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十六章 人闲桂花落
    午后,公园。

    许是天越来越阴的缘故,唱歌跳舞的老年帮散了不少。这园中植被茂盛,小动物颇多,不时能看见喜鹊从林间划过,又扑簌簌的消失不见。

    顾玙和江小斋走了一小段,就见两个妹子从另一条岔路拐过来。她见了便摆摆手,招呼道:

    “悟空!”

    “流奶!”

    那俩人颠颠凑近,贱么兮兮的打量了一番,夸张道:“哇小斋,这是你男朋友啊,还挺帅哒。”

    “就是,给我们介绍介绍啊,晚上一起吃个饭吧?”

    “呵,你们干嘛去了?”她没承认也没否认,只是笑问。

    旁人不知,俩妹子却对她很了解,一瞧这状况:得,不是正主儿。

    她们瞬间没了兴趣,其中一个晃了晃塑料袋,道:“刚去市转了一圈,买了点好吃的……行了,我们先走了,下午开会,你别迟到了。”

    妹子们就像龙卷风,来得快去得也快,转眼就没了身影。小斋这才解释:“她们是我同事,关系不错。”

    “你同事的名字都很个性啊?”顾玙一直没吭声,到这会还有点愣。

    “智商呢?那是外号。”

    “哦,那你有外号么?”

    “你猜!”

    她甩出一句最让人蛋疼的答案,见对方一脸苦逼,又笑道:“对了,你下午去药材市场么?”

    “嗯,准备买点桂花。”

    “桂花?哎,那边就有。”

    她往某处一指,却是右前方的一块草地上栽着几棵桂花树。

    桂花分金桂、银桂、丹桂和月月桂,前三者都是秋季开花,后者四季常开,但香味较淡。这几株便是月月桂,长势不错,碎碎串串的花枝正随风摇曳。

    “我要买点银桂,这个用不上。”

    顾玙也瞄了一眼,解释道:“最近接了单子,给个老人家做香。金桂和丹桂太浓,就银桂的味道最好。不过月月桂也可以,尤其像这种开三四分的,把它摘下来用蜜拌均,封在瓷罐里,然后窖藏一个月。你用的时候,就把花放在隔火板上,小火慢熏,花就会一边吐香一边绽放,等花完全放开,那香味也……哎,你干嘛去?”

    他还没说完,只见江小斋迈开长腿,直直的往草地里奔,头也不回道:“摘花啊!”

    “哈?”

    “哈什么哈,过来帮忙。”

    “不是,你不开会么,别晚了。”

    “那个不重要,快过来!”她已经站在了树下,正冲他招手。

    “……”

    顾玙完全是懵逼的,这姑娘太特么神奇了,简直防不胜防。没办法,只得磨磨蹭蹭的凑过去。

    “我把风,你作案。”她言简意赅。

    “这儿没有红袖箍大妈吧,我有点虚啊。”他左瞧右盼,觉着自己特猥琐。

    “那你把风,我来!”

    桂花树本就不高,加上姑娘的个头,几乎一踮脚就能摸到。她瞧了瞧,一眼就相中一枝沉甸甸的花串子,便伸胳膊去摘。

    顾玙眼巴巴的瞅着,那指尖一点点升高,都要碰到花骨朵了,结果后面传来一嗓子:

    “诶!干什么呢?这不让乱采乱摘知道么?”

    好嘛,好死不死正撞见一位大妈,戳在路边大义凛然,高声呵斥:“你俩哪个单位的,咋这么没素质呢,我得找你们领导好好……”

    “快跑!”

    江小斋反应神,一把拽过顾玙,撒腿就撤。

    “哎,你俩还好意思跑!给我站住!”

    大妈也急了,晃晃悠悠的就搁后面追。可她哪追得上?就看那两个货,四条大长腿迈开,啪啪啪的踩在碎石路上,瞬间就浪到没边儿。

    俩人跑过草地长亭,跑过小桥春塘,直到出口处才停下步子。

    都没喘,就是有点方,齐齐往后回头,还好,那大妈没有变身技能。俩人对视一眼,不由“噗哧”一声,乐得没心没肺。

    好一会,江小斋才直起腰,又半转了下身子,道:“我过去就是了。”

    出口那边是马路,马路那边就是红色的大楼。顾玙压住一丝不舍,笑道:“嗯,今天谢谢了。”

    “谢我什么?”

    “我就是客气客气。”

    “……”

    江小斋白了他一眼,挥了下手:“拜拜!”

    “拜拜!”

    顾玙看着她过马路,没有回头,只有那件白衬衫消失在街角。

    …………

    下午,松园。

    松园地处南郊,早前也是个小村子,后来被并入城市。这里距市中心较远,没什么展优势的,唯一可取的就是那个全省最大的中药材批市场。

    顾玙颠了一路的破公交,好容易到了地方。天还是阴沉沉的,没有半点雨滴落下,一看就是要搞事情。

    他也有点担心,天气预报说中雨转大雨,瞧这样子是不会小了。他不禁加快脚步,进了药材交易中心。

    内部跟农贸市场相似,摊位紧邻,堆着一个个口袋,装着原始或半处理的药材。人不多不少,毕竟中药的受众群比较固定。

    顾玙随便看了几个摊子,然后在一处摊位前停步。规模颇大,袋子很多,主要是花草类的材料。

    “有银桂么?”

    “要干的,还是要粉?”

    “干的。”

    说着,摊主拎过一个小口袋,里面是晾干的银桂花。顾玙拈了几只,又闻了闻,只觉气味纯正,品相完好,便道:“多少钱一斤?”

    “这个246,还有18o的。”

    “就这个吧,称四两。”

    “好嘞!”

    摊主一瞧对方就是行家,没敢糊弄,麻利的称了四两银桂。顾玙见这里的材料不错,又要了点冰片和薄荷。

    摊主这边忙着,忽地眼睛一瞥,似看到个熟人,招呼道:“哎,老李头,今儿又来了?”

    “不来不行啊,上次买的都用完了。”

    “那查明白没有?”

    “没啊,专家都去了,说今年雨水多,蜜蜂暴躁。特么的我养了二十年蜂,就没碰过这操蛋事。”

    那人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头,面色愁苦,没什么心情聊天,说了两句就离开。

    顾玙听了,倒是心中一动,随口问:“老板,他怎么回事?”

    “那老头是养蜂的,最近经常有蜜蜂跑出来哲人。那他就给治呗,花了不少钱,结果还是蜇。最近听说中药效果好,就时不时过来……”

    老板明显事儿逼,把人家抖了个干净。

    而顾玙拿过药材,小心的装进包里,似若有所思。

    (晚上还有……)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