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二十一章 鱼骨
    午后,晴。

    从五道河至白城的山路上,一辆客车正缓缓行驶。滑坡的地方已经清理干净,由于误了一班车,导致很多人行程变更,乘客也莫名多了几成。

    顾玙上车时没有空座,直走到前方的三道河镇才逮住一个。没错,一道河、二道河、三道河、四道河、五道河,取名就是这么任性!

    盛天虽是平原的大城市,周边却多山多岭,尤以东南最甚。自五道河起,过四镇到白城,再至草河口,直通四百公里外的东云市,一路皆为山区,也是省内最繁荣的旅游线路。

    经过一夜大雨的洗刷,两侧青山苍翠,透着一股焕然勃的生机。顾玙靠着窗,看着山间景致,右手却不自觉的摩挲着那块鱼骨。

    这东西长约三寸,宽一寸半,通体银白,非石非玉,搞不清是何材质。之所以叫鱼骨,是它的形状特像一条抽象派的小鱼,前方呈三角形,中间左右分叉,尾部又呈扇状。

    顾玙找了根细绳,将其挂在颈间,旁人看了,只以为是条古怪的项链。

    由于时间较紧,他没功夫细细琢磨,只觉这鱼骨跟自己有一种亲近之意。不是皮肉间的接触,而是精神、意识上的亲近。

    搞事情啊!

    我差点就挂了,这会儿又来装大尾巴狼?

    他吐槽归吐槽,其实也有所明悟,昨晚那场要人命的虚幻,倒不如说是场试练,通过了,自然可以找到这东西。

    而观老李头等人的迹象,他们应该感受不到那种能量。

    顾玙摩挲了一会,又把鱼骨放回衬衫里,暗道:如不出意外,五道河的灵气会慢慢平缓,蜜蜂恢复正常,有时间再来看看就好了。

    老实讲,他踏上修行之路,虽然预料到困难险阻,但毕竟头一遭碰到。此事带给他的冲击力不可言述,心态也生了一丝微妙的变化。

    在现代社会中生存,凡事讲五分情面,留三分余地。因为我们没有威胁,再不济也只是丢了工作,女朋友分手,买不起房子,得罪上司,股票套牢等等……什么性命攸关,天崩地裂,离我们太过遥远。

    但修行不同,路漫漫上下求索,说生死便是生死,说无情便是无情。沧海桑田,百十年寿命可能一朝化作尘土,最后还不得正果,白白荒废了一世。

    没有一颗坚韧的道心,还不如小乐即安,平凡生活。

    顾玙看上去平泊淡然,骨子里却裹着莫大的执拗,这一遭,倒把本性勾了出来。

    ……

    七十公里的路程,一个多小时就到了白城。

    顾玙返回家中,没干别的,先饱饱的睡了一觉,黄昏时醒来,只觉身心舒畅。简单吃了饭,便开始炮制那四两银桂。

    金桂浓甜,银桂清甜,曾奶奶年岁大,不适合那种浮华香。

    他先取了三两,磨成细粉,又微微烘透,放在罐底。罐子有两层,上面再垫几片干姜,可以更好的去味增香。

    之后,他把瓷罐封口,需窖藏三日,才是一份合格的香粉。

    剩下的一两,则是捣成花泥,再取半两甘草、三只盐梅,一起捣捣捣,用手捏成瓶盖大小的香饼,也是用瓷罐密封。

    这香饼可以泡茶,可以煮汤,尤其是煮汤,在沸水中添入一个香饼,便是理气润肺的天香汤。

    这个却是给小斋的礼物,那姑娘工作压力大,没空锻炼,作息不节,一瞧就是气滞忧思,喝点天香汤最好不过。

    从某种程度上,制香和中医药有很多共通之处,顾玙算不得达人,但一些基本知识还是懂的。

    忙完这些,天色已浓。

    顾玙来到院中,难得将大门锁上,之后回屋,又锁了小门。卧室暗着,工作室拉起窗帘,只亮着一盏昏灯。

    他坐在蒲团上,拿着鱼骨愁,这东西该怎么弄?

    我要不要怼一下桌角凳角,戳个头破血流,或者莫名其妙的摔碎杯子,让玻璃划了手?哦拜托,这都是要技术的!装作笨手笨脚漫不经心,实则波涛暗涌顺承套路的心机婊,这才能成功的滴血认主。

    “啧!”

    他摇摇头,瞬间否定。

    既然如此,那就只剩一个办法了,这货将鱼骨重新挂好,闭目入静。

    身体渐渐变得虚无,观感轻飘,只灵台一点清明。灵气在空中平缓的游走运行,仍然是那般熟悉。

    过了片刻,忽觉一阵异样的波动自鱼骨涌出,在身边若即若离。这波动好像在试探、打量,又过了一会,终于确认了目标,嗖地一下迅贴近,直直的冲进脑子里。

    “嗡!”

    顾玙只觉脑中一震,像在耳边敲了一记大钟,待震荡散去,只觉一篇信息在意识中浮现。不是文字,不是图画,而是直接想表达的意思。

    “阴阳者,天地之道也,万物之纲纪,变化之父母,生杀之本始,神明之府也。故清阳出上窍,浊阴出下窍。阳为气,阴为味。味归形,形归气,气归精,精归化;精食气,形食味,化生精,气生形……”

    “三宝者,精、气、神也。三宝寄托于外者,为耳目口三门。三门固塞勿通,真人沉深渊,浮游守规中……”

    “耳多听则摇精,口多说则伤气,目多视则劳神。收视于目,回目光以内视;反听于耳,回耳聪以内闻;缄闭其口,回元气以内营。凝神寂照于丹田,了无杂念,使神气相抱,合乎先天之鸿蒙……”

    “但见灵峰疏杰,叠嶂清佳,元气流通天地,另有白鹤栖岭,青鸾伫亭,芝兰清淡,乃是真福地也……”

    良久良久,他方睁开眼,只是目光迷蒙,似仍在回味。

    这鱼骨不知从何而来,记载的内容也颇为杂乱,显得没头没尾。有修炼法门,有自身感悟,还有一些莫名其妙的见闻游记,看那氤氲气象,亦不是凡尘之景。

    这篇东西的震撼度比红果强烈百倍,简直轰的一声,炸开了所有的顾虑和迷惑,一个炫彩斑斓的世界活生生的戳在面前,让他沉浸其中不可自拔。

    “汪!”

    “汪汪!”

    外面隐约传来邻居家的犬吠,长夜过半,顾玙却毫无睡意。他甚至要压制过度的兴奋和欢愉感,认认真真的将内容梳理,看看对自身有无价值。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