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十五章 小斋
    阴,盛天市。

    关外有四省,大小城市一百多座,盛天无疑是其中翘。自两千年前建城以来,历经演变,无论政治、经济、文化,始终是关外最重要最具底蕴的城市。

    上午11点,南客运站出口处,顾玙随着人流趟出来,没做别的,先深吸了一口气。而随即,他就面带嫌弃之色。

    这里的空气质量一向不好,但从没像现在这般强烈。仅仅用鼻子呼吸,就能感受到四周的浑浊不堪,令人厌恶。

    可想而知,此处灵气的稀薄程度近乎为零。

    顾玙在这儿念了两年大学,对交通路线比较熟悉。他直奔附近的地铁站,买了张3块钱的票。

    今天的时间非常紧:

    从白城坐客车,要4个小时抵达。11点3o分,约了小斋见面。下午还得去药材市场,然后赶5点的最后一趟长客。

    火车也有,只是白城地偏多山,没有动车和高铁,一水的绿皮,咣啷咣啷的能把你鸡蛋黄都晃散了。

    今儿是周五,并非早高峰,但还是人挤人。顾玙稳稳的站在角落,不时打量着周围:乘客多为年轻人,穿着应季的半清凉衣裳,嘻嘻哈哈,低声谈笑,标准的娇花气息。

    老实讲,他每次来都有点惆怅,似在怀念未完成的大学时光。那两年虽短,却是他这辈子最开心,最拓展眼界的阶段。

    当然了,现在也算拓展眼界,只是牛逼哄哄了点——修仙呐!

    “嗡嗡嗡!”

    正想着,口袋里传来震动声,他摸出一瞧,是小斋来的信息:“你到哪儿了?”

    “在地铁上。”他回道。

    “你在越秀公园下,到广场哪儿,我等你。”

    “好。”

    顾玙笑了笑,忽生出一丝微妙的愉悦感。一个女孩子对你说,我等你……啧啧,貌似又帅又美的敢脚。

    约莫三十分钟后,他出了地铁口,抬眼便是越秀公园。这里是中心区,高楼耸立,车水马龙,公园内却郁郁葱葱,就像一片绿意镶嵌在钢筋水泥的灰色带中。

    顺着方砖道往前走,不一会就到公园了入口,那里有一个小广场。

    他四处寻望,先将一票雄性生物pass掉,再将一票类似大妈的生物屏蔽,最后将目标锁定在一个红衣姑娘和一个粉衣姑娘身上。

    丫忽然就抽风了,没想着打电话,而是“小公鸡点到谁就是谁”之类的脑回路。正想付诸实践时,却听身后传来一声清润的,明朗的,又夹着细细咬字的招呼:

    “嗨!”

    顾玙转身看去,然后就被水晶晃了眼。

    头绾起,长袖衬衫,领口解了一颗扣子,白玉雕成的两节锁骨像连着完美的标准线,一直修正到脖颈和耳后。下面是九分裤,脚踝纤巧,踩着一双米色的休闲鞋。

    她抬着眸,温软纯粹,似映着整个初夏的惬意。

    “嗨!”他回了一声。

    咱们说,颜狗总是互相吸引的。虽然没见过面,但一瞬间,俩人就成功认证了Id。

    江小斋歪了歪头,笑道:“要握个手么?”

    “太形式了吧?”他咧嘴道。

    “也是,那就走吧。”

    说着,她上前几步。这一靠近,顾玙才察觉到对方的个头,不由问:“你多高啊?”

    “174,你呢?”

    “我183。”

    “嗯,很标准。”

    哟!

    她老老实实的竟然没有飙车,什么身高不是事儿,长度才是问题巴拉巴拉。顾玙有点意外,笑道:“我还以为你要污了。”

    “在网上污叫有魅力,在现实污叫耍流氓。”

    江小斋没拿包,手插在口袋里,晃晃悠悠的白了他一眼。

    “呃……”

    好吧,他无言以对。

    越秀公园的面积很大,有山有水有长亭,还有不少唱歌、跳舞、玩乐器的文艺老年,一路甚为吵闹。

    俩人穿过园区,就到了马路对面,那里有家铺子,赫然写着几个大字:真味道土豆粉。

    “……”

    顾玙冒出三条黑线,弱弱道:“就吃这个么?”

    “是啊,很好吃的。”

    江小斋推门进去,他无奈跟上。原本想正儿八经的来一顿,毕竟头一回见面,可人家定了地方,也就不好改了。

    “三鲜两掺,微辣。”

    姑娘显然是熟客,张口就来。他瞧了瞧墙上,道:“一份原味两掺,微辣。”

    “一共23。”

    “给!”

    他掏钱递过去。

    店里的客人很多,俩人运气不错,刚好有一桌吃完。服务员抹了把桌子,江小斋就往哪儿一坐,大长腿肆意伸展,端的是丧心病狂。

    顾玙坐在对面,从包里摸出两个盒子,道:“这个先给你。”

    “怎么还分开装?”

    她随手拆开一个,对稳定的水准表示满意,接着又拆开第二个,立马定格了两秒钟。三十支沉谧质感的醒神香整整齐齐的码在里面,好像艺术品一般。

    她又闻了闻,惊讶道:“这也是你做的?”

    “嗯。”

    “哦……”

    她轻叹一声,放下香盒,笑道:“那就恭喜你道行精进了!”

    “呵,我是误打误……”

    “47!48!”

    顾玙正要说话,就听服务员扯着脖子喊,连忙起身过去,端来两份土豆粉。小巧的石头砂锅,冒着热气,里面红亮亮的一层薄油。

    所谓两掺,就是土豆粉混着面条,里面还有蘑菇、西红柿、鹌鹑蛋之类的配料。这家的味道确实不错,他也真饿了,呼噜呼噜吃得特痛快。

    “你经常来这儿么?”

    “不爱吃食堂的时候就过来,哎,你看那边,那个楼就是我公司。”她伸手一指。

    他顺着方向瞧去,却是一栋显眼的红色建筑。当初给她寄香时,地址是什么什么国际贸易公司,反正很高大上的画风。

    “你做什么的?”他随口问。

    “策划和设计,俗称文案和美编。”

    “噗!”

    顾玙一乐,道:“那我就是做风景区物流和商品自销的。”

    “不错,概念精准。”

    姑娘点点头,一本正经的样子,又道:“最近事情多,压力太大,还好你的香到了。”

    “你每天都熏么?”

    “嗯,这香效果非常棒,我都有依赖症了。”

    “其实这东西就起个辅助作用,你得调整作息时间,加强锻炼。”顾玙劝道。

    “道理谁都懂,能做到的有几个?”

    江小斋咬断一根粉,不太想谈这个话题。而随后,她瞄了瞄自己的锅,又瞄了瞄对方的锅,忽道:“哎,你能吃饱么?”

    “我……”

    顾玙已经干掉一大半了,讲真,确实有点不够吃。他正琢磨要不要再来一份,就见姑娘已经站起身,颠颠的跑去前台。

    不一会,她拿着两瓶汽水,外加一个肉夹馍和两根烤肠胜利归来。

    他也不客气,拿起肉夹馍就咬了一口。

    不算太熟的异性朋友第一次出去,到底该谁消费,这是个永恒的话题。普遍意义上,男生掏钱理所当然,但重要的是:女生不要认为是理所当然——除非你把他当凯子,或者愿意被他上。

    一般有点情商的,都会表示感谢。而聪明的女生做得更好,她会不知不觉的让你心中顺畅。

    比如你们去kFc,男生掏钱买了一堆东西,吃着吃着,她又添了两个蛋挞或者两杯圣代。

    比如你们去游乐场,男生负责了门票和午饭,等回程的时候,她忽然付了打车钱。

    诸如此类……倒不是说,男生在乎这点钱,而是女生的一种态度。

    江小斋就是个很聪明的姑娘,让顾玙这顿饭吃的非常非常舒坦。不多时,一锅粉见了底,肉夹馍和烤肠也消灭干净。

    他本想坐一坐的,谁知对方看了看表,略微抱歉道:“我下午要开会,还有十五分钟可以逛逛。”

    “那就在公园走走吧,正好顺路回去。”他很体谅。

    说着,俩人出门。刚到外面,就觉着天光渐淡,云暗风沉,她抬头望了望,随口道:“好像要下雨了。”

    “嗯,天气预报说今天有雨,我带伞了。”他拍了下背包。

    “天气预报?”

    江小斋露出一丝很嫌弃的表情,道:“你果然很老气。”

    “不,我只是闷骚。”

    顾玙吐槽了一下自己,心中却是一跳,许是吃过饭的缘故,感觉俩人之间平添了几分亲近。

    所谓人生三大错觉:我能修仙,我能抽ssr,她喜欢我。

    这一瞬间,丫齐活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