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十七章 五道河
    顾玙带的包是防水的,即便如此,他还是做了几层防护,免得材料受潮。

    从市场出来,又一路颠到客运站,踏上五点钟的汽车。座位在最后一排,还差两个空座就满员了,他靠着窗,瞧着黄昏时的盛天城,就像一只满带倦意的巨象。

    车子慢慢启动,他忽地一眨眼,那玻璃窗沾上了几点水滴。就在自己离开的时候,憋了一天的大雨终于到来。

    天气预报没忽悠,客车从市区一路驶离,只听得雷声轰隆,雨势增大。刚上了高口,外面已是水雾弥漫,模糊不清。

    “哗哗哗!”

    “噼里啪啦!”

    顾玙听着雨丝张扬,不免有些担忧,其他乘客也歇了交谈,只余下几句私语。

    “叮咚!”

    正此时,候:“上车了么?”

    “刚离开盛天,你下班了么?”

    “我正准备下楼。”

    “这时候不好等车吧,地铁能方便点。”

    “还早呢,我先去趟公园。”

    “去哪儿干什么?”他奇道。

    “当然去摘花了,大妈不可能等着我吧。”

    呃!

    顾玙立马噎住,不晓得回什么。而紧跟着,那边又过来一条:“你不觉得我撑着伞,在雨中去摘一枝桂花很有范儿么?”

    好吧……

    他五体投地,迅敲了三个大字:“大姐,稳!”

    然后就没了动静,约莫十分钟后,那姑娘来了一张照片,正是一枝带着水气的,淡黄又泛着浅白的月月桂。

    而拈着花枝的手,线条修长,骨肉匀称,秀美又不失力度。

    他压住一丝惊讶,一丝向往,一丝悸动,开玩笑道:“很漂亮,就是会教坏小盆友。”

    “那我给公园捐棵树苗,就算忏悔一下。”

    “捐两棵吧,算我一份。”

    “别了,我自己的锅自己背。哎,你不觉得你刚才那句话……”

    “特套路!”

    “特套路!”

    顾玙抿着嘴,按下送,屏幕上同时出现了这三个字。随即,那边也传来一张大大的黄色笑脸。

    俩人就这样聊着天,小斋断断续续的回话,有时很快,有时很慢。

    他偶尔瞅瞅外面,勉强观察着路段。按正常度,到白城要四个小时,但雨天就得缓行,两个小时还没到一半。

    不知不觉,客车下了高,开始走一条乡道,在一些村镇间穿来穿去。又过了十分钟,售票员喊了一嗓子:“五道河到了,有下车的没?”

    “有!”

    一个老头拎着口袋起身,居然还见过,正是药材市场的那位养蜂人。

    五道河是个镇子,属于另一个县管辖,距离白城较近,约莫七八十公里。待他下去,车辆继续前行,很快进入了一片山区。

    天色早就全暗,黑压压的似要将一切吞噬,只有车灯晃着微弱的光。

    小斋有事要忙,顾玙就靠着椅背,有点昏昏欲睡。迷迷糊糊间,就听“嘎吱”一声,车停了。

    “怎么回事?”

    “可能堵车了吧。”

    “哎哟,最好别是车祸。”

    在乘客的议论中,司机出去溜了一圈,跑回来骂道:“麻痹的前面封路了,不知道啥事故。”

    得!怕什么来什么,众人立马叫苦连天。

    可叫也没用,大家等了几分钟,忽有人敲门上车,却是一位披着雨衣的警察。他压了压手,道:“安静一下,前面有处滑坡,道路已经堵死了。现在这条路段很危险,为了避免二次滑坡造成伤亡,现在所有车辆返回。”

    好嘛,一言就炸开了锅。

    “这都快到了,又让咱们回去!”

    “就是,回盛天得半夜了,上哪儿住去啊?”

    “艹,今天点子太背了!”

    那警察颇有素质,一点没动气,劝道:“大家的心情我理解,但都是为了人身安全,咱们折腾一趟总比受伤送命强吧?再说了,现在路堵死了,谁也过不去。”

    其实众人都清楚,只是一时接受不了。唠叨了半天,警察又转向下一辆。司机没办法,啪地一摔外套:“行了,别吵吵了!你们还想住山里么?”

    人家一开口,车内这才消停一些。

    不一会,警察开始疏导交通,指挥调头。大客车尾随着一辆suV,连尾气中都充满了浓浓的怨气。

    顾玙也郁闷的不行,琢磨着上哪儿对付一宿。盛天的消费太高,就算小旅馆也得百八十块,要不去网吧通宵?

    正胡乱想着,忽见前方显出一片人烟,灯光隐隐绰绰。他顿了片刻,开口问:“师傅,五道河有旅店么?”

    “有,我以前住过。”司机笃定道。

    “那前面停下车。”

    “你不回盛天了?”

    “太远了,我凑合一宿得了。”

    “那也行,从哪儿到白城还快点。”

    司机蛮好心的,嘱咐了几句,就把车停在路边。顾玙跳下来,伞刚打开,就听噼里啪啦跟连珠炮似的。

    好家伙!

    他怀里抱着包,一手撑伞,深一脚浅一脚的往镇中走去。五道河是个小地方,就一横一竖两条街道,多数商铺都关了门,只有几家饭店还亮着灯。

    司机没含糊,他果然找到了一家旅馆,推门进去,抬眼便是柜台,后面搭着木板床。一个中年女人歪在床上,正无聊的看着电视。

    “有房间么?”

    “自己住?”女人扫了他一眼。

    “嗯。”

    “有4o的,有6o的,住哪个?”

    “我能看看么?”

    “……”

    女人态度生硬,拿起钥匙就上楼。顾玙撇了撇嘴,跟着到了楼上的一间屋子。那房间特小,两张板床,一台老旧的破电视,没有卫生间。

    “这个4o,厕所在走廊,6o的还看么?”女人问。

    他摸了摸被褥,不算潮,便道:“不用了,就这间。”

    “1oo块钱押金,下来登记。”

    “哦。”

    等一切搞定,顾玙回屋锁好门,先检查了一下药材,还是干干的。

    他倒在床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调着电视,本想跟小斋说说今晚的苦逼经历,不过又想想,好像还没亲近到这种程度。

    之所以跑到五道河来住,一是不愿来回奔波,二是白天听闻的那件事情,不免让他心生好奇。

    (封面竟然换了,但我没动啊,神奇神奇……这章给盟主。)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