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十三章 论香(下)
    话落,她摸出一只香囊,正是曾书飞买去的其中一只,道:

    “就像这清蕊香,我昨天琢磨了一晚上,都没猜出它的材料。不瞒你说,我学香有三四年,收罗了很多好材料,也自认有些了解。但自从闻了你的香,感觉以前都白忙了。”

    “哦,这个是丁皮半两,茉莉一两,甘松一两,鸡骨香一两,菊花半两,零陵二两,外加辛夷半两。”

    顾玙没隐瞒,直接就把方子摆出来:“将这些碾成粉,调制糅合,就会有一种类似兰花的味道。”

    “兰花?我总觉得这香有股特别的意思,怪不得,怪不得……”

    老太太攥着香囊,自言自语了一番,似明白了那股淡淡的意蕴从何而来。接着,她又笑道:“小顾,旁人就算知道了方子,估计也做不出这清蕊香。”

    “呵……”

    这回他倒没谦虚。

    咱们说合香的奇妙之处,就是用看似无关的材料,来表达一种独特的韵味。

    比如:玫瑰奔放,苏合气烈,两者混在一起就会有铺天盖地的香味。而天木沉静,香樟籽寂寥,这两者再加入其中,那会是什么?

    很简单:一朝春尽,花事终了。

    世间的香料有千百种,味道、性质、品性各不相同。制香师亦有千万人,传承、手法、悟性也不相同。

    顾玙能制出空谷幽兰,高绝于世的意蕴。同样的材料,换个人就不一定能做出来。

    至于这个香方,昨天曾书飞就问过,但他懒得理,那小子的心思明晃晃刻在脑门上。现在他主动告知,就是因为老太太没有功利性。

    这副姿态也让对方大为欣赏,而曾奶奶把那些材料又过了一遍,忽地一怔,奇道:“小顾,你这里好像没有沉香?”

    “为什么要有沉香?”他也愣。

    “合香不是要用……”

    老太太说到半截,猛地顿住。

    顾玙眨了眨眼睛,恍然道:“曾奶奶,我明白您的意思。像沉檀龙麝这些名贵香料,自古以来就被推崇。现在就更厉害,尤其是商业炒作,好像不管做什么香,不加点沉檀就是没档次。您是富贵人,用的是富贵香,包括您学到的、别人送的、商家推荐的,都是富贵香。”

    “这不能说不对,因为有一个流派就是这样,他们按君、臣、佐、辅的方式来合香。沉香醇厚、雅正,能调和其他材料的气性,这就叫君,所以他们经常用到。但还有一些别的流派,就喜欢用普通的香料,效果也非常好。”

    “比如呢?”对方忙问。

    “比如……”

    顾玙随处看了看,目光停在面前的果盘上。他伸出手,轻巧的捡了四瓣水果,在案上一字排开,笑道:“荔枝壳,木瓜籽,橙子皮,雪梨滓,这四样晾干打粉,用蜜水搓丸,隔火熏蒸,就叫小四合。”

    “小四合……”

    老太太嘴里念叨着,盯着那几样水果出神。

    要知道,沉、檀、龙、麝被称为四大名香。有种手法便是各取等份,将最终合成的一味香品,叫做四合香。

    而这些果壳残料却敢叫小四合,光名字就透着一股**裸的嘲讽和对抗。

    这还不算完,顾玙又接着道:“您摘些柏子仁,用沸水略焯,浸在酒中密封七天,取出来晾干,用铜炉细焚,就成了柏子香。”.

    “把橘子叶捣烂,跟竹片一起封在小罐里,架在火上热蒸。然后把竹片当做香料,在炉中慢熏,闻着清香又甜凉。”

    “其实香料随处可见,就像您院子里的那棵树,如果树皮自然脱落了,您把它磨成粉,那就是一份不错的松香。”

    “材料无分贵贱,只凭喜好。熏沉香和熏陈皮是一样的,如果非要计较高低,那反倒下乘了。”

    “……”

    老太太耳朵听着,眼睛瞧着,一直沉默不语。好半响,她终长叹一声:“小顾啊,我今天才是大开眼界了!”

    ……

    也难怪她感慨,玩香好几年,今日方知流于表面。

    传统香道断层严重,流传下来的寥寥无几。市面上所谓的玩香,多是商家为了配合土豪和香友,鼓捣出来的只鳞片羽。

    为什么叫玩啊?

    就是甭当真,乐乐得了。

    你想啊!几十万一株的兰花,十几万一对的核桃,上百万一串的奇楠珠子,谁玩谁特么不乐?

    顾玙一口气说了这么多,不由也缓了缓。他瞄了眼时间,便道:“曾奶奶,天也不早了,我家里还有事情,这就回去了。”

    “哎,你把我说的直起劲儿,自己却想走了?这可不地道!”

    老太太开了句玩笑,道:“小顾,今天我是真的开心,谢谢你能过来。只是我还有个不情之请,我想求一品香。”

    “您想要什么香?”他问道。

    “什么香都可以,只要是你做的。”

    啧!

    这话就太抬爱了,他不免生出一股暖意,道:“那好,您什么时候要?”

    “不急,你什么时候做好,什么时候再给我……阿慧!”

    老太太忽然唤了声,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过来,手里还捧着个小盒子。她伸手拿过,笑道:“我也没什么好送的,这份小礼物你就收下。”

    “哎,这可不用!曾奶奶您太客气了,真的不用!”

    顾玙连忙起身,一个劲的推让。

    “你坐下坐下,听我说……”

    她压了压手,道:“第一呢,我喜欢你这个小子,这算见面礼。第二呢,我不能白让你帮忙,这也算谢礼。两份礼加一块,你可没理由拒绝。”

    “呃……”

    长者赐不敢辞,他再推就虚伪了,只得道:“那就谢谢您了。”

    ……

    顾玙傍晚到此,十点多钟才起身告辞。即便这样,曾奶奶还有些不舍,这年轻人谦逊懂礼,气度雍和,真真的让人喜欢。

    老太太要派车送,他见路程较远,也没拒绝。

    待回到家中,洗洗涮涮,拉拉扯扯,躺在床上才想起那份礼物。结果盒子一开,顾玙顿时傻眼,里面居然是那个葫芦玉香插。

    哦拜托!自己只是多瞄了几眼,人家竟然留意到了!

    他一边佩服老太太的敏锐,一边忍不住上网查了查,然后又吓了一跳:就这么个小玩意儿,售价一万。

    “唉……”

    顾玙拿着香插左看右看,有点哭笑不得:有这一万块钱,您直接给我好不好?
龙8国际