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十九章 搞鬼
    “咝!”

    顾玙看到这张脸,只觉一丝寒意从尾椎骨升起,噼里啪啦的一直炸到脑后。他本能的想撒腿就跑,可没等动作,那老头又恢复成一张黝黑苍老的平凡面孔。

    “……”

    他一时顿住,不确定刚才是不是幻觉,又或灯光太暗自己看错了。

    “咳……咳咳!”

    那老头却沙哑的咳了两声,跟正常人无异道:“小伙子,那我就先走了,明天记着来啊!”

    说罢,他便带着醉意摇晃走远。

    “哗哗哗!”

    雨仍然在下,只是小了许多。顾玙拎着伞都忘记撑开,看那伛偻的背影消失在黑夜中,才猛地醒过神,抹身就撤。

    街上无人,半明半暗,他一路跑回了旅店,已是满身水气。

    老板娘还在看电视,见他回来只是瞥了一眼,并未吭声。顾玙却安稳了不少,似乎这小旅馆存在着活人气息,而变得安全无比。

    他本想上楼,又停住脚步,开口道:“大姐,跟您打听个事儿。”

    “什么事儿?”

    “有个养蜂的老李头,你知道么?”

    “知道,怎么了?”女人依然很生硬。

    “他,他……”

    顾玙犹豫着,不晓得该怎么说。

    女人却忽然接道:“他前几天死了,你有事儿么?“

    “死了?”他全身一颤。

    “对,丧都了。”对方很肯定。

    “……”

    几乎一瞬间,顾玙就觉得自己的嗓子火辣辣的干痛,同时有一股莫名的压力涌现,一点点的堵在胸口。

    他急促的喘了两下,不敢去细想,只道:“大姐,你能不能帮我联系车,什么车都行,我要回白城。”

    “现在?”女人不可思议。

    “对,现在,马上!”

    “这大晚上的可没车……”

    “四百够不够?”他摸出全部现金,啪的往柜台上一拍。

    女人顿了顿,勉强道:“我试试吧,你先收拾东西。”

    “好,你尽快!”

    话落,他噔噔噔的跑上楼,进到屋子,手脚忙乱的整理背包。

    房间里安静昏沉,跟之前没什么两样。玻璃窗还是模糊不清,一辆摩托从楼下经过,车灯迅的在窗户上一晃,随即又消失。

    引擎声渐渐远离,四周仿佛比刚才更加阴暗。

    “老板娘说他死了,那我看到的是什么?”

    “那我白天看到的是谁?”

    “就算他是鬼,怎么会在白天出现?”

    “不管了,先离开要紧!”

    他一边胡乱想着,一边把药材层层裹好。刚刚收拾完,就听一阵缓慢沉重的声音从寂静的走廊中传来。似乎有人在踩着木板行走,而且每一次抬脚、落足都显得黏稠费力。

    “咣啷!”

    顾玙猛地转身,随着那声音越来越近,他分明闻到了一股诡异的气息。他的鼻子一向很灵敏,但此刻,这灵敏却让自己的恐惧愈膨胀。

    因为那气息中,赫然包裹着一种腐肉般的腥臭。

    “呼哧……呼哧……”

    他的心脏疯狂跳动着,忙四处找了找,可惜没有一样能当作武器的东西,甚至连把椅子都没有。

    “砰!”

    “砰!”

    就在此时,那脚步声停在了门口,紧跟着,一个沙哑的笑声响起:“小伙子,你不是看蜂蜜么,怎么要走了?”

    “你,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若是一般人,早就吓昏过去了,顾玙强自镇定,边问边悄悄的拉开窗户。

    “我是老李啊,刚才我们还在饭店见过。”

    “听说你有急事要回去,我就把蜂蜜带来了。”

    “我这蜜好啊,别人一天收,我七天收,蜂种也纯正……”

    那东西不紧不慢的说着话,似乎屋内的人已是囊中之物。顾玙一声不吭,只一点点的凑近窗边。

    “小伙子,你要不要出来……”

    “好吧……既然你不开门,我就把蜜拿给你看看。”

    话音方落,便听那边出一阵令人酸牙的声音,就像硬生生把一只橙子捏出了汁水。而那股汁水在门后涌动着,门板被挤压的嘎吱直响,

    紧接着,从门缝和底缝中,一汩汩的涌进来一种半稠状的液体,有红,有白,有黄,带着强烈的腥臭气。

    “呕!”

    顾玙只觉肠胃翻滚,连忙捂住嘴。他现在的感觉,就是眼睁睁看着一个人被扔进了绞肉机,然后骨头、碎肉、内脏……混着血液一股脑的流了出来。

    如果说之前,他还想跟对方肛一肛,现在一瞧,完全出了自身认识。当即,他抬脚踩上了桌子,再一迈,就站在了窗台边。

    这旅馆是二层小楼,说高不高,说矮不矮。他扫了一眼,分不清哪是水坑哪是地面,当然也顾不得这些,一纵身就跳了下去。

    他双腿微屈,身子前倾,快落地时借势一滚,立马站起身。

    一楼居然还有电视剧的对白声,他管不上什么老板娘,头也不回的就奔向大路。

    “有人没有?”

    “有人么?”

    “有人么?”

    顾玙扯着嗓子大喊,在黑夜中格外清晰。这街道明明亮着几处灯光,却都像无人般,一片死寂。

    跑了一小段,左前方便是那家饭店,他加快度,不由生出几分希翼。

    到了门口时,他急匆匆的转头瞧去,只见隔着一道塑料门帘,店主夫妻正并排坐在柜台后面,整齐的跟他招手。

    嘴角裂开,脸上带着诡异森人的笑容,就跟那老头一模一样。

    “啊!”

    他心里猛然抽搐,以至于全身瞬间脱力,几乎摔倒。踉跄几步,他忍不住大吼,如果没猜错,这镇子只有自己一个活人。

    顾玙就搞不明白,这特么到底是咋回事!好端端的五道河变成了鬼镇,还逮着自己不放,当初要是返回盛天,或许就没这出了。

    现在可怎么办?

    想打打不了,想逃出去,难如登天。

    刹那间,懊悔、慌乱、茫然甚至愤怒,种种情绪充斥在心头,但唯独没有放弃。

    顾玙不认识路,就顺着街道一直跑,一刻都不敢松懈。因为他能清楚的感受到,那股腐肉般的腥臭气不慌不忙的坠在身后,还有那沙哑的笑声:

    “嘿嘿,小伙子,你跑的倒是快。”

    “我年岁大了,腿脚不利索,你也可怜可怜我。”

    “不过也好,前面就是我家了,我那里还有很多好蜜。”

    那声音就像在逗弄着一只老鼠,满是戏谑和阴冷。

    而随着话落,顾玙就觉得街道在慢慢变窄,两侧的建筑也忽然消失,前方暗影丛丛,竟是凸显了一片山丘。

    “哗哗哗!”

    雨还在下着,他现自己越来越冷,脚步越来越沉,心中一慌,终于扑通一声,摔倒在地。

    “妈的,拼了!”

    顾玙摔在地上,不仅没有绝望,反而生出一股狠劲。

    他猛拍了一下地面,嗖地站起身,打量四周:这是一条泥泞的土路,从东边远远的延伸至此,西边便是那座矮丘。丘上黑木稠密,在雨中沙沙作响,枝叶摇动,直若鬼怪漫山。

    “我得找点,找点……”

    顾玙心中虽急,但越急就越冷静。此处太暗,他甚至摸出了手机,想借着光线寻找些武器。

    而他无意中瞧了一眼,不由一怔,只见在屏幕的最顶端,有个小小的绿色标志——那是信息未读的提醒。

    嗯?

    他下意识点开,信人是小斋,内容却空空如也。上面,则是之前的聊天记录。

    这条信息的时间,显示为九点二十分,现在是十一点整。

    等等!

    顾玙眼神一凝,千万条思绪在脑中飞驰而过,又快的成型、理清。

    自己跟小斋聊完天,刚好看了眼时间,是九点零五分。之后自己入静,感到灵气躁动,并且听到了古怪的潮汐声。然后莫名其妙的觉得饥饿,便跑去饭店,遇到了老李头。

    而从聊天到入静,间隔了有十五分钟左右。

    也就是说,自己入静的时候,小斋的信息几乎同时了过来……但是,为什么没有内容?

    “嘿嘿,怎么不跑了?”

    “这就对了,到了我家,我自然要好好招待。”

    “你放心,你也会成为一份好蜜。”

    那声音还在说着,并且愈靠近,转眼便到了跟前。

    “呕!”

    顾玙抿着嘴,又差点吐出来。

    对面的那个东西,根本看不出是个人类,就像燃到底儿的蜡烛,连芯带蜡又混着油,完全揉烂的凝在一起。

    没有嘴部器官,却清楚的出声音:

    “小子,你……”

    刚吐出半句,顾玙忽地打断,道:“我知道你是什么了。”

    “哦?”

    那东西第一次露出不同的语态,似乎有些惊诧。

    “你不是老李头,也不是鬼怪。这不是山,也不是你的家。这还是五道河,也没有变成鬼镇,而我……”

    一切不合理的逻辑都有了解释,他目光清明,笑道:“我还在那个小房间里。”

    轰!

    此言一出,周遭空间仿若扭曲了一般,渐渐变得模糊,最后消失不见。

    “……”

    顾玙睁开眼,只觉小室安静,灯光昏沉。外面风雨琳琅,敲着玻璃窗噼啪作响,电视关着,手机在床上,不停闪烁着提示灯。

    “呼……”

    他吐出一口长气,额上满是冷汗。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