嚷嚷着没有功法,而鱼骨中就恰好记录了一种:食六气法。

    六气者,为朝霞、正阳、飞泉、沆瀣,以及天地玄黄气。所谓“餐六气而饮沆瀣,漱正阳而含朝霞;保神明之清澄兮,精气入而粗秽除。”

    此功法简单说来,就是把身体当做鼎炉,精、气、神三宝为药,在体内不断调和烹煮,淬炼自身。而精气神的运行有亢有衰,这个规律又跟天时有关。

    春食朝霞,即日出之赤黄气。秋食飞泉,即日落之赤黄气。冬食沆瀣,即北方夜半之气。夏食正阳,即南方日中之气。

    至于天地玄黄气,鱼骨只道:“此为万气之宗,千年未见。”

    好吧……

    除此之外,另记载着一门幻术法诀,应是顾玙进入的那种幻境。这法诀略显深奥,需潜心研究,他便暂且搁置。

    即便如此,他也像得了糖果的小孩子,满心欢喜雀跃,同时又有些急不可待。

    顾玙瞧了瞧时间,刚好午夜,便悄悄来到院中,面向北方坐好。所谓冬食沆瀣,是指冬天修炼最有益处,不是说只能在冬天修炼。

    他胸部微含气舒,正身寂定,百会、膻中、会阴意对一线,舌轻抵上颚,唇齿相著。头顶一轮明月在悬,自身凝神内守,体松如棉。

    他默运法诀,张口一吞,那在空中游走的灵气第一次有了变化,似化作一道道白线,顺着喉腔而下,最后汇入丹田。

    紧跟着,他又徐徐吐出,如此反复。

    也不知什么时候,随着再一次的灵气食入,顾玙突然全身一震,各处关窍均在大震中开合,只觉遍体酥软顺畅,神识也异常怡悦。

    这正是以身为炉,熏蒸人体之妙处。

    话说食六气法的关键,就在于吞、吐二字。吞食天地灵气,自上而下的淬炼全身,随即吐出,又裹带着灵气吞入。久而久之,便可壮大精气神,由此打下根基。

    夜将尽,月西斜。

    顾玙终于停了下来,又静守片刻,方自回神。这一睁眼,只感痒生毫窍,心觉恍惚,直如大汗一场,其乐无穷。

    “唔……”

    他动了动嘴唇,生生忍住,如果不是夜深人静,真特么想大叫两声。

    他就像在玩一个解谜游戏,虽然只破解了最低级的体系,虽然不知往上是什么境界,不知还有什么强大的法术神通。

    但就在此刻,这种成就感和满足感,绝对无可比拟。

    修行为了什么?当然为了装逼!

    哦sorry,当然为了长生。那长生又为了什么?

    顾玙的理解是,为的是自由自在,探求未知。人的生命只有几十年,束缚太多,你只能乖乖的做一个社会符号。

    而有了漫长岁月和强大能力,自然可以打破束缚,去领略更多的精彩,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不过话说回来,其实他怎么不渴望移山倒海,立地成圣,那些太虚幻了,还是定一个小目标比较好。

    比如一眼辨伪娘,隔衣取BRa,进入sex门槛异常低的世界,究极妄想明全部实现巴拉巴拉……

    ok,简直造福人类。

    …………

    次日,晨。

    凤凰山顶,顾玙坐在一块青石上,面向将出未出的那轮红日,张口一吐,便喷出一道几不可见的淡薄白气。

    那白气在虚空中翻滚,久而不散,竟似活物一般,跟着他一张嘴,白气又被吞了回去。周而反复,气血机能便得到充实,神识也渐渐强大。

    待旭日初升,完全跳出了地平线,顾玙的功课也已结束。

    从昨晚到现在,他几乎没有睡觉,天还没亮就跑了过来,因为要赶在太阳完全升起之前修炼。而经过一宿的亢奋之后,他现在心情沮丧,并且十分低落。

    无他,只是忽然想到一个问题:我日出要食气,日中要食气,日落要食气,大半夜的还特么要食气!

    哎呀我艹,这是修行么?这是坑傻小子吧?

    照此一算,每天将有一大半的时间在修炼,连生意都做不好。拜托!生意不好就没有钱,没钱就吃不了饭。

    哥就是个小贩啊,哥怎么稳?

    “唉……”

    他一边叹气一边走,转眼就下了老牛背,到了自己的摊位。

    难怪都说,财侣法地,财字当头,自己刚刚起步,就已经切身领会了。除非他抛开一切,做个居无定所,餐风饮露的野修士,那可以不管物质方面。

    可根本办不到嘛!

    顾玙摇了摇头,利索的支好摊子,开始烀那锅玉米。炭火很旺,不多时,锅里就飘出阵阵香气。

    “咕咕!”

    胖兄似寻着香气而来,嗖嗖的就窜出林子,一下蹦到肩上,用大尾巴各种蹭他的脸。

    “哎呀,哎呀,你这毛都分叉了!”

    顾玙特嫌弃,把它揪到地上,随手喂了几颗花生。仅仅一日不见,胖兄就非常想念的样子,颠颠的又要往上蹦,他一次次的往下揪。

    就在俩货搏斗间,忽听手机铃响,他摸出一瞧,却是个挺意外的人物:曾月薇。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